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25、不要你管你这混蛋
    他们有四五个人,一起把我围住了,就开始拳打脚踢的,我有点招架不住,就连忙朝后退,一直退到角落里了。

    耳钉男过来揪住我,怒气冲冲的说你个傻逼还嚣张不?

    这时候网吧的几个上网的人见不对劲,就连忙躲远点,这让我越发的恼火,生意被搅和了不说,还要挨打,我非常的不甘心。

    “你们想怎么样?”我咬着牙捏着拳头。

    耳钉男踢了我一脚,得意洋洋的说:“狗逼崽子,马上给我们莎姐磕头认错,我们就饶了你,要不然把你网吧砸了。”

    我抬头看了看柳莎莎,她非常鄙视的看着我,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要是不呢?”我心里憋着一团火。

    “卧槽你妈的,你还敢倔?”耳钉男又扇了我一巴掌,和几个人把我拖过去,狠狠的把我摁在柳莎莎跟前。

    柳莎莎低头瞪着我,眼里透着恨意,话里带着嘲讽,“小乞丐,你永远是个没用的男人,以为几天不见你长出息了,做了网管还是那个样,你一辈子都别想在姐面前抬头。”

    我愤怒的看着她,浑身都在哆嗦,那些平时来上网的熟人都在远处看热闹,这是非常丢人现眼的事情。

    “柳莎莎,你觉得玩我玩的还不够吗?很好玩是不是?”我咬牙切齿的。

    她哼了一声,像从前那样捏住我的下巴,玩味的笑道:“杨仁你看看你的样子,我知道你恨我,我又何尝不恨你?在我眼里你根本就不是男人。”

    我知道她这话里的意思,肯定还是因为上次郑老板抓我们的时候,她怨恨我没有带她走,我赌气的说:“那也比你好,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连女人的节操都不要,那么巴结郑老板,跟卖身有什么区别,你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她一听,气的嘴唇发抖,杏眼圆睁,一巴掌就扇过来,“杨仁你混账,姐怎么样轮不到你管。”

    “戳到你的痛处了吧?这些事你的这些狐朋狗友都知道吗,你就是贱!”我怒吼一声。

    她气的跺着脚,捏着拳头就朝我砸过来,羞愤的说道:“给我揍他,打的他说不出来话为止。”

    “莎姐你就看好了,交给我来处理,干死他妈比的。”耳钉男二话不说,和几个人一起对我拳打脚踢还不够,或许他是为了表现自己多牛逼,居然让人摁住我,然后去拿了一个凳子来,举起来对着我的脑袋,恶狠狠的说道:“小狗日的,你求饶啊,你只要喊莎姐一声妈,说一声妈我错了,老子就放过你。”

    我捂着脸,透过指缝看,柳莎莎还是那么傲娇的仰着头,似乎就是在等我这句话。

    那一刻我想想我这些年一直被柳莎莎欺负,被她轻视,现如今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我当傻子玩弄,我心里愤怒的火焰在崩腾,在燃烧,好像汹涌炽烈的岩浆要爆发。

    我红着眼睛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耳钉男,一字一顿的说道:“老子操你妈。”

    “妈蛋,摁住他,脱了他的裤子,老子要废了他的命根子。”耳钉男摇头晃脑的,一步步的走过来。

    那几个男的开始动手,我在地上打着滚挣扎着,巨大的屈辱如同呼啸的浪潮,一次次的冲杀我,我瞥眼看到柳莎莎那熟悉的冷漠的笑意,那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多年前,她让人将我脱光后仍在操场,还喊人过来围观。

    我心里的阴影被激发,伤疤再次被撕裂拉扯,让我浑身都在发抖。

    “啊,我杀了你们!”我突然狂吼了一声,一阵邪恶的力量在我身上奔跑,我好像发了疯,完全失去了理智,甚至想杀人,想毁灭一切。

    在耳钉男俯身过来准备砸我裤裆的时候,我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在地上翻滚几下后,我顺手摸到了角落里的一根握力棒,那是平时里我锻炼身体用的,此刻,它却成为了我手中的利器。

    我放肆的挥舞着,每一下都用尽力气,我敲打着他们的脑袋,打他们的脸,我打折了他们的胳膊,他们眼里露出惊恐,开始嘶声惨叫,后退,然后狼狈的逃窜。

    我追着他们,一直打的他们蜷缩在地上求饶,等我喘着粗气,回头发现只剩下了发呆的耳钉男,他手有些颤抖的举起凳子朝我砸,我用手臂硬生生的挡开,咆哮着冲过去,一棒子砸在他脑袋上,顿时血溅三尺。

    他摇晃两下一跟头栽倒在地上,我扑上去,坐在他身上,狠狠的朝他抡着棒子,他哀嚎着开始求饶。

    “你不是要废了我吗,来啊,你他妈的起来废老子啊!”我怒吼着,继续砸他,他很快就鼻青脸肿,眼看就翻白眼了。

    现场安静极了,我的吼声和耳钉男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

    “杨仁,杨仁你疯了,你会打死人的呀。”柳莎莎终究是看不下去,她过来想阻止我。

    “你给我让开!”可是她才碰到我,我吼一声触电一样,一拳头挥舞了过去,她哎呀一声叫,捂着脸跌倒在地上。

    我愣了愣,扭头一看发现她非常怨恨的看我,随后她不服气的冲过来,朝着我又打又骂的:“小乞丐你混蛋,你还敢打我?”

