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513章 乱箭射杀
    这里是阵眼,也是整个战阵最核心的位置。

    要破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到这处核心位置。若是无法抵达,直接就会葬生在战阵中,十死无生。除了这里,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离开,除非是撤除战阵。在生死敌对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撤除战阵。

    在狗不离他们眼中,所走的是一条条道路。

    实则,在易天行他们眼中,所看到的,却是一条条巨大无比的金锁。

    八条金锁,化为八条道路。

    纵横帷幄,贯穿八方,覆盖八门。

    只是,很诡异的是,这八条金锁,只有一条,是直接与易天行他们所在的核心区域相连,其他七条,全部都是在道路尽头,直接断裂,哪怕是抵达终点,也只能看到一片迷雾,无法真正抵达核心阵眼。

    而在道路尽头,还有一道门。一道随即通向任何一条金锁大道的阵门。

    运气好,能进入到唯一一条可以通向核心阵眼的金锁大道,要是运气不好,就是进入另外的死路,哪怕是抵达尽头,也要重新开始新的循环,再次踏入阵门,随机进入到其他金锁大道。在八条金锁大道中,要运气好,碰到唯一一条正确道路。那种几率,可想而知。

    不是一般的低。

    几率低也就算了,在任何一条金锁大道上,都不是绝对安全的,哪怕是唯一的正确大道,也照样充满危险,能不能最终抵达,依旧是一个摆在面前的问题。

    “开门吉,景门奇,一进伤门血淋漓。”

    “杜门衰,惊门骇,进了休门命如柴。”

    “生门哭,死门笑,宁听鬼哭莫听笑。”

    “八门金锁镇八方,锁住鬼神锁玄黄。”

    易天行看着正在八条金锁上穿梭前行的狗头人,亲眼看到,在那八条金锁大道两边,王大虎正带着将士,不断变幻,走位,一条条金色锁链不断凝聚,在那些金锁上,赫然可以看到,风,雷,泽,火等等神秘的古篆闪现,散发出不同的气息。

    快速自那八条金锁大道上席卷过去,不断将一名名狗头人拉扯进迷雾中,强行镇杀,每个呼吸间,都有大批狗头人陨落,死亡。毙命当场。

    而狗不离那一镰刀,确实将一名将士斩伤,好在,并没有当场死亡,只是在身上多出一道口子,丢了一条手臂。但要说谁都可以伤害到战阵中的将士,可未必是那么容易的。

    刚刚说的就是八门锁金阵的箴言。也是这门战阵的可怕之处。一旦陷进去,要想出来,就是九死一生。

    “不用留手,神机营,出手,给我射。我要所有进阵的人,全部死在阵中。一个不留。”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直接发出一声断喝。

    “是,主公。”

    杨延平快速答应道。

    跟着就朝着整个神机营下令道:“所有将士听令,目标,金锁大道,所有敌人,一个不留,自由射击,各自以最有效的方式,射杀敌人。”

    杨延平的命令,在整个大军中回荡。

    嗖嗖嗖!!

    命令一下,整个神机营已经彻底爆发,这次不用组建三才箭阵,出手时,可以随心所欲,完全自由。一根根弩箭如闪电般射了出去。

    “什么东西。”

    “是弩箭,该死,是那些弓弩手。”

    “快躲,赶快散开。”

    正在躲避金色铁链,一边快速向前踏去时,突然间,就听到密集的破空声,仔细看去,这一看,立即就炸毛了,一根根弩箭从迷雾中迸射而来,铺天盖地的朝着所有人射杀过去。那画面,就跟是下狂风暴雨一样。十分震撼惊人。

    噗噗噗!!

    箭雨横空。

    落地,尸横遍野。

    瞬息间,就是成千上万命狗头人陨落在箭雨中。

    本来就要面对来自迷雾中的金锁袭杀,这边再突然来上一阵箭雨,可想而知,带来的压力何等的巨大,可怖、而且,这箭雨,是来自迷雾中,看不到方位,找不到对手,等到出现时,弩箭已经近在眼前。道路更是算不上宽敞,躲避都没有地方闪避。

    自然,死伤更加惨重。

    简直是如同割草一般。

    嗖嗖嗖!!

