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876章 乾坤石
    “好一座灵山,一枝独秀果然名不虚传,好浓郁的天地元气,我感觉到周身毛孔都在张开。如同置身在圣地仙境之中。”路北月踏进去,站立在灵山脚下,哪怕是在山脚下,一股浓郁的天地元气自然而然的覆盖在身外,源源不断的顺着毛孔,钻进血肉中。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夏天突然吃到了一只冰激凌一般。堪称是爽到无法形容。

    天地元气,浓郁到极致的天地元气,还是先天元气,沐浴其中,就好像是生活在满是尾气的城市中,突然进入到原始森林内,呼吸到了近乎纯氧的清新空气。足以飘飘欲仙。

    几乎要完全沉浸其中。

    好在,路北月到底不是普通人,眨眼就清醒过来,看着面前的灵山,眼中露出一种强烈的羡慕与惊讶,这可是宝地啊,真正的无上宝地。

    足以成为一个势力的万世根基。

    “若是能得到,那我狼人族必将杰出族人源源不断,强者辈出,成为真正屹立在诸天万族之中的顶尖强族。”路北月脑海中下意识的闪过一道念头。

    不过,他也知道,要占据这样的灵山,不是谁都能有资格做到的,不仅是身份,更需要实力。还需要底蕴。要不然,得到也保不住。

    “这珍果宴,我路北月是第一个前来赴宴,这座位,任由我选,先到先得,如此,可就别怪本座不客气。这最顶端的九张王座,有我一席。”

    路北月抬眼看向山顶,当即就开口发出一声断喝。

    在山脚下就已经有如此浓郁的先天元气,那越是顶端,无疑,天地元气的浓度就越高,同样,地位也更加尊贵,他第一个前来,怎么可能,怎么愿意坐在山脚下,坐在最低端,这是他不能忍受的,以他的心气,毫不犹豫的就决定要最顶端的一座王座。

    先到先得,先占了再说。

    话音落下,已经毫不犹豫的抬脚朝着峰顶踏了过去。

    能看到,在两边席面的中间,是一条天梯,云梯,直接通向最顶端。顺着这条云梯,就能登顶。

    踏在云梯上,路北月脸色傲然,沐浴在银月之下,拾阶而上,一步步,如同在月光中漫步。一步步朝着山顶走去。他的目光落在石皇之下那九张王座上。他要占据一席。

    他的步伐,看起来不快,实则,每个呼吸间,都往前跨越一大步。

    这一幕,同样落在整个神魔战场无数各族修士的眼中。

    一双双目光在这一刻,自然汇聚在他身上,这一刻,路北月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他想要登上那九张王座,凭什么,他有什么资格坐上去,他狼人族有什么资格。狼人族不过是兽人族中的一个种族而已,连兽人族中的王族都没有说话,他就抢先上去,真是野心勃勃,一点头脑都没有,完全将自己的野心暴露无疑。”

    “混账东西,我们比蒙王族还没有现身,区区狼人就敢占据王座,这是想要做什么,真当狼人族是兽人族中的王族不成。他们真是胆大包天,野心昭昭。”

    “这珍果宴只论天骄实力,不论身后的种族势力,王座就在上面,有实力就可以占据,没有实力,那就做在下面,这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弱者下,强者上,这本身就是最原始的天地法则。若是路北月有能力坐稳王座,那他占据一席,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一道道议论声不断响起。

    有直接冷漠注视,发出恼怒之言的,也有直接咒骂其野心昭昭,昭然若揭。想要取代兽人族王族的身份地位。但很多人都是冷眼以待。

    谁都不相信,那最顶端的王座,是谁都有资格坐上去的。

    能坐上去,那也未必能守得住。什么样的能力,那就能做什么样的位置。这就是实力决定屁股。

    “军师,这狼人天骄能否坐上顶端的九张王座。”程咬金开口询问道。

    “未必,那九张王座与石皇近乎比肩,要不是宴会是石皇举行,石皇不可能直接占据主位,也就是说,他的座位与其他九张王座,身份地位,几乎都是等平的。以石皇的心性,不可能轻易让人坐上去,不是谁都有资格与他比肩。”

    贾诩缓缓说道。

    说出自己的看法。

    这一刻,其实不仅是各族修士在注视着路北月的动作,几乎所有天骄也都在注视着他的举动,实则,路北月就是他们心目中的一枚探路石,一名冲锋在前面的急先锋。冲在最前面,未必就能得到真正的好处。

