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10、都是女人惹的祸
    那些汉子一个个怒气冲冲的,一人上去就指着光杆的鼻子,说你他妈的找揍是不是。

    说着一巴掌扇过去了,就听咔嚓一声,光杆一抬手,那人的胳膊就弯曲变形了,紧跟着光杆就是一脚过去,那人四仰八叉的躺地上哀嚎起来。

    其他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立刻朝光杆围攻过去了,我暗暗为光杆捏把汗,但是我没想的是,光杆在他们当中横冲直撞的,来回闪躲,没过几分钟,那几个人全都爬地上惨叫。

    光杆打完了拍了拍手,咧嘴笑了笑,过来挽住我的脖子问我有没有事,我惊呆了摇摇头。

    一个人指着我们说你们死定了,跟郑老板作对,小心你们的脑袋。

    光杆一脚把那人踢飞了,说管你是什么老板,以多欺少算个几把,还不快点滚蛋。

    他们连忙狼狈不堪的爬起来就跑,走的时候还说你们有本事等着瞧。

    光杆嘿嘿一笑说等你老母啊,以为哥傻呢是不,杨仁我们走。

    我说去哪儿,到处是他们的人,光杆说没事有我呢,我请你吃烧烤喝啤酒。

    随后光杆就去旁边一个烧烤摊,让老板点菜,还不慌不忙的叼着烟等着。

    老板立刻做了还打包了,递给光杆,说光哥你还是回去吃吧,这条街谁不知道郑老板,你得罪了他,一会儿肯定不少人来找麻烦,我可不想受连累。

    光杆笑了笑说那行,今天又没带钱,你先记账吧,改天我发财了还给你。

    老板脸色不太好,叹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你走吧,我也不要你钱了。

    光杆说那谢了,然后带着我走。

    看的出来他对这一带很熟悉,一路上不少人跟他打招呼呢,我随着他七拐八弯的,到了一个破旧的房子前,里面的摆设很简陋。

    光杆搬了个破桌子和瘸腿的椅子过来,把烧烤和啤酒放上面,说将就点吃吧,哥们就这点条件,可别见怪。

    我想已经不错了,至少比我无家可归的要强,我现在是有家不敢回,惹了不少事得罪了不少人。

    光杆端着酒杯已经开始喝起来了,我觉得他这个人还是很讲义气的,我给他敬酒表示感谢,他笑了笑说哥们我这人就这鸟样,一穷二白的啥也没有了,就剩这条命,不多说我们投缘,今天多喝两杯。

    后来我们就聊上了,光杆说他十多岁就出来了,在外面东混混西混混的,也没有搞出什么名堂来,倒是练了一身打架的本事,他说自己就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反正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去他妈的到了明天再谈。

    我问光杆跟三哥怎么认识的,他说别说三哥,这片的有头有脸的他都认识,那次对付游戏厅的老板老熊,光杆就是去玩玩的。他说三哥当时请人,只要认识的都请,而且每个人都有一包烟还管一顿饭,他就去凑热闹。

    我说你那么牛逼又能打怎么当时没动手呢,光杆笑了笑说我要真打起来也打得过老熊,不过孙子才傻呢,老熊那货是个不要命的人,以前砍过人坐过牢的,那天见他疯了似的,就懒得动手了,反正大家都跑了就跟着跑。

    光杆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可能觉得我那样不够意思,但是三哥那种人我才不会为他卖命,反正跟他关系又不怎么好,杨仁你要记住,有时候你不能太认真,这个社会很现实的。

    之后光杆又问了我一些事,在知道我的处境后,光杆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我想去看看慕容晴怎么样了,她对我很好,我不能辜负她,何况郑老板也绝不会饶了她的。

    光杆喝口酒抽口烟,想了想说道:“杨仁,不是我说你不对,你这样想有点幼稚,你说的那个慕容晴吧,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不会不知道吧,俗话说表字无情戏子无义,她就那个命,你何必当真呢?”

