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688章 庖丁解牛
    根本没有任何抗拒的能力,就将一尊同阶强者,硬生生肢解了。

    不知道多少人反应过来后,头皮都在发麻。

    这样的刀法,实在是恐怖。

    根本看不到刀身,自身就被肢解了,这可是一尊强大的命窍境木乃伊,只出手一招,就被肢解,一刀剥皮,一刀削肉,一刀分筋,一刀剔骨。一尊顶尖强者就这么死在刀下。

    他的刀中,蕴含一种奇异的刀意,那刀意,能让人仿佛如同牛羊面对屠夫一样,身体僵硬,彻底被震慑。再也无法抵挡。

    “屠刀所向,皆为猪羊!!”

    庖屠夫一甩屠刀,插进腰间,平静的说道。

    一股气运,也在这一刻,凭空而来,融入到其体内,哪怕是庖屠夫也感觉到,整个心神脑袋都有说不出的清醒,同时,一股庞大的精气融入体内,无形中,肉身变得更强,自身的潜力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加。

    “真的有好处。”

    庖屠夫感觉到体内的变化,也不由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你是庖丁!!”

    易天行看着走回来的庖屠夫,开口询问道,虽然是询问,可言语中却是以一种极为笃定的语气,心中已经有九成的把握他就是庖丁。

    “恩,我是庖丁。”

    庖屠夫咧嘴一笑,点点头说道。

    “竟然真的是庖丁,难怪,难怪他的刀法这么可怕,如此的恐怖,仅仅四刀,就将一尊木乃伊给肢解了,若他是庖丁的话,这就不奇怪了,天下之中,轮刀法的可怕,庖丁绝对处在最前列。”

    下面的百姓听到,也不由的露出恍然之色。脸上有释然。

    庖丁的刀法,绝对是杀生杀出来的,根本没有别的技巧,就是杀,杀,杀,不断的屠宰,不断的杀戮,以杀生来磨砺出的刀法。每一刀挥出去,就是为了将面前的生命切割,肢解。任何敌人在他面前,都是待宰的猪羊,屠宰,在他身上,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对于庖丁,易天行知道一则故事。

    据说,当年庖丁为一位君王宰牛,刀出则骨肉分离。

    那时,那位君王看到,就新生好奇。开口询问说:“庖丁,你的技术怎么会高明到这种程度?刀出,可剥皮剔骨,血肉分离,在骨头上,连一丝血肉都找不到。”

    而庖丁当时放下屠刀,张口回答说:“我所探究的是事物的规律,这已经超过了对于宰牛技术的追求。当初我刚开始宰牛的时候,对于牛体的结构还不了解,无非看见的只是整头的牛。三年之后,见到的是牛的内部肌理筋骨,再也看不见整头的牛了。”

    “现在宰牛的时候,我只是用精神去接触牛的身体就可以了,而不必用眼睛去看,就象视觉停止活动了而全凭精神意愿在活动。顺着牛体的肌理结构,劈开筋骨间大的空隙,沿着骨节间的空穴使刀,都是依顺着牛体本来的结构。宰牛的刀从来没有碰过经络相连的地方、紧附在骨头上的肌肉和肌肉聚结的地方,更何况股部的大骨呢?”

    “技术高明的厨工每年换一把刀,是因为他们用刀子去割肉。技术一般的厨工每月换一把刀,是因为他们用刀子去砍骨头。现在臣下的这把刀已用了十九年了,宰牛数千头,而刀口却像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的一样。牛身上的骨节是有空隙的,可是刀刃却并不厚,用这样薄的刀刃刺入有空隙的骨节,那么在运转刀刃时一定宽绰而有余地了,因此用了十九年而刀刃仍像刚从磨刀石上磨出来一样。”

    庖丁的刀法,已经不仅仅只是看本质,而是能在瞬息间洞悉对方体内的气血,经脉,血肉的变幻运转,一刀下去,就能找出薄弱点,轻易的做到一刀肢解的境界。

    而今,庖丁的刀道修为,以易天行的眼力来看,早已经脱离解牛的地步,天地万千生灵,恐怕都在他的屠宰之列。只要能洞悉对方弱点。一刀下去,神兽圣兽都要一刀肢解。

    这种刀法,只为杀生而存在。

    庖丁神色自然的走了回去。

    并没有因为肢解一尊木乃伊而感到自傲。

    他的心性早就在一次次屠宰中,磨砺到令人惊叹的地步。

    他能有今天,自然不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刀法。

    在万界融合中,同样得到过造化,得到过奇遇。

    自一开始,就得到一部功法,名为《噬血屠灵经》,这门功法堪称是顶尖功法,能在杀生屠灵中汲取力量,每屠宰一尊凶兽,都能在凶兽体内获取到一丝精血,增强自身修为法力,所以,哪怕是在不断的屠宰中,充当屠夫,庖丁的修为,都是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快速蜕变下,短短两年时间中,已经从一名普通人,成为命窍境强者,再加上他的刀法,在同境界中,能与之匹敌争锋的,几乎是屈指可数。能在屠宰生灵中夺取精血,增强自身修为,这也是他不愿意轻易暴露,也没有任何高调的想法。默默变强才是王道。

