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521章 老农
    【求订阅月票】

    这条归途,注定是血与火的战场。

    有人死亡,有人流血。有异族的,也有自己的。

    在决定走这一条路时,易天行就已经有这个准备,不仅是他,这里的所有将士,全部都有这种准备,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早已经有要葬身于铁血长城的准备。

    这是莫大的荣誉。

    葬身长城,铁血留名!!

    没有迟疑,跟随在易天行身后,大军继续前行。仿佛,在之前,遭遇到的,不过是一次毫不起眼的厮杀而已。没有恐惧,没有退缩,脚下的步伐,始终坚定,始终沉稳。

    眼中的信念不失。

    “战!战!战!!”

    “天雷为鼓,大地为墓,万里血云照征途。”

    “荒野凶,异族狂,人族自古不可辱。”

    “头可断,血可流,铁骨忠魂战九州!!”

    “手握钢刀九十九,不破异族誓不休。”

    王大虎仰天发出一阵长啸。

    战歌再次开始响起。

    每一句,都仿佛能让自身的信念更加坚定,更加强大,身上的战意,在一场厮杀后,变得更加的强烈,似乎能撕破苍穹。崩碎万古。

    他们在用自己的鲜血来证明,这首战歌,就是他们的写照。哪怕是战死杀场,身死魂不灭。

    他们在用自己的生命,来铸就出属于人族的辉煌,属于人族的尊严。

    他们没有必要走这一条道路,但他们却走了,为的就是让人族拥有在这个世界上挺起腰杆的资格,有作为人的尊严,而不是沦为血食的耻辱。

    尊严是从哪里来的。

    杀出来的。

    用血与火铸造出来的。

    “好可怕的士气,人族是一个容易内斗的种族,但面对外敌,走到绝境时,往往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坚强与力量。现在看来,传闻果然没有错。”

    “最可怕的不是这支大军的士气,而是玄黄城真正的首领。强者带出的是强兵,弱者懦夫,带出的只是弱者。我听人族中有一句话,叫做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同样,一名好的首领,会带领出一批真正的强军与子民。现在最关键的,并不是埋葬这支军队,而是要想办法,杀掉玄黄城之主,易天行。”

    有异族眯起眼睛,看向易天行等远去的背影,暗自呢喃道。

    有些种族,对于人类,并不陌生,甚至是了解的并不少。

    就现在而言,已经看出,灭掉这支军队,或许并不是真正的问题,如何杀掉易天行,才是最关键的。要灭掉这支军队,其实真要下定决心,不计代价的情况下,照样可以攻破战阵,屠杀所有人。

    这一点,从巨人族杀进战阵,哪怕是付出全部灭亡的代价,依旧有战果,在战阵中,人族大军,一样会死亡,一样有办法伤害到。只要会死,会受伤,那战阵再强,同样会破开,在无数异族的攻击下,区区两万大军,数量实在是太少了,要知道,异族未必会跟你堂堂正正的厮杀。可以使用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

    但问题是,大军哪怕是死的一干二净又如何。只要易天行还在,还活着。

    他可以培养出两万,三万,甚至是十万,百万大军都不在话下。

    易天行才是源头。

    杀他一个,足以抵得上杀人族十万百万大军更加重要。

    隐约间,异族已经开始打算,直接针对易天行出手,而非是如之前一样,大军压境,两军正面对垒。杀了易天行,其他的大军,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扫灭。

    不知不觉中,空气中开始传递出一种阴谋的气息。

    大军前行。

    不知不觉中,再次走出上百里距离。

    前面,突然间看到一座大山。

    在山脚下,出现一片宽广的空地。视野开阔。一间由山竹制作而成的茅草屋赫然呈现在眼前,周围能看到,有几亩田地,这田地显然是认真翻新过的。周围栽种着各种蔬菜瓜果。有些已经结果,有些已经开花。有些已经长出幼苗。旁边,还有一亩稻田,栽种着一种特殊的稻谷,这稻谷,将近成熟,长出的稻谷与众不同。在这些稻谷上面,竟然浮现出一张张笑脸。