    我干笑一声,我说慕容晴也说我幼稚又单纯,但是不是她的话,我早被郑老板给打残了。

    光杆挠挠脖子,叹口气说都是女人惹的祸啊,不过要我说吧,你有时间关心慕容晴,还不如去找那个什么柳莎莎,起码她还是个美少女,在我看来,她虽然脾气刁蛮古怪点,不过更适合你,你真想找女人,得找个她那样的。

    我连忙摇头,说柳莎莎那女生我看了就来气,她太贱了,要不是她我也不会有今天。

    光杆说这就是你不对了,也难怪了你还小根本就不懂女人的心思,其实吧我看那柳莎莎心里其实有你,只是她贪玩吧,还没意识到,要不然她整天烦你做什么?

    我觉得光杆在说笑话,我说反正我不管,就算我被郑老板揍半死,我也会去找慕容晴的。

    光杆耸耸肩笑了起来,说老弟你醒醒吧,你这事我可管不了,你这两天在我这里吃住没问题,这种事我觉得没意义,为了一个风尘女人,不值得你懂不懂。

    我说慕容晴不风尘她很温柔很善良的,光杆表情很复杂,他打了个哈欠说困了,然后翘着腿就在地上铺了凉席睡了,很快就打起了呼噜声。

    我其实想让光杆帮我的,但是想想他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我本来就欠他的。

    晚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看着外面的夜色,总是担心慕容晴,万一她被郑老板侮辱了可怎么办,虽然她是做那一行的。搞不好现在郑老板正在起伏她呢。

    我越想越难受,最后忍不住了,我做了个决定,我要去找慕容晴。

    我出去的时候光杆还在打鼾,我轻轻关上门,直接朝会所去了。

    我到会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时不时的有人出来在路上吐,有几个女人摇摇晃晃的满面通红的,被男人搂着,进车里去。

    门口站着几个守门的男人,看起来很凶狠,我壮胆就朝里面走,低着头生怕被认出来,但是才到门口就被拦住了,我吓一跳以为被发现随时准备跑,一人说小孩子玩什么玩,带钱了没有,毛都没长来玩个鸟。

    我低着头把钱拿出来,那是慕容晴给我的一些钱,他们居然让我进去了,但是我知道刚好是我运气好,这几个人可能不认得我也没仔细看就认得钱了。

    但是我没敢继续朝里面走,因为路两边也有几个男人在哪儿看场子,我等了一会儿进来好几个人来玩的,我就故意走在他们后面假装跟他们一起的,混了进去。

    我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四处看了看就直奔慕容晴的那个房间了,我希望她还能在里面,除了这样我真不知道怎么找她。

    我小心翼翼的到了房间门口,发现走廊里没人,我去敲了敲房间门,然后迅速的溜到一边去等着,我想如果慕容晴在房间,可能会被人看着的吧。

    过了一会儿没动静,我很失望,刚在想怎么办,门居然开了,我心里一紧,一看居然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看她穿着打扮很是露,我想应该是这里上班的女人。

    我见四周也没有其他人,就过去了,她看了看我,娇滴滴的说小帅哥是你在敲门嘛,是不是想找人家玩?

    我迟疑了一下,问慕容晴呢?

    她微微皱眉,手在我身上掐了一把还朝下滑,笑盈盈的说小坏蛋你不会是晴姐的小相好吧?她早不在这里啦,你找人家玩也是可以的呀。

    我连忙躲避,说你知不知道她在哪儿?

    她搭着我的肩膀说你要是照顾一下人家,就告诉你,请我喝酒好不?

    我不敢逗留太久,就把不多的钱给她了,我说我不喝酒,你就说她在哪儿。

    她把钱收起来,撇撇嘴说晴姐傻呀,惹了郑老板早被带走了,她也是命苦呢。

    我问带什么地方去了,她叹口气说道:“当然是去陪那些臭男人睡的地方啦,原来晴姐可是只陪着喝酒唱歌跳舞的,现在只怕玩大了。郑老板说了,不会饶了她,还要她赚钱补偿呢,她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

    我顿时就愣在那里,赶紧问了她地址,撒腿就跑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