    箭雨如狂风般席卷而来。

    神机营可不管狗头人如何凶残,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射,射,射,将弩盒中的弩箭,毫不客气的爆射出去。疯狂的爆射出去。

    疯狂的将挡在面前的敌人,全部击杀。

    杀敌,这就是他们的使命。

    “该死,好卑鄙。人族,易天行,有胆量的,给我滚出来,我们一对一单独打一场,这样躲在暗中,出手暗算偷袭,放冷箭算什么强者。”

    狗不离看到,几乎当场鼻子都要气歪了,没有想到,要对付四周的金锁不说,还要面临密集的箭雨侵袭。他能挡得住,可带来的狗头人战士却未必能挡得住。

    看着身边一波波倒下的狗头人,狗不离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两只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当场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吼声中带着愤怒与讥讽。

    “不用管,继续放箭。”

    易天行听到,只是冰冷的笑了笑。这是战争,不是小孩子打架过家家。战场上,谁会更你单挑,直接杀死对手才是最大的目标,就算是为此得到一些不光彩的名头,也没有任何关系。

    在战场上,只有一个目的。

    那就是活着。

    在这种情况下,战阵都摆出来了,还要跟那狗不离单挑对战,分个胜负,那他要有多脑残才会答应。

    战争,从来都不是儿戏。

    神机营更加不会停止,一根根弩箭毫不间断的爆射出去。

    速度极快。

    “族长,救命。”

    “完了,我们这次真的要完了,在这里,我们连对手都找不到,直接就要死在战阵中。我不甘心啊。”

    “族长,我不甘心啊,我死的憋屈。”

    一名名狗头人发出愤怒不甘的怒吼声。

    有直接冲进迷雾中的,有被弩箭射杀的。

    但不管是哪一种,最终的结果,都是死亡,都是陨落。密集的尸体,遍布八条金锁大道。用尸横遍野来说,丝毫不为过。

    这座八门锁金大阵,几乎就是一座无法破开的大阵。太过凶残。一旦进来,堪称是必死无疑,除非是能闯过一路的关卡,杀到核心阵眼。

    而能不能破开阵眼,更是两说。

    噗噗噗!!

    很快,战阵中,数十万狗头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在战阵中,最终,剩下的赫然就只有狗不离一个。

    面对密集的箭雨,狗不离手中的镰刀,简直就是十分残暴。挥舞间,刀光闪烁,斗气灌注在镰刀中,无数血色刀光,凶残的将大批弩箭,在身前就斩的粉碎。

    然则,再霸道的实力,在密集的箭雨,连绵不绝的轰击下,依旧要跪。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持续不断的面对密集的箭雨。总有疏漏的时候,更加不要说,那些弩箭,可不是普通的弩箭,将弩箭斩灭的同时,自身消耗的力量并不在少数。

    不多时,身上就露出破绽。

    有弩箭突破防御,直接刺进胸膛。

    紧跟着,一道道清脆的撕裂声中,密集的弩箭,彻底将其身躯覆盖住。整个身躯,被瞬息间,射程刺猬,胸口,四肢,全部插满弩箭。血液不断流出。

    如同血人。

    “我不甘心。”

    狗不离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脸上满是一副不甘的神色,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样的情况下,会被一群小兵,直接用弩箭堵住,射成刺猬而死。

    哪怕是死,他也希望是有人能够堂堂正正的跟他厮杀一场。分个你死我亡。而不是现在这样,憋屈的倒在地上。

    哪怕是死,都死的如此的憋屈。

    “好厉害的狗头人族长,竟然能在整个神机营的弩箭下,足足支撑了一刻钟。身上的斗罡,在没有破灭之前,连弩箭都射不穿。绝对是已经突破到命窍境的强者。手中有宝物,要是正面厮杀,要败他或许不难,可要杀这样的强者,很难!!”

    贾诩看向倒在地上的狗不离,眼中带着一丝感叹的说道。

    这样的强者,要是想要逃走,而且不是在战阵中,要阻拦,十分的困难。

    可是,这样的强者,在密集的箭雨面前,同样要死。

    当年八国联军的时候,有国术宗师,以一敌百,那是绝对不是开玩笑,在开阔的地方,就算是枪械都打不死,当年的枪械,还不是自动化,国术宗师,绝对是无比强大的存在。

    可那样的国术宗师,要是在城市中,单独厮杀,面对小部分敌人,绝对是破坏力惊人,可一旦面对大部队,依旧要吃大亏。

    当年就有传说,洋人对付国术宗师,都是一大排的枪手,将对方堵在巷子里,一起开枪,躲得了一枪,挡得住两枪,可面对密集的乱枪,依旧逃脱不了一个死。

    被乱枪打死的国术强者,绝对不在少数。

    那种悲剧,就是现在狗不离的写照。

    实力再强,面对密集的弩箭,依旧要死。

    “这是战场,不是角斗场。没有正义可言,是敌人,那就要分生死,不管任何手段。”

    易天行冰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