    她说着朝我冲过来,要扇我巴掌,可是我一躲,她打了个空,再次跌坐在地上了,面红耳赤的,瞪大了眼睛望着我。

    “王八蛋,你不是人。”她很委屈,捂着脸,开始责骂我。

    “够了,柳莎莎,你给我闭嘴!”我余怒未消,大吼一声,挥舞着握力棒指着她。

    她吓了一跳,愣了愣,有点怕我了,咬着嘴唇不做声了。

    耳钉男和几个男的也都惊慌失措的,我好像发怒的狮子,朝着他们吼:“都滚蛋,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他们灰溜溜的,互相搀扶着走了,那些看热闹的人,似乎觉得我很陌生,有人说这还是杨仁吗,平时看他挺随和的,这肯定是逼急了啊。

    “柳莎莎,你还不走?”我瞪了一眼柳莎莎。

    她非常羞愤,慢吞吞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外面走,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丝惊慌,大概她也没有想到,我会在她面前这么凶。

    我也懒得理她,我对她心里的恨没那么容易就消除的。

    这时候还有客人在边上看着,我想他们肯定被影响了不想玩了,而且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我一看才发现我身上和手上都是血迹,就去洗手间洗了一下,照了照镜子才发现自己的表情很陌生,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想想刚才我那么疯狂,大概是吓到其他人了,可是生意还要继续做,本来网吧生意也不是特别好,何况还有些经常来玩的,别得罪了才好。

    可是我心里的怒火还没办法平息,恨不得再冲出去把耳钉男那几个人打死才肯罢休。

    我这时候我想到了慕容晴,为了她我才做生意,想想她现在还在会所里陪着那些让人恶心的男人,我就觉得我所受的这些不算什么了。

    我迅速调整心态,用冷水冲洗着脸让自己冷静,然后连忙去换了一套衣服,出去的时候,我对那些还在等的客人说道:“不好意思,今天的事打扰到你们了,为了表示歉意,你们先前上过的网费不收了,你们愿意玩的继续玩。”

    他们倒是有些意外,有熟人还关心的跟我聊几句,又继续去玩了,很快又沉浸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了。

    我多少有些安慰,过去收拾那些被打翻的桌子椅子,这时候一个熟人进来上网,朝外面指了指说,杨仁,怎么网吧门口有个漂亮女孩在哭呢,好像还受伤了,要不你去看看吧。

    我噢了一声,出去一看,发现柳莎莎蹲在那里,抱着胳膊,不停的揉着脚,嘴里还在骂道:“杨仁你不是男人,你混蛋,姐不会放过你的。”

    她一边说一边想起身走,但是脚很疼,试了几次又坐下来继续骂我。

    我发现她的手破皮了,脸上有点青紫,我才想起来,刚才我是不小心打了她的,那时候在气头上,下手根本没轻没重的。

    柳莎莎发现我,回头看我一下,立刻不做声了,她又试着站起来,顺着栏杆朝下走,却显得有点艰难。

    在我的印象里,我是第一次打柳莎莎,虽然不是故意的。从小到大我就狠她,多少次都想教训她报复她,恨不得侮辱她。

    可是此时此刻,我看见她一瘸一拐很艰难的走路,而且非常委屈难受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了。

    我觉得我是不是有点贱了,我告诉自己不要心软,想想她怎么羞辱我的,刚才是多么傲娇的,我应该对她冷漠,爱理不理。

    于是我转身准备进去,没想到她突然回头说道:“杨仁你是不是很得意,你在看我的笑话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这个混蛋的,你给我等着,我找人……”

    “找三哥找郑老板找刚子和那些小混子是不是?”我心里一火就打断她,没想到她还这么嘴硬,我接着说:“你以为我真怕你啊,你去找他们来啊。”

    “你,你去死!”她很生气,居然拿起她的鞋子就朝我丢了过来。

    可是她太激动了,用力过猛本来受伤了,脚下一歪,直接摔倒在楼梯上打了个滚,好像还挺严重的,爬在那里半天没动。

    我有点担心,就过去推了推她说你没事吧?

    “滚开,姐不要你管,你这混蛋。”她突然甩开我的手,咬着红唇,眼泪汪汪的哭了起来。

    ps:求钻石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