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4、帮帮你女朋友
    “杨仁你个傻逼,你躲什么?”三哥脸上还带着伤,估计是上次让我帮忙偷钱的时候被打的。

    我知道我逃不过了,反正不是第一次被他揍了,我就说三哥你想怎么样,要打你就打吧。

    他在我脸上轻轻的拍了几下,说打你还不是跟玩似的,老子今天就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的回答。

    我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是关于柳莎莎的事吧?

    他一愣说柳莎莎什么事。

    我觉得他好像还不知道柳莎莎的事,有点庆幸,连忙说我以为柳莎莎让你来打我呢。

    他笑了笑说你个臭小子那么怕挨打,真是没出息,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练练你的胆子,想不想跟老子一块玩玩?

    我觉得不靠谱,恨不得不认识三哥,但是我没敢拒绝,我问三哥想让我干啥。

    三哥一皱眉说让你长一下胆子啊,你跟我一块吧。

    我不情不愿,但是被几个小伙子拉着走,上车后来到了一个河边上,这里没什么人,三哥拿出一把刀来,把我吓一跳,还以为他要杀了我抛尸在河里呢。

    三哥见我慌了说你别怕,我问你砍过人没有,我说没有,他问我想不想砍,我想砍你妹啊,谁没事想砍人。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辆车子,下来一群愣头愣脑的年轻小伙子,各种红毛白毛纹身破洞的裤子,手里拿着棍棒,来了就叫三哥,叼着烟一个个杀气腾腾的。

    三哥问是不是都来了,人会不会太少了点,他们说人都在这里,能叫的都叫来了。

    三哥点点头,说一会儿都给老子精神点,不能输了场面,气势要打起来。

    我看这架势,是准备干群架了,估计三哥让我来,就是凑人数的吧。

    没一会儿工夫,从那边开来了一辆车,我一看车上就一个人,我认得这个人,是那个游戏厅的老板,上次偷钱把三哥抓住了,本来我以为要我也要被打死的,但是他让我走了。

    那人朝这边看了一眼,不慌不忙的掏出烟点上,笑了笑说带了不少人啊小三子,不过都是些啥玩意儿,人不人鬼不鬼的,都来凑人数呢?

    三哥愤怒的咬着牙,说道:“老熊,你一个人算个鸟,来这里装逼吗?”

    老熊挑了挑眉头,说我一个人对付你们还绰绰有余呢,老子眨个眼就算输了,小三子你别不服气,偷老子钱没砍了你的手,就是给你机会,今天这事要了结,别浪费时间,你们一块上。

    三哥火冒三丈的,马上让我们都冲上去干老熊,一群人叫喊着扑过去。

    我当时就觉得乱糟糟的,本来还在犹豫去不去,三哥踢我一脚说你愣着搞毛快点冲啊。

    我还没去呢,就看见前面的人挨个倒下了,不停有人飞过来,等我冲上去还没来得及出手,老熊直接把我踢起来了,拳头砸我脑门前停下来了,好笑的说小孩怎么又是你,跟小三子没出息,赶紧滚吧。

    说完直接把我扔一边了,几脚过去,后面几个人都翻了跟头。

    很快大家都抵挡不住了,一个个惊慌失措的,除了三哥没人敢上了,老熊指着三哥说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三哥说老子跟你拼了,抽出一把刀就扑上去了,不过才打了一个照面,三哥就翻了,被老熊踩在地上,劈头盖脸的扇巴掌,打的不停的惨叫。

    我一看还打个毛啊,三哥平时在我面前牛逼哄哄的,现在遇见老熊这样的人物就彻底歇菜了。

    老熊打了一会儿捡起一把刀,白晃晃的,指着我们说,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们还在穿开裆裤,是还不服过来老子剁了他的手。

    大家都吓傻了,也不知道谁喊了声快跑啊,都跟逃命似的飞奔。我当时也挺害怕的,跟着一块狂奔,老熊提着刀在后面杀气腾腾的追。

    我何时见过这样的阵势,脚都不听使唤,腿发软一跟头跌倒了,眼看掉河堤下面去了,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我给拉了起来。

    我扭头一看,一个精瘦的男的,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戴着帽子,一双眼明亮,他说你没事吧?