    其他的都是虚妄。

    不过,他心中一样有血性,面对今天的情况,依旧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好刀法。”

    酒鬼也点点头,满是赞叹的说道。

    醉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清明。

    “好酒鬼。”

    庖丁走回来,看着酒鬼咧嘴一笑道。

    “这第三战,就交给我吧。”

    酒鬼摇摇摆摆的踏上斗将台。

    手中还抱着那口酒葫芦不放。完全就是一副嗜酒如命的姿态。

    “你们,谁来应战!!”

    酒鬼醉眼迷离的看向对面,缓缓说道。

    “一名酒鬼,送你上路。”

    只看到,那名尸巫发出一道冰冷的话音,握着白骨法杖,一身漆黑长袍,一踏步,已经出现在斗将台中,法杖毫不客气的一挥。

    一道碧绿的流光闪过,朝着酒鬼轰击过去。

    赫然可以看到,那是一柄碧绿色的毒箭。在毒箭上升腾的氯气能看出,这箭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中招,必然会身中剧毒。

    尸毒命窍腐尸毒箭!!

    这赫然是一道神通,在法杖的增幅下,爆发出的威力,比正常情况下,足足增加了不下三成。

    法杖,炼制出来,本身就是对施展神通法术具有一定的增幅,乃至是各种奇异的妙用,魔法师施展法术,同样可以无杖施法。只是威力是正常范围。

    “好毒辣的毒箭。”

    酒鬼醉眼迷离,看到那如流光般席卷而来的腐尸毒箭,张口突然喷出一口酒气。

    轰!!

    这口酒气喷出的刹那,化为一团蓝色的火焰,这团火焰中都带着酒气,一出现,就表现的极为炽烈,与腐尸毒箭碰撞在一起。那火焰十分诡异,以腐尸毒箭的穿透力,按道理说,完全可以自火焰中穿透进去。洞穿这团火焰。

    可一进入烈焰中,马上,腐尸毒箭就好像是置身于泥潭之中。

    变得极为的缓慢,好像被什么力量丝丝拉扯在里面,火焰焚烧下,腐尸毒箭上,无数绿气被硬生生焚成灰烬,化为乌有。

    砰砰砰!!

    蓝色的烈焰中,点点火星闪烁,跟着不断的炸开,火星中爆发出狂暴的力量,硬生生将腐尸毒箭彻底焚烧成灰烬。蓝色烈焰,同样跟着消失。

    酒焰命窍酒中焰!!

    这酒焰堪称是一种极为诡异神奇的火焰,其以酒为养份,为燃料,让这酒焰具有极为可怕的高温,还能如同跗骨之蛀,一旦沾染,就会迅速覆盖全身。如烈火燎原,就算是江水都无法将之扑灭,能在水上燃烧。而且,这酒焰,沾染烈酒的狂暴与暴烈。火焰中,火星会爆炸,爆发出狂暴的破坏力。

    这种酒焰,相当霸道。

    不过,这名尸巫并没有任何恐惧。

    手中法杖不断挥舞。

    骨矛!!

    白骨囚牢!!

    尸火!!

    刹那间,一道道神通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一根根白骨凭空闪现,出现在酒鬼身外,化为一座狰狞的白骨牢笼,同时,一根根狰狞的白骨战矛如闪电般迸射而出,席卷而来。矛尖,对准周身要害,将整个身躯锁定,与气机相连。

    有尸火从天而降。

    “来的好!!”

    酒鬼看到,眼中露出一丝金光。

    身躯摇摇晃晃,左摇右摆,在白骨牢笼中来回的转动,好像下一秒就会醉倒在地,可诡异的是,那些席卷而来的白骨战矛,却在每一次摇摆中,从其身边冲过去,只碰到衣角,却没有碰触到身躯。每一次都好像是巧合,可所有的白骨战矛全部避让开。

    白痴才会认为是巧合。

    噗!!

    拿起酒葫芦,往口中灌了一口,张口一喷。

    酒液不断挥洒,这一喷,好像是瓢泼大雨,那席卷而来的尸火,瞬间被扑灭,一滴滴,如利剑般落到尸巫身上,这些酒水,一碰触身躯,立即就爆出一团团蓝色火焰。将尸巫彻底覆盖在内。

    尸巫身上冒出浓郁的尸气,阴寒无比,要将身上酒焰扑灭,却发现,这酒焰如跗骨之蛀,连尸气都一起点燃,迅速焚烧。

    大批酒液落在地面,斗将台上大片区域,瞬间化为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