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3、戴绿帽子
    那是我第一次去买那种东西,心里也紧张,我估计柳莎莎也是不好意思去买,只是想想她可能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用,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我进药店后,发现是个女医生,她问我要什么,我觉得很别扭,就伸手朝那东西指了指,她问我要什么类型的,还给我介绍哪种比较好,说的非常自然。

    我随便拿了一盒给了钱就走,出去柳莎莎笑嘻嘻的,接过去一看脸色一变说你傻啊,这种不好用的。

    我心想真有经验啊,我问她是不是用过很多次了。她瞪我一眼说你管我呢,马上去给我换。然后她还跟我说了名字,我去换的时候,女医生还跟我讲科普知识呢,她说你们这种年龄千万要注意安全,外面那是你女朋友吧,挺漂亮的你可别害了她。

    我回头看了看柳莎莎,心想还不知道她跟多少男人一起过呢,害了她活该。

    卖完东西后我就想回去了,可是柳莎莎还不让我走,我问她还想做什么,她让我送她回家。

    我觉得很奇怪,但是还是跟着她走了。

    她家里没人,她开了门进去让我坐那里别乱动,然后看了看时间,就去洗澡了。

    我不得她搞什么鬼,听着里面的水声,我忍不住去看,玻璃上有朦胧的身影,映照她曼妙的曲线,我觉得心跳有点快。

    等她出来,头发湿漉漉的,我突然发现她去掉了那些浓妆艳抹的胭脂水粉,其实有另外一种清秀和自然,尤其是身段真的不像是她这种年龄该有的丰盈。

    她看我一眼就进房间去了,过了一会儿叫我,我问做什么,她说你来帮个忙。

    我推门进去,发现她在穿一件紧身的礼服裙,露肩束腰的那一种,但是后背的拉链拉不起来,让我帮她扯一下。

    我靠近她闻到一阵香味,手有点发抖,眼睛情不自禁的朝她领口看了看,被她发现了,她转身就踢我一脚,说你偷看我找死啊,老实点。

    我心想装什么纯洁呢,别的男人估计早看了都不止,尤其是那个三哥,他们俩估计都去过好多次旅馆了吧。

    她之后又对着镜子化妆打扮,也不知道她穿成这样要去哪儿,可是又不让我回去。

    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她才出来了,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说道:“小乞丐你觉得我这样好看不,对男人有吸引力不?”

    我点点头,看了看她修长的美腿,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口干舌燥。她娇笑起来,看了看时间说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

    然后她坐在沙发上,抱着脚在那里修剪涂指甲油,其实她没注意她已经走光的事,而我是无意间看见的,没想到是丝状的。她抬头发现了,一巴掌扇过来,说你给我坐好,再看姐把你眼睛挖瞎了。

    我只好在沙发上坐着,她又看了看时间说还早先休息会儿,等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你叫我听见没。

    我不知道她那么晚还去哪儿疯,还要带着我,肯定又是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

    我坐那里发呆,她倒是真睡起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头一歪靠在我身上了,接着倒在我怀里头枕着我的腿。

    我吓的一哆嗦不敢动了,生怕她冤枉我,等她醒了揉了揉眼睛,二话不说就抓了我一下,胳膊就是一条血痕。

    我知道解释没用,不过她看了看自己衣服发现没什么,也就没有继续追究。

    她又一次看时间,然后对着镜子照了照,抓起包让我跟她走。

    我问她要去哪儿做什么,她也不说,坐着出租车就走。

    路上她开始打电话,声音嗲嗲的,还撒娇,那边隐约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听见柳莎莎叫他郑老板,她咯咯笑的样子,让我恨不得甩她两巴掌,骂她真贱。

    不多久我们到了一个会所门口,柳莎莎下车后检查一下包里的那一盒东西,她还拆开看了看,让我在门口等着她。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男人朝她招手,她回头对我说十分钟后她不出来,就去房间找她,然后她笑盈盈的扭着腰走过去了,我想这就是那个郑老板了,他有三十出头的样子,身边跟着几个汉子,一看就是个有身份的人。

    郑老板笑眯眯的搂着她进去,两人有说有笑的,我想柳莎莎肯定是去傍大款了,真不是个东西,还说只要十分钟,难道这个郑老板是个快枪手那方面功能不行吗?

