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28、恨你一辈子
    我没想到柳莎莎会因为这事求我,方才刚子他们逼着我们做那事,她都没有求我。我还在想怎么回事,她突然瘫软在我怀里了。

    眼看警察要过来了,我就连忙抱着柳莎莎离开人群了,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很虚弱的说杨仁谢谢你。

    我当时不由愣了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从小到大,她除了欺负我还是欺负我,我突然觉得心情有点复杂。

    送柳莎莎回到了她家里后,她家里又没人,我把她放在沙发上,她坐在那里发呆,脸色很苍白,手在发抖,准备拿烟抽但是又把烟给折断了,捂着头蜷缩在那里。

    “你怎么了?”我觉得奇怪。

    她不说话,低着头,眼泪大颗的掉着,去喝水,杯子都拿不稳。

    我给她倒了水,她刚要喝,传来敲门声,她手一哆嗦杯子掉地上摔碎了,慌慌张张的躲在角落里,瞪大眼睛说是不是警察来了。

    我开门看了看是个邮递员,给了我一封信,是寄给柳莎莎的。

    我关上门把信递过去给她,她立刻夺过去,一瘸一拐的跑房间去关上了门,好像生怕我看见似的。

    我挠挠头,打算走,就跟她说了一声,她没理我,我想她肯定是心情不好,刚才发生的事任何女人都会难受吧。

    我正要走,就听见她哽咽的哭声,非常悲伤的那一种,我有点担心,推了推门开了,发现她趴在床上,咬着被子,好像特别难受的样子。

    我轻轻推了她一下,她动了动喘着气,一回头,脸色惨白全是泪水,眼睛显得很迷茫,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我有点吃惊,该不会是哭的快晕了吧。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话,就是哭。

    我想扶她可是一碰她发现她浑身滚烫,我就知道她生病了。

    我叫她,她也不理我,还推我的手,说你别管我啦,讨厌呀你走呀。

    她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悲伤过度了,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还是因为那封信呢?我找了会儿也没看见那封信。

    我说你发烧了,要不然去看病吧,她也不理我还是一个劲的哭。

    我看了有点心烦,很多次我都恨她的,我巴不得她不好过,但是现在看见她这样楚楚可怜的,我突然发现我一点报复的快感都没有了。

    我见她好像越来越难受,想送她去看医生她也不去,我只好又回到了先前那个诊所,让那个女医生出诊。

    女医生来到柳莎莎家给她检查了一番,说发高烧了,有点迷糊了,就开始给她打点滴。还埋怨我没照顾好她。

    女医生也是太尽责了,在屋里晃了晃去的,说你怎么照顾你女朋友的,你们小两口这么小就同居了啊,怎么就把她弄病了呢,你看看,她受了伤你也不知道给她擦药,真是看着心疼啊。

    我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了,索性不说话。女医生四处看了看,说怎么连开水都没有,你还不快点烧。

    等打完了点滴,女医生又非得让我喂药给柳莎莎喝,我当然是不乐意照顾她,可是又挨了一顿骂,我只好去给柳莎莎喂药,她的确是迷糊了,眯缝着眼很虚弱的吃药。

    好不容易完事了,女医生非得让我熬粥给柳莎莎喝,说这样对她身体好,我只好去厨房但是发现却没有米也没佐料,女医生又指责我不会做男朋友,还说你们爸妈就不管你们啊,你们这对小情侣也是可怜啊,这样怎么过日子。

    她这话说的我一愣一愣的,戳到我痛处了,我苦笑着没说什么。

    我爸妈的确是不管我,自从他们离婚后,我就一直跟着爷爷,上次跟他们见面,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至于柳莎莎,我以前很少来她家,至于她爸妈我也没见着,而且我奇怪的是,她这样在外面疯玩瞎混,她爸妈也不管管她呢。

    后来在女医生的催促和责备下,我自己掏钱去买了一些厨房用品还有零食,可惜我厨艺并不怎么样,女医生虽然口直心快很啰嗦,但是却乐意帮忙,等熬了粥做了菜,她叮嘱我晚上一定要在旁边看着柳莎莎,发高烧这种事不能马虎,搞不好有生命危险,万一有什么不对劲要立刻送医院或者给她打电话。

    女医生好不容易走了,我算是折腾够呛,柳莎莎也睡着了,我本来想走,但是女医生说的挺严重的,我又担心真出什么事,就只好在边上守着。

    到了半晚上柳莎莎突然浑身冒汗,眉头紧锁闭着眼睛好像在做恶梦,然后哭了起来,很不安定,我伸手推她问她怎么样,她突然抱紧了我,嘴里迷迷糊糊的说着什么,然后才渐渐安静下来。

