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716章 血魔
    【支持不住了,头好晕,今天就这一章,吃点药准备睡了。】

    若是兽人族联军可以轻易击破玄黄城,那小比蒙自然不会在意,这不过是给兽人族的威名再添上一笔而已。无伤大雅,可现在,却是势均力敌,尤其是兽人族处在攻城的一方,面对玄黄城的凌厉箭雨,死伤惨重,这无疑,再打下去,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小比蒙恨啊。

    恨自己实力不足,恨那幕后黑手心思歹毒。

    竟然挑拨离间到这种地步,引发如此大的一场战争。

    居心叵测,绝对是居心叵测。

    那幕后黑手肯定知道玄黄城的实力,也知道,一旦打起来,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

    “我要成为兽人族的罪人了,我要让比蒙族蒙羞了。”小比蒙眼中露出愤恨之色。

    云梯只是凝聚出一千座就停止了,不是凝聚不了,而是周边的云气已经全部被吞噬炼化,铸造成了云梯。天空中,看不到任何云气。

    云梯云梯,没有云气,就铸造不出云梯。

    战场的争锋,已经变成云梯的争夺。

    这云梯是由兽人族架设的,可却并不是属于兽人族的。要想登临上来,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厮杀,从一开始就进入到白热化中。

    密集的箭雨,符箓,符文炸弹,都让兽人大军一次次的受挫,但顺着云梯,兽人大军同样是一次次靠近乃至是冲上城墙,一样给城墙上的将士造成不小的损伤。

    攻与防之间,如同一道血肉磨盘,不断的将大批的生命吞噬进去。

    这一战,从清晨打到晚上。

    惨烈到极致。死伤不计其数。

    玄黄城这边,是分成两拨,轮流休息,轮流上阵厮杀。更有普通百姓上到城墙,拿起神机弩,协助防守。一个个下手干净利落,击杀兽人族战士时,毫不手软。

    这些兽人是来侵犯他们的家园,那就是敌人,敌人就该杀。

    玄黄城中的百姓可没有什么妇人之仁。该杀就杀,杀伐果断那是出了名的。

    从白天打到晚上,可以说,杀声震天,连绵不绝。

    很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修士,也都亲自上到铁血长城,看到过战场的惨烈。心中的震撼更是强烈。

    就好比是寒山剑宗的一群弟子,踏上城墙,看着惨烈的战场,一个个脸都白了,心中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怎么都想不到,一直没有被他们看在眼底的玄黄城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这世俗中的战争,会可怕到这种地步。

    这简直就是彻底颠覆他们原先对外界的认知。

    自己的宗门在玄黄城面前,只怕连抗衡都做不到,大军一出,轻易就会被剿灭,屠杀一空。片甲不留。那密集的箭雨,不是谁都能抵达的,命图境都会被射杀。

    “这还是世俗中的城镇么,这还是以前看到的百姓么。人人有修为不说,个个都敢上阵杀敌,杀起兽人来,毫不手软。略微训练,就是精锐大军。”

    “这与宗门中所说的完全不同,人族中果然是人才辈出,枭雄无数,在乱世中,照样可以一路成长到这种地步。不比宗门差,甚至更强。这与宗门是完全的两种道路。宗门以修炼为主,这世俗以征战杀戮为主,在不断的厮杀中成长。”

    “真希望以后不会与玄黄城对上,要不然面对这样的军队,我都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对敌。这些都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侩子手。”

    “据说,玄黄城中以功勋来论赏罚,军中功勋就是军勋,杀伐就是军功,大战就是功勋。能换取各种资源,能获取各种功法。这样以战养战,培养出的,都将是身经百战的战场屠夫。不过,这样的军队,绝对鬼神易辟。轻易间绝对不敢涉其锋芒。”

    寒山剑宗的弟子言语中,对于玄黄城的重视几乎是一再提升,心中的傲气,被战场上的血腥彻底击溃了。哪怕是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尸山血海的画面。

    城墙上,易天邪与贾诩等人始终站立着。不管城墙上风云变幻,始终没有任何异样。看着那如同血肉磨盘一般的攻防争夺战。

    “主公,比蒙王这是在练兵。”

    贾诩意味深长的看向战场,缓缓说道。

    “恩,我也看出来了,自从战争巨兽被击杀后,比蒙王的做法就已经发生转变,大批将士接连派上战场,每间隔一段时间,就将战场上残留的将士撤离轮调出去。死掉的是废物,留下的就是精锐。战场淘沙,以血洗练。这比蒙王打的倒是好算盘。”