    这时候我想到了三哥,怪不得柳莎莎没让三哥跟着她呢,原来她是要给他戴绿帽子。

    我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就进去找她,门口守着几个男的正在抽烟,一人看见我就说小屁孩在这里晃什么赶紧滚蛋。

    我迟疑了一下朝房间看一眼准备走了算了,说不定柳莎莎正在里面玩的正爽呢,可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她的叫声,特别惨的那种,还有摔打声和郑老板的骂声。

    我有点慌了,突然门开了,柳莎莎披头散发的往外面跑,我一看郑老板倒在地上身上就穿着个裤头,他怒骂着说抓住这个小贱人老子今天非要办了她不可。

    很快门口的几个男的就把她拉着朝房间里面拖,柳莎莎惊慌失措的挣扎着,朝我投来了求助的眼神,那一刻我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喊了一声放开她。

    几个男的扭头瞪着我,一人说小狗日的你说什么?

    我嘴角动了动浑身直冒冷汗,小声的说,你们不能这样。

    “滚你妈的,找死啊。”一人过来就一巴掌把我打翻了,我爬起来发现柳莎莎已经被拖进去,门都关上了。

    我当时就想跑,可是脚却挪不动,情急之下我发现墙上的消防警报,我上去就一拳头砸碎了,很快就呜呜的响了起来。

    动静闹大了,附近房间的人都出来看,会所的人也来了,柳莎莎还在里面叫,会所的人去敲门,等门开了,我看见柳莎莎被人抓着,衣服有点乱。

    郑老板冲出来吼,会所的人和他认识,好说歹说,还陪着笑脸。

    柳莎莎趁机挣脱了,拿着包就跑过来了,郑老板咬牙切齿的,显得很烦躁。

    不过我想柳莎莎是暂时安全了,之所以说暂时,因为走的时候,郑老板说了让柳莎莎注意点,早晚找她算账。

    我们出去后,柳莎莎好久没说话,我担心郑老板的人追过来,赶紧拦了一辆车送她回去。

    到了她家里后,我说我要回去了,她拿出烟来抽,手有点到处找打火机,我说你这么小抽什么烟,跟谁学的。

    她瞪我一眼说要你管啊,多管闲事。

    我很生气,没想到我被打了,她还不领情,我忍不住了,说我是不该管,刚才就不该去找你的,郑老板那样对你,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去疯的?

    她可能没料到我敢这么跟她说话,眨了眨眼睛,站起来就一巴掌抽过来。

    我不知道哪儿来的脾气,把她手腕抓住了,我说柳莎莎你够了,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哪儿像个女生,整天人不人鬼不鬼的。

    她一听火冒三丈的,让我放开,我不放,她咬着嘴唇瞪大眼睛,说小乞丐你长胆了是不是,信不信我让三哥找人再修理你?

    我当时也是豁出去了,我说你少拿三哥威胁我了,三哥要是知道你背着他去跟别的男人开房,他肯定也饶不了你。

    她愣了愣,甩开我的手,气呼呼的说你知道什么,我跟郑老板什么都没发生。

    我冷笑一声,说你跟我解释有什么用,再说你不是自愿的吗,你跟三哥解释去。

    她立刻跺着脚,说我警告你,要是你敢跟三哥说这件事,我撕烂你的嘴,听见没有?

    我发现她有点慌,我感觉我抓到她的把柄了,我觉得硬气不少,我说不告诉三哥当然可以,但是以后你不许欺负我,不许让人打我,我保证谁都不说。

    她脸色很难看,但是同意了,就连跟我说话的语气都温柔了不少。

    晚上我回家去,难得睡了个好觉,一连几天柳莎莎果然没找我的麻烦,我觉得轻松多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三哥就带着人来找我了。

    几个男人杀气腾腾的围住我,三哥一把将我揪住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了,柳莎莎这个不讲信用的,准是在他面前告我状,说了那天晚上在房间里我对她做过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