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888章 阿青 你是一只羊
    【双倍月票期,兄弟们,求几张月票。】

    那是一名少女,一名看起来,身穿着朴素青衣,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晰,容貌甚为秀丽,身材苗条,弱质纤纤,看起来,就是一名普通的牧羊女,芊芊小手,仿佛没有任何力量。身上感觉不出什么强者的气息,有的只是一种少女的质朴与纯真。

    手中拿着一根青竹,似乎在驱赶着羊群。

    那种画面,仿佛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这些绵羊也可爱,而且,似乎对灵山上诸多天骄的气机一点都感受不到,不会害怕,也没有恐惧,一路上,悠然的向前走着,只是,这些绵羊的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快到让人震惊的地步。似乎是咫尺天涯,之前还在很遥远的位置,眨眼间就来到灵山脚下。

    “人族无人么,一个小姑娘也要前来灵山。还赶着一群绵羊山羊。这以为灵山是牧羊的草地么。”

    灵山上有天骄开口讥讽道。

    虽然知道,这样的少女未必就是普通人,说不定就是一尊天骄级的强者。

    人族中出了一个易天行不说,还冒出项羽这么一尊能跟比蒙王厮杀的不相伯仲的天骄王,很多异族天骄心中对于人族的印象已经开始发生转变,虽然,这样的强者,在各族中,并不止一两位,每个种族之中,又怎么可能会只有一位天骄,只是此刻在珍果宴中,没有现身,或者说,并没有出现而已。

    正如他们所说,一名两名强者,是支撑不起一个强族的,更加不要说是永恒世界如此浩瀚无穷的广大天地中,各族要是只有一两位天骄,那离灭族也就不算远了。

    随时都有可能会族灭身死。

    没有那个种族会轻易将这种底蕴显露出来,只是,大部分种族都彼此知晓各自的大概实力与底蕴。

    这也是对各大种族是不是强族,是不是弱族,都十分明了。

    唯独对人族,始终看不清楚。

    因为,人族最顶层的强者被禁封。人族下层的百姓,却与上层修士呈现出两极分化般的场面,一个强大,一个羸弱的令人发指。在人族强者无法出世的情况下,人族完全就是从最弱小的状态下,一步步走到现在,有多少天骄能存活,那完全就是人族整个族群的潜力。

    人族能从弱小一步步成为强族么。

    这一点,诸多异族天骄本来是怀疑的,不相信的,但现在亲眼目睹易天行等强者出现,内心中也开始变得不确定起来,难道人族真的有如此强大的潜力,硬生生追赶上诸天万族的脚步,进入强族之林。

    虽然面前牧羊女看起来不简单,但有些天骄依旧选择以讥讽的语气发出质问。

    无疑,也是在说。

    人族是不是无人,竟然让一名牧羊女前来。岂不是太过儿戏。

    太过滑稽。

    “你就是这座山的主人,是你在设宴么。正好,阿青牧羊有些口渴饥饿,这里的东西我能不能吃。”

    少女阿青坐在绵羊身上,眨了眨那双大眼睛,眼中带着朴质纯真,看不出任何杂质,清澈透明。让人在看到她的眼睛后,哪怕原先内心中有多少的龌龊,多少的算计,都仿佛消散于无形,任何念头,对她都仿佛是一种玷污亵渎。完全不应该有。

    甚至自身内心都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愧疚。

    “你是人族,前来赴宴,本皇自然欢迎,不过,你来的太晚。这里已经没有座位。”

    石皇抬眼看向阿青,略微沉吟后开口说道。

    “没关系,我坐在小羊身上就有可以,不需要座位,只要你给吃的就好。”

    阿青露出一丝笑容,笑着说道。

    “..........”

