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684章 斗将台
    【求订阅月票】

    根据传说,木乃伊的五脏六腑,内脏都是被挖掉的。不挖掉,以特殊方法炼制,肉身就会容易腐烂,按道理说,大祭司是因为重罪而被以最恶毒,最残忍的手段炼制成木乃伊,体内的内脏同样会被挖出,甚至是以各种恶毒的手段炮制,体内,应该没有心脏。

    因为没有心脏,没有五脏六腑,可以让木乃伊身上再无破绽,变得更加的凶残,更加可怕。

    但此刻,却在那人形青铜棺中,听到心跳声,那心跳声,比打鼓还要激烈,可想而知,在棺中的大祭司,竟然拥有心脏,而且,心脏蕴含的力量无比强大。这一点,堪称是无比可怕的事情。

    相传,木乃伊的最高层次,就是让自身在不生不死的境遇中,以生死之力,重新凝聚出五脏六腑,这样一来,再生的脏腑,将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层次,一旦出世,可以搏杀神魔,猎龙杀凤。纵横天地,这是一种六道不容的生命。跟僵尸相比,可以说,堪比僵尸族中的四大王族。

    “不知道是大祭司本来心脏甚至是五脏六腑并没有摘除还是自行凝聚出新的心脏,要是如此,凝聚出的脏腑又有多少。”

    易天行心中暗自沉吟,快速转动念头。

    不管如何,已经猜测到,这大祭司,绝对不好对付。

    仅仅这心跳声,散发出的气机,已经能压的命窍境修士都宛如要窒息。

    这还仅仅只是心跳声,可以想象,这大祭司的实力,绝对不仅仅只是命窍境,是命图境,还是更高,更强?

    “这是什么声音,啊,我的心脏,怎么跳动的如此厉害。”

    “不好,体内的气血发生暴乱,连真气都开始失控,气血在逆行,怎么会这样。”

    “这人形青铜棺有古怪,能引发气血逆行,快,用心神镇压气血,镇压神海。”

    一名名百姓修士纷纷发出惊呼声。

    只感觉到体内气血逆行,剧烈的痛苦不断在体内爆发。

    噗噗噗!!

    大批普通百姓感觉到体内气血逆行,当场,口鼻耳朵,眼睛中,都开始渗透出一道道血痕。七孔流血。那些有修为的修士,在心跳的牵引下,也是气血翻滚,真气涌动,不断的在体内暴动。

    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无数修士彻底丧失战力。

    当当当!!

    一口漆黑的古钟出现在易天行头顶,古钟摇动下,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钟声中蕴含莫大威力,一道道音波不断覆盖大片区域,硬生生将那古怪的心跳声彻底镇压下去。

    惊魂钟可以震碎魂魄,撕裂灵魂,同样可以定心镇神,钟声中,那来自心脏的巨大影响,彻底被镇压。所有百姓修士也在第一时间恢复。

    而对于易天行来说。

    仅仅只是心跳,哪怕是不动用惊魂钟,一样无法对他产生影响,体内气血完全被两口宝鼎镇压,根本没有暴动的可能,轻易就被镇压,神海中的真元,更是被鸿蒙天帝塔镇压。

    不管是气血还是真元,都沉稳如山,不可撼动。

    “好可怕,刚刚我差点死去。”

    “好恐怖的心跳声,我的心脏差点因此而破裂。气血逆行,心脏都要炸开。”

    “我竟然七孔流血了。这就是大祭司吗,传说中只在法老王之下的恐怖强者,现在看来,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大。”

    “完了,如此恐怖的强者,还有什么人可以抵挡,仅仅心跳声就能让我们几乎当场死去,心脏都会爆裂。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不是说天道已经下达封印,那些强者大能是不可能出现的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如此恐怖的强者。”

    一名名百姓从痛苦中清醒过来,只感觉到,一种无形的恐惧在心中回荡蔓延。

    连面都没有露,就已经让无数人感觉在生死路上走了一回,这种感觉,自然很可怕。

    “交出将军谷,你们可以为仆,可以活!!”

    人形青铜棺中,一道嘶哑的话音响起。

    那不是正常的嗓音,而是以精神,以灵魂之力发出的声音,根本没有任何语言的隔膜,哪怕是普通人,都能明白话音中所蕴含的意思,很自然的就知道。

    对于修士而言,语言从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精神才是根本,灵魂才是唯一。

    那话音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威严,那是一种强者的气势。一言就彻底决定眼前绿洲的命运,将军谷的归属,这些人族百姓的未来。

    占据将军谷,可以给眼前这些人族百姓为奴为仆的机会。

    这是来自大祭司的怜悯。

    “哼!!”