    我想推开她可是她抱的很紧,睡梦中的她,脸颊带着一丝忧伤,这会儿我近距离的看她,其实蛮清秀的,如果她不是从小到大跟我针锋相对,或许我会心甘情愿照顾她这样的女孩,这会儿她就像粘人的小猫咪。

    她就那么在我怀里躺着,衣领也敞开了可以看见胸,还有贴紧的温度也让我有点不自在,我看了看脑海里闪过一丝不好的想法但是克制住了,也许是我也折腾累了,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

    梦里我又梦到了那个常有的场景,就是柳莎莎什么也没穿跟我做那种事,而且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特别真实,甚至很清晰。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一巴掌打醒了,我一看柳莎莎满面羞怒的瞪着我,她捂着被单遮住自己,香肩雪白眼里充满仇视。

    我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也是乱糟糟的,而她的内衣在一边,我脑子轰隆一下好像炸了似的,难道说,昨天晚上我和柳莎莎真的……

    “杨仁你不是人。”她咬着嘴唇,不知道有多羞愤。

    “我,我……”我想说什么,可是脑子很乱。

    “畜生,你给我滚。”她尖叫了一声。

    “可是,或许你应该检查一下,是不是哪里错……”

    “滚啊,我不想听你解释,这件事我死也不会原谅你!我恨你一辈子!”她发狂的揪着头发。

    我连忙跑,就听见门哐当关上,里面传来她愤怒的骂声,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推门想说什么,水杯和鞋子一块飞过来,我只好狼狈不堪的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仔细回想,却想不起来,难道真的不是梦吗,是我一时冲动做了男人本能想做的事情?我和柳莎莎之间居然那样了?

    这真是我做梦才想到的,想想她那仇恨的眼神,似乎要杀了我,以前我没怎么惹她呢,她就变着法的对付我,这次我居然对她那样,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报复我。

    我想我和柳莎莎,恐怕要做一辈子的仇人了吧。

    我有些沮丧的回到网吧去,光杆正在里面聊妹子,看见我回来,他立刻跳过来,嘿嘿笑道:“卧槽,哥们你脸色咋这么奇怪?”

    “怎么了?”我疑惑道。他说你面露桃花啊,昨晚上去哪儿了,老实交代,是不是泡妞去了?

    他这么一说,我又想到和柳莎莎的事,苦笑一声,说没有,有点事。

    他推推我说你就别装了,我听老熊说过,你跟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去快活了。

    我说你别瞎说,我烦着呢,网吧的生意咋样,账本给我看看。

    他打了个响指说那当然好啊,就你不在这段时间,凭着哥们我这魅力,光是会员卡就办了十几张,还都是漂亮妹子。

    我看了看发现还真没吹牛,就去做账,他拉着我说你别忙活了,老熊找你有事呢,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我看了看手机发现没电关机了,就去游戏厅找老熊。

    老熊抽着烟问我昨天怎么回事,我简单的说了,他也没多问,就拿出一些名片给我,我一看上面是我的名字,还写着“网络公司业务管理”的职称,我有点蒙,问他什么意思。

    他说这就是网管的全称啊,出去不还得装个逼,这社会你没身份谁看得起你,你拿着这个,出去办事的时候发一发,就是个面子。

    我笑了笑说这不是多余吗,我一网管要名片搞毛,我又不出去。

    他说怎么不出去呢,现在就有个差事让你出去,我们不光要死守电脑,还要做一切跟电脑有关的工作才能多赚钱,这叫拓展业务。

    老熊说着朝外面喊了一声,来了个背着工作包穿工作服的男的,看起来很老成,老熊叫他丁师傅,专门负责网络业务,什么网线安装电脑维修等等都会,让我跟他出去操练一下。

    我随着丁师傅出门,骑着个旧摩托车,我问他干啥去,他说现在有个活要做,去给一地方维修电脑安装软件。

    等到了地方我一看,没想到是富豪娱乐城,慕容晴工作的地方,我心里一沉。

    丁师傅见我发愣催我快点,我有点犹豫要不要进去。

    就在这时候,白毛出来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哟卧槽,杨仁你个小王八蛋又来了,是不是想慕容晴那个贱娘们啦,她正在被男人玩呢,要不要我带你进去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