    反而是众人眼中的一名实验者,冲在前面的小白鼠。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易天行在远处观看,其他天骄同样在暗中观察,毫无疑问,路北月如今的举动,正好为他们接下来探明情况。

    其实,这一点,路北月不可能不清楚,不过,他依旧做出这样的选择,选择第一个跳出来,第一个,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有一种让众人铭记的力量。试问,在第一之后,除非是真正的顶尖天骄,实力强劲,能够镇压四方,盖世无双,要不然,那个会记得你是谁。

    充其量,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他就是要做这最先发亮的发光者。闪耀出属于自己的光芒,真正被诸天万族所铭记。就算是最终落寞又如何,至少曾经某一刻,辉煌过。

    “我要登上王座。”

    路北月一步步踏向灵山顶峰。

    石皇端坐在上面,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目光落在路北月身上,就好像是一尊神王,等待着天骄来朝。在这里,他就是主宰,他就是最强天骄。

    对于路北月的打算目的,都没有开口阻止。甚至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在抬眼看了一眼后,就再次闭目不语,似乎在闭目养神,也似乎在默默等待着。

    “王座,我来了。”

    路北月深吸一口气,心中暗自发出一道呢喃声。

    紧跟着,就毫不犹豫的朝着石皇之下,九张王座中的一座一屁股坐了上去。

    在坐上去时,头顶的银月绽放出万丈月光,瞬间就将其整个身躯彻底笼罩在内。隐约间,给予他无穷的力量。

    砰!!

    然则,在路北月坐上去的一刹那,只感觉到,从王座中,传递出一股诡异的力量,好像王座上出现一道道无形的枷锁,彻底将整个身躯笼罩束缚在内。同时,从宝座中,一股力量要直接爆发出来,如同火山喷发一样。这股力量跟突然出现的无形枷锁,就好像是一上一下,两张磨盘,路北月就是在磨盘中的豆子,随着磨盘的转动,整个身躯都要在这股恐怖力量下碾压成碎片,磨成齑粉。

    真正连渣滓都不给剩下。

    “不好!!”

    路北月感觉到,心中顿时生出一道念头,想都不想,身外的银月光芒大盛,想都不想,整个身躯从王座上强行弹跳起来,因为他感觉到,在那两股力量下,自己的强大肉身,都无法支撑,有种要快速破灭的感觉。

    噗!!

    在无数修士眼中,所看到的就是路北月一屁股坐在王座上,但坐上去的一刹那,整个人就从王座上弹了起来,仿佛在座位上布满锋利的钢针利刺。要将屁股扎穿,蹦跳起来时,张口就喷出一口逆血。可怕的力量,让路北月的身躯朝着灵山下不断滚落下去。

    整个身躯在翻滚。

    这一刻,似乎连自己的身体都掌控不住。

    直到在半山腰时,路北月方才定住身躯,一抹嘴角边的血迹,两只眼睛中都带着一丝血痕,满是无法相信的看向顶端的王座。

    “怎么会这样,石皇,是你在搞鬼,凭什么我就坐不得那九张王座。座位摆在这里,你要是不想让人坐上去,那就不要摆出来。”

    路北月目光中满是桀骜的朝着石皇开口质问道。

    “座位就摆在这里,能不能坐上去,那就看你们各自的实力与能力,这王座,不是普通材料铸造而成,是以一种神料乾坤石铸造。”

    石皇淡漠的看了路北月一眼,缓缓说道:“乾坤石铸造的王座,具有乾坤之力,也就是能牵引天地之力,只要坐上去,王座中的乾坤之力,就会自然开始运转,身下有大地之力浮现,头顶有九天之力涌现,乾坤引,天地合。要坐稳王座,就必须要有顶天立地的实力,能支撑的住天地相合的伟力。那就有资格占据一席之地,乾坤之力,将会为之淬炼肉身,潜移默化,好处可谓不小。这就是考验,也是资格。”

    乾坤石铸造的王座,根本不需要如何出手,仅仅宝座本身,你能不能坐上去,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做不上去,不是狼狈滚落下去,就是当场被天地之力彻底碾压成肉泥碎片。

    能坐上去的,那无疑,就是天骄中的佼佼者。仅仅实力,就有资格坐在上面,与石皇平起平坐。

    这王座上的乾坤之力,就算是命图境修士,大部分都不可能抵挡的住。实力,意志,甚至是神通手段,都将成为自身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