    这些笑脸笑的十分灿烂。似乎能听到,有一阵阵清脆悦耳的笑声在稻田中回荡。给人莫名的生出一种喜悦,那是来自丰收的喜悦。

    显然,这不是普通的稻谷。

    在茅草屋前,只看到,一名身穿粗衣麻布,干瘦的老汉正扛着一柄锄头,在面前的荒地上,不断的挥舞锄头,将荒地翻新,开垦出新的良田。

    这完全是一名老农在干着农活。

    脸上还洋溢着对于生活的向往,对于未来的畅想。

    “主公,前面有座大山,山下有做茅草屋,有农夫在耕田。看起来,好像是我们人族的百姓,不过,只是单独的一户人家,看不到别的房屋与建筑。”

    探马马上就过来禀报。

    这一点,易天行同样看在眼底。视野开阔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看不到周围的情景。

    “这里应该有古怪,荒野之中,竟然会存在着一座茅草屋不说,还有人栽种瓜果蔬菜,开垦荒地,栽种稻谷。这要是正常的话,早已经被凶兽给吃掉,被异族给斩杀,沦为血食。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能存活到现在,只怕这里不简单。”

    贾诩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敏锐的感觉到其中或许有着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是有些不对,普通的农夫,是不可能活下来的,真要能活下来,难道期待凶兽不会吃他,异族不会杀他,真要如此,那运气得多逆天。”

    叶知秋也摇头说道。

    这些几率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完全没有道理。

    “天色不早,夜晚不宜行军,不要靠近茅草屋,不管是谁,既然他能在荒野中活下去,那就肯定有其道理,四周到处都是异族追兵。黑夜中,或许就会发起攻击,真要靠近那茅草屋。说不定给对方带去厄运。我们离开这里,继续前进,找下一个安营地。”

    易天行抬眼看看天空。

    天色已经开始暗淡,临近傍晚。

    黑夜中行军,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还不如安营扎寨,等待天明。

    深深看了一眼茅草屋与前面卖力开垦田地的老农,一挥手,就要继续前进。

    在这时,一阵歌声传进耳中。

    “我家住在南山脚下,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老农我身体健,双腿能犁田,双手能挖泉。”

    “农夫山泉有点甜!!”

    一阵自娱自乐的歌声在空气中回荡,能感受到,这歌声中传递出的快乐,那是一种自给自足,自力更生的快活与享受。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农夫的身份而有任何的自卑。

    这是一个快乐的老农。

    以农耕为乐趣。

    乐在其中。

    “各位将军,行军辛苦,过来喝口山泉水,解解渴,去去乏。我这农夫山泉,很甜的。”

    只看到,那老农,对着易天行他们,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高声呼喊起来。

    对于面前的军队,似乎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意思。

    不一般,不寻常。

    易天行眼睛一转,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普通农夫,谁敢邀请一支军队进入自己家中,简直是害怕还来不及,生怕兵痞祸害自己家。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们要不要过去。”

    贾诩微微皱眉,看向易天行询问道。

    “过去,去见见这位快乐的老农。”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做出决定。

    既然已经开口相邀,那就没有拒绝的道理,这样一位老农,他也是相当的好奇。当然,若能确定是人族,一起带着离开也未必不可。这里太危险。不是良善之地。

    待下去,随时会死。

    “诸位将军,来喝口水。这里可是正宗的山泉水,从山上留下来的。喝下去,清爽甘甜。别的没有,这水呀,绝对管够。别担心老汉我有什么目的,只是看诸位将军,征战杀场,身心疲惫。好好喝口水,吃点东西,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又是一条好汉。”

    老农咧嘴一笑,脸上有点黑,似乎是在太阳下晒黑的。手掌虽然显得有些干瘦,可上面全是力量。干农活练出来的。

    易天行看了一眼旁边的小溪,果然是从山上留下来的山泉水。水还在流动。下毒的可能性很低。

    “大虎,你带人前去取水。别浪费老伯的一份心意。”

    易天行淡笑着说道:“延平,你安排人手,准备安营扎寨。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继续行军。”

    “是!!”

    两人答应一声,立即开始前去准备,分别带人去取水与准备扎营的事情。

    “敢问老伯贵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怕遭遇凶兽异族么。”

    贾诩笑着询问道。

    “老汉姓农,名字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早就忘记了,以前大家都叫我老农头。反正我也就是个老农夫。别的本事没有,只会种地耕田。有的吃,有的住,全凭自己的力气。”

    老农笑呵呵的说道,似乎一点都没有戒备。

    问什么,也就说什么,一副平常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