    我心有余悸,摇摇头,这人不是刚才跟着三哥一块打架的吗,我说谢了啊,赶紧跑啊,然后撒腿要继续跑,他拉着我,说你慌个毛线,老熊又没追过来,就算追来了也不鸟他,他算个几把。

    我见他挺淡定的样子,我说你不怕啊,他笑了笑说老子就是来看热闹的,什么场面没见过。

    我觉得他在吹牛逼,不过他年龄比我大,的确有吹牛逼的资格,我无话可说。

    但是老熊的确没追过来,我和他一块出去了,路上他问我叫什么,我说杨仁,你呢。

    他说叫张光尧,名字有点拗口,平时大家叫他光杆,我说为毛叫这样名字,他把帽子取了是个光头,还说人瘦的跟电线杆似的,还经常毛都没有,就得了这名字。

    等我们出去后,光杆拉着我去喝酒,我说我不太会而且没什么钱,他说他请客,男人就要喝酒抽烟搞女人,钱没了可以挣,人不快活就是自己想不通。

    我跟着他去了,他点了不少好菜还拿了两瓶茅台跟我喝,我说这些少说上千块了你也太仗义了,他一瓶茅台吹干了,说我有个几把钱,你看我口袋也是光的,我一愣说那怎么办,我也就几十块钱。

    他哈哈一笑说那还等个毛啊,赶紧闪啊,说完拉着我就跑,那叫一个速度,就听见后面有人大喊大叫的,可光杆已经带着我跑没影儿了。

    找了个地方躲过去,我已经喘粗气了,光杆却没事,他问我怎么样,我说这样不好吧,改天有钱还回去吧。他说你傻逼呢,男人要有点胆量知道不,你现在还太嫩以后就知道了。

    分开的时候光杆给我留了联系方式,说让我以后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他,说跟我投缘,认我这个兄弟了。

    过了两天柳莎莎突然打我电话了,让我去她家里一趟,我其实不想见她的,巴不得跟她撇清关系,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嗲嗲语气还怪怪的,还说你快点来,帮我一个忙嘛。

    我觉得不对劲我还是去了,到她家里后一推门,发现她捂着肚子睡在沙发上,浑身都是冷汗的,这会儿就穿着睡衣呢,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的,她咬着嘴唇说小乞丐你快送我去看医生吧。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不知道,我见她疼的难受,就去扶她,她一下子瘫软在我怀里,紧紧抱着我的脖子,说你快点别磨蹭了,抱我去啊我走不动了。

    我就觉得软乎乎的很芳香,还有点紧张,但是也没想太多,立刻抱着她出去了,她紧紧抓住我,指甲又长我后背都疼,然后她还咬我肩膀,浑身都发抖。

    我觉得这时候去医院怕是来不及,就送她去附近一个诊所了,她一直抓着我的胳膊,显得楚楚可怜的。医生是个女的,她看了一眼检查下说没事,疼会儿就好了,然后把她扶房间去了。

    我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听见柳莎莎在里面疼的叫唤,医生开门说你过来帮忙,把你女朋友按住我给她治疗。

    我愣了愣,医生说快点啊磨蹭什么我还有病人等着呢。我只好进去,发现柳莎莎脸色还很苍白,疼的直打滚。

    医生一边准备针药和检测的东西,一边说你把她裤子掀开,我想说什么,医生又催我。看着她修长的腿我不知所措,我手心都是汗,刚伸过去,柳莎莎用眼瞪着我,吓的我缩回去,她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医生又开始催,我只好又去,看着她的小蛮腰还有白色的小衣库我呼吸很急促,慢慢朝下拉,柳莎莎当时估计太疼了一直瞪大眼很羞愤的样子。

    眼看就掀开了医生打开我的手,说慢慢吞吞的你出去吧别碍手碍脚的。然后推我一把门关上了。

    我出去后还心慌意乱的,脑海里不时浮现刚才柳莎莎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出来了,看我的眼神很仇视,我都不好意思看她了。医生开始给她打点滴,又让她吃了点药,她慢慢恢复了。

    等医生去照顾别的病人,我问柳莎莎怎么回事,她不知道为啥脸有点红了,白了我一眼说你问那么多干嘛呢烦不烦人。

    我有点恼火,觉得她真不懂得感恩,我说你没事我走了,她拉着我说你等会儿不送我回去啊,我现在还没力气呢。

    我说管我什么事,我能这样对你已经不错了你还想咋滴。她突然就不说话了,眨着大眼睛看我,好像很无辜似的,那样子有点可怜,我不知道为啥心软了。

    她大声的说杨仁你是不是男人,我都这样了你还吼,我不就是没对你说谢谢吗,我谢谢你还不行吗。

    医生听见动静过来,居然责备我,说你女朋友这是经痛呢,你得好好照顾她听见没,别让她随便碰水,最好每天帮她洗洗。

    我噢了一声,心想老子才不要她这样的女朋友。

    从诊所出来后,柳莎莎路都不想走,她非要我背着她,我说我给你叫车吧,她不答应,还说姐让你背是你的荣幸,然后把我耳朵揪住了,当着很多人面扯,然后直接搂着我脖子了。

    虽然我恨她,但是背上传来的感觉还是很强烈的,毕竟她那里比较的丰盈。我送她回去后她进洗手间了,过了一会儿探出头来,说你过来下,帮我洗一下,医生说让我别碰水。

    我以为听错了,可是她开始催,等我进去发现她穿很少,见我盯着看,她立刻说你把眼睛用布蒙上不许看听见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