    这话回的,让石皇也是一阵无语,他布置座位,本身就是代表着一种身份,座位就是席位,一张座位对应的就是一张席面,现在这阿青竟然不需要座位,还问他可不可以给吃的。这让他如何回答。

    这问题,让他有点尴尬了。

    刚刚没有直接拒绝,只是说没有座位而已,他的潜藏意思本身就是说,座位没有了,你想坐上去,很简单,那就是将原先坐在上面的人拉下来,自己再坐上去。这本身就是如今的一种潜规则,没有想到阿青不按常理来,直接说不用座位,就这么坐着绵羊当做座位。

    没有明确否定的情况下,她要是上来,那到底是给不给那些奇珍异果。给不给她布置一张席面。

    这一点,让石皇都感觉到一阵头痛。

    若是不给,那自然,之前的话,让他脸面会有些损失。若是答应,那之前的一切,就会被打破,人族前来,不坐座位,不争宝座,直接前来,想要坐,什么东西不可以成为座位,完全就是彻底让其算计化为乌有。

    一时间,连他也不由微微皱眉,看向阿青的目光变得有些凝重。

    他不相信这是阿青无意中说的。

    肯定是蓄谋已久。

    “阿青,牧羊女。她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剑仙。越女剑阿青。”

    易天行听到,眼瞳微微收缩,看向阿青的目光顿时变得截然不同。牧羊女阿青,在他的印象中,应该只有一位,也只有她,才能拥有这样的气势。

    相传,阿青是春秋战国时期,越国的一名牧羊女。别看阿青容貌清秀,弱质纤纤,但却是一名奇女子,她出身于普通家庭,以牧羊为生,阿青在一次牧羊时巧遇一头会使竹棒的白猿,并从那次以之后就常与它以竹棒交手,因而悟得高超的剑法。

    有传说,那只白猿,是剑仙化身,阿青能打败白猿,可想而知,其本身的剑法,悟性有多么强大,当年,一根竹棒在手就横扫千军,创造了“三千越甲不可敌“的神话。

    阿青的剑法如何,天下间没有人知道。

    哪怕是当年她所教过剑法的三千越甲,也照样不清楚。

    因为阿青本身就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不懂得如何教人剑法,然而“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每个人都知道了,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吴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

    剑道至强,阿青名列前茅。

    “越女剑阿青,真的是她,若是她,那她的修为在如今,达到什么境界。其剑道又高深到什么层次。”易天行心中暗自闪过一道念头。

    以阿青对剑道的领悟,悟性,在永恒世界中,无疑,是如鱼得水,修为突破起来,必能一日千里,势如破竹。最可怕的是,他无法对阿青的实力产生感应。

    也就是说,看不穿她的修为境界。

    这或许不是修为境界已经高深到不可思议的层次,也有可能是有某种隐匿修为的秘法。除非她亲自出手,要不然,很难从表面看出其真正修为实力。

    “阿青道友说笑了。席面有数,举行珍果宴,所需要的奇珍异果数量太多,哪怕是以我,也无法再多增加座位。”石皇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他不想打破自己的定下的潜规则。

    “这么说,就一定需要打斗么。”阿青摇摇头,露出一丝为难,道:“阿青并不喜欢打打杀杀,放羊多好,这些小羊多可爱,长大了,可以换钱,可以买很多好吃的。不过,阿青口渴饿了,想吃东西。”

    眼睛在四周看了一眼,随即落在黄金比蒙王身上。

    看着比蒙王那巨大的身躯,阿青摇头道:“这大块头好丑,没有小羊可爱。这样不好。”

    “臭丫头。”

    黄金比蒙王听到,鼻中喷出两道金黄色的气体,气得身躯都要颤抖,拿他跟一群绵羊山羊相比,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可是堂堂兽人族王族之一,现在拿来跟绵羊相比,岂不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气得眼中都要冒出火焰。

    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似乎在下一刻就要出手将其击杀。

    “你是一只羊!!”

    阿青看着黄金比蒙王打量了几眼,手中青色的竹棒对着比蒙王一指,口中清脆的说道。

    “哈哈哈!!”

    这一刻,灵山上的诸多天骄都忍不住传来一阵爆笑。

    堂堂比蒙王,比人族一名少女指着说你是一只羊,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加可笑,更加滑稽的事情。

    很多天骄因为比蒙王的实力,不敢笑出来,但也能从脸上看出,完全是憋着在心里笑。

    刷!!

    黄金比蒙王这一刻真的要气炸了,浑身都在发抖。

    然则,一种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只看到,黄金比蒙王身上笼罩着一层金光,整个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缩小着,在缩小的同时,身躯还在发生转变。

    仅仅几个呼吸间,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能看到,黄金比蒙王竟然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一只金黄色的........绵羊!!

    金色的羊毛在风中凌乱。

    无数天骄,在这一刻,不管是前一刻在大笑还是在偷笑,如今,都是以一种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那只金色........绵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