    雪昆仑听到,鼻中发出一声冷哼,站立在将军谷中,冰冷的看向那具青铜棺,道:“大祭司,你真以为你是神魔么。一言可决定所有人的命运生死。无人敢不从么。一句话就想拿走将军谷,你想的未免太天真了。真以为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可以横扫一切么。我雪昆仑不答应!!”

    话音中,带着一丝果决坚定。

    “想要让我花木兰为奴为仆,臣服一群不死生命,这不可能,我花木兰,绝不答应。”

    花木兰一身英气,果断的发出一声断喝。

    “我月羌还没有为奴为仆的习惯,想要将军谷,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月羌冷笑着说道。同样表露出自身的态度。

    “大祭司,要么战,要么退,你要得到将军谷,那就从我等尸体上踏过去,不死大军,未必无敌,我将军谷,未必会输。就算你再强,拼死也要玉石俱焚。我将军谷不为奴。”

    风仙临断然冷喝道。

    想要以此动摇军心,想的未免有些太过轻松了。

    “这些该死的亡灵,竟然要让我们为奴仆,成为奴隶,变成亡灵的奴隶。这怎么可以。那可是亡灵。”

    “要是臣服,我们真的能活下去吗。我害怕,我不想死。”

    “怎么办,这些亡灵的话不可信。谁知道他们占据将军谷,我们变成奴隶,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以前的奴隶,什么时候有过好下场。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要当奴隶。”

    “我绝对不屈膝为奴,我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这乱世什么没有见过,就算是要死,那也绝对不为奴隶,被异族统治,那就是生死不由己,真要成为奴隶,以前的祖宗都会被气死。”

    将军城中的百姓,却表露出千姿百态。

    有很多对那提议很是心动,也有不为所动的,也有左右摇摆的。一刹那间,就展现出千姿百态,让人看到,触目惊心,如见红尘百态。

    “这是在动摇民心,动摇军心。这大祭司,果然不愧是位高权重的上位者,一句话就可动乱人心。面对死亡,不是人人都有大勇气。”

    易天行没有开口,心中却对这大祭司暗自生出一丝忌惮。

    竟然知道不可一味强压,而是给出选择。

    往往在战场上,有选择,还不如没有选择。

    没有选择,才可以做到背水一战,有选择,却会让人心动摇,军心不稳。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面临生死,不是谁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坚定如一,始终不变。

    显然,大祭司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并没有打算强攻将军谷,一味冲杀,那是蛮夫所为。能以最小的代价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才是真正的赢家。

    而这也与之前风仙临一番冲阵造成的破坏脱不开关系。

    将军谷,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在绿洲外,不死亡灵的数量越来越多,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增加,都在暴涨。时间停留越久,汇聚的亡灵就越多,大批亡灵在神秘的力量下开始复苏。

    可以说,胜利的天枰无时无刻不在朝着大祭司倾斜。

    “好胆,既然如此,可敢入斗将台,一入斗将台,生死搏未来。以斗将胜败定将军谷归属。若我赢,那将军谷就是本座的。若你们赢,本座放弃将军谷,以后不再侵犯。你们可敢。”

    就在这时,人形青铜棺中,再次传出一道话音。

    “斗将台,斗将定胜负?”

    风仙临等听到,心中也不由暗自一楞。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本来以为有可能百万大军厮杀战场,浴血大战,现在却出现斗将台的选择,这一点,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大祭司的做法,出人意表。

    若真要算起来,显然是有利有弊。

    斗将,是在战场上最为寻常也最有效的一种手段。

    不管输赢,都会让自身士气产生巨大的影响。斗将的输赢,有可能影响一场战役的胜负。

    因为,将军,就是一军中的支柱,一旦落败,自然会感觉到自己战力不如人,士气大跌,战意大减。斗将,在三国时期,是最为出名的。

    现在大祭司竟然提出斗将,这一点,无疑,让很多人心中一阵呆愣,随即就陷入沉思中。

    斗将好处与坏处都是摆在明面上的。

    可问题是,自己一方,是否能够获胜。

    实力若不对等,那斗将自然不公平,接受的话,还不如直接以大军搏杀,在战场上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