    易天邪冷笑着说道。不过,哪怕是明知道这种做法,也不可能阻止。

    这是兽人族在练兵,又何尝不是玄黄城在练兵。一场大战,存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精锐。死去的。就是淘汰者。

    这就是乱世的残酷。

    “诩以为这样也未尝有什么不好,反而,我们完全可以有机会进行下一个目标。有比蒙王配合。必然可以达成目的。我相信,比蒙王现在比我们更想做那件事。甚至,比蒙王完全有能力与我们玄黄城两败俱伤,造成重大伤害。大军压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波接一波的车轮战。这代表着,他并没有与我们玄黄城完全不死不休的打算。”

    贾诩淡然一笑道。

    “战吧,先打个三天三夜再说。兽人族想要停,我还不想停。”易天邪平静的说道。

    只维持在这种烈度的战争,玄黄城还消耗的起。

    这一战,是应该让玄黄城的百姓见见血。让那些没有上过战场的人,真正在战场上体验一回。

    战争在继续。

    一天,两天。

    战争的烈度始终维持在一定层次,没有增加,一次次的攻上城墙,一次次被打退击杀。鲜血早就已经将整个战场染成血色。

    从地上抓起一把土,都能捏出血水来。

    而就在这片战场下,在大地之下,却有一道隐秘的空间。

    在空间中,赫然出现一座祭坛,祭坛通体血红色。上面散发出无数古老邪异的血色纹理,交织在一起,好似一条条经络,看的人触目惊心。

    在血色祭坛上,赫然可以看到,一尊血色的身影直接端坐其上,身外,被一层层赤色的血光所笼罩,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

    在祭坛四周,可以看到,一道道同样被血光笼罩的身影。正在快速吞噬吸收着血煞之气。

    这血色祭坛似乎有神奇的力量。能够源源不断的从战场上摄取汇聚海量的血煞之气。这种蕴含着死亡的血煞之气,似乎对于这些神秘人来说,是一种无法估量的美味大餐。

    “好啊,太好了,果然,引发兽人族与玄黄城之间的大战,真是太对了,不管是人类还是兽人族,死的越多越好,他们不发生大战,我们哪里可以找得到如此多精纯的血煞之气。这种新鲜的血煞之气,真是美妙,妙不可言啊。”

    端坐在祭坛上的身影发出一阵怪异的怪笑声。一边也在贪婪的吞噬着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的血煞之气、

    “是啊,老祖,这些人类实在是太愚蠢了,兽人族更是一群没有脑袋的莽夫。只略微挑拨一下,就能引发如此大的大战,他们在上面打生打死,浴血厮杀,我们却可以在这里享受这美妙的血煞之气。有这些血煞之气在,老祖的修为很快就可以突破命图境,晋升到法相境。那时,我们血魔族一定可以席卷天下。成为天地间的强族。”

    “不错,人族与兽人族两败俱伤才是好事,对我们血魔族才最为有利。和平对我们可没有好处,战乱才是属于我们的盛宴。”

    在血光中,一名名血魔族强者发出怪笑声。

    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盛宴,一场堪称造化的盛宴。

    血魔族是一个极为诡异的种族。天生自血煞之气中诞生,吸收血煞之气修炼,只要有充足的血煞之气,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而且,战力很诡异。

    “好了,这是属于我们血魔族崛起的机会,用汇聚来的血煞之气,尽可能多的将其他族人孕育出来。壮大我血魔族,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血魔老祖端坐在祭坛上,快速说道。

    可以看到,四周分布着大量的血色巨卵。这些血色巨卵中似乎能听到一阵阵强劲有力的心跳声。这些巨卵何止是成千上万枚。每一枚都在疯狂的吞噬着血煞之气,这是血之精气。随着时间的推移,巨卵中的生命力,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暴涨。

    十分的旺盛,能感觉出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巨卵中直接跳出来。

    在血光中的身影看着这些巨卵,一个个都露出兴奋与期待之色。

    这就是他们的族人,这将是血魔族的未来。

    血魔族是卵生的种族。很诡异的种族,要完全孕育出来,却需要庞大无比的血煞之气,以无边精血来供养。才能达到孕育出世的目的。

    这也是他们会出现在战场下面的原因。

    在他们看来,地上战斗的人族与兽人族,都是蠢货,是给他们增强实力的血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