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31、冒险
    我在房间里如同一头困兽,狠狠的砸着门,踢着墙,我的手指都抓出血了,却是无济于事,外面的几个汉子让我老实点。

    过了一会儿白毛来了,干脆让人把我捆住了,他笑着说小王八蛋,你最好安静点,再折腾打死你。

    我咬着牙不服气,我说你他妈的凭什么关着老子,慕容晴怎么样了,告诉我。

    白毛推我几下,说慕容晴那娘们估计离死不远了,你想想看啊,都流那么多血,手都快被她自己扎断了,就算抢救过来估计也是个植物人。

    “闭嘴,你放屁,她不会有事的。”我怒吼着扑过去要咬他。

    他让人按着我,说你就那么爱慕容晴那个表字啊,老子真是搞不懂,这娘们是神经病吗,居然去自杀,不就是脱下衣裳吗,还想立牌坊证明自己多纯洁。

    “你这种人永远不会懂。”我气喘吁吁的瞪着他。

    “你们傻逼的世界老子才不想懂,抽空多想想自己吧,在郑老板的地盘闹事,还砸坏了东西,没个十万八万的,你就别想走了。”白毛踢了我两脚,为了防止我逃跑,他让人用链子把我拴起来。

    我非常担心慕容晴的安危,我想出去找她,我用头撞窗户,钢筋撞弯了头也破了,但是我不觉得疼,我的心已经麻木了。

    到了晚上,白毛端着一盘饭菜进来,丢在地上让我吃,我不吃,让他们给我水喝,他们就撒尿在碗里让我舔干净。

    我死活不张嘴,他就让人把我的头按在盘子里,说你这样真像是一只狗啊。

    我朝白毛吐口水,换来的又是一顿暴打。

    白毛说看你这样也是拿不出来钱,老熊也真是的,你都这样了他也不管你,打电话也不接,你说你跟着他做什么呢,他都没把你当个人,你以后就要在这里当狗了,老子以后可以每天都来玩你这条狗了。

    我红着眼说老熊不是这样的人,白毛继续嘲笑我,拍着我的头说你也是太幼稚了,他凭什么还管你,他想管也管不了,就他那穷逼肯定没有那么多钱,再说你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傻逼才管你,好好呆着吧。

    他们走了之后,我更加的悲痛了,或许白毛说的也没错吧,虽然老熊对我很照顾,但是新开的网吧和游戏厅生意并不好,勉强够温饱,哪儿有钱来赔。

    是我自己闯下大祸,我真不想连累老熊了,我受点苦受点折磨没什么,但是想想慕容晴我就很心痛。

    第二天的时候我又累又困,白毛除了拿尿来让我喝,根本就不给我吃东西,我只能忍着饥渴。现在我什么都不是,也没本事,但是这笔账我会记在心里,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

    又到了晚上我扛不住了,开始打瞌睡保持体力。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有人敲窗户,我一看有个人影挂在窗外,轻声的喊:“卧槽,杨老板,你不会是死了吧?听见答应我一声啊。”

    我动了一下,浑身都疼,仔细一看那人是光杆。

    我连忙咳嗽了一声,光杆悄声说道:“你可吓死哥了,还以为你短命呢,你去弄点动静,我撬开窗户。”

    我就连忙咳嗽,光杆说这样管屁用啊,大点声音,唱歌啊。

    我说我现在没心情唱歌,他说没有也得唱,你想被他们发现啊。

    我根本就没心思,不知道唱什么,光杆说你现在的情况适合唱心如刀割或者是唱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我就在那里唱心如刀割,外面的人听了踢门,说三更半夜唱你麻痹啊,你小子是不是疯了。

    我说我要吃东西喝水,他们就说你去吃屎吧。

    趁着这会儿工夫,窗户被悄悄的打开了,光杆纵身就跳了进来,他先嘘了一声,透过门缝朝外面看了看,就给我解开。他说你继续唱。我摇头不想唱,他就让我骂。

    我说这样他们就进来了,他嘿嘿一笑说就是要这个效果啊。

    我点点头就朝外面喊:“我草你妈啊,老子想唱怎么了,你们几个王八蛋,不就是仗着郑老板吗,总有一天,老子让你们血债血偿,你们这群走狗。”

    “麻痹的你小子骂谁呢,你有本事还骂一句试试看?”外面的人吼道。

    “老子就骂了,你们都是狗逼,是人渣,你们不得好死会得到报应,我会报仇雪恨的……”我狠狠的骂,觉得痛快多了。

    “狗日的,活腻了,弄死你。”外面两个看门的立刻打开了门冲进来。

    光杆一下子跳上去就是几个拳脚,就把他们打晕了,光杆朝外面瞥了一眼,把两个人的衣服扒拉下来让我穿上。

    我说直接从窗户走不就好了吗,光杆挑了挑眉头说杨老板啊,外面十几米高,我爬上来都费劲,带着你下去送死吗。

    我问他有什么计划,他的意思是伪装会所里的人,直接从会所大门走。

    我也没什么好顾虑了,和光杆换好衣服就出去,衣服是这里的工作服,很多服务生都这么穿,我们可以浑水摸鱼。

    一开始倒是比较顺利下了几层楼,可等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我发现白毛和几个男的在门口守着,别的人可能对我们陌生点,但是白毛或许一眼能认出我来。

    我立刻拉着光杆到一个空的包间去,我说这样不行啊,得想个办法引开白毛他们,再拖下去肯定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关上门就麻烦了。

    光杆想了想就有了主意,跟我说了一下,我说那不行太危险了。

    他没多解释,冲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有人的包间,一脚就把门踹开了,指着里面正在玩的一个客人,大声喊道:“草泥马,老子终于逮着你,有本事你出来。”

    那客人火了,骂了一句就带人扑出来了,本来还以为就一两个人,没想到里面光线太暗也没注意看,出来十几个,我当时就想坏了,只怕光杆要栽了,我得去帮他。

    光杆一脚踢翻了一个人,就喊了一声走啊。

    这时候门口的白毛听见动静就带着人赶来了,我立刻躲起来,等他们过去了,我一咬牙撒腿就跑外面去了,可是我跑了两步,觉得我实在不能丢下光杆不管,我又转身往回跑。

    我刚往回跑了几步,突然一只手把我给拉住了,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光杆,他拖着我就说杨老板你跑反了啊,搞什么鬼。

    我又惊又喜连忙跟着他冲进了黑夜里,后面传来呼喊声,我扭头一看,白毛还有那个客人带着一大帮子人追过来了。

    光杆拉着我说朝那边走,穿过了几条巷子后,就发现路边有一辆车停在那里,车灯在闪烁着,我一眼认出那是老熊的破车。

    老熊把车门都打开了,我们钻进去的时候,门都顾不得关上,车子就呼哧的启动了,摇摇晃晃的冲出去了。

    那些人在后面狂骂,还扔东西,但是很快就被甩开了。

    我暗暗松口气,摸了摸脸上的冷汗。老熊瞥我一眼,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兔崽子你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我一时间百感交集,我本来以为他们真的没办法管我了,可是却这样冒险,我小声的说了声谢谢。

    光杆推我一下,说道:“光谢谢就完了啊,回去把菊花洗干净了,等着老子才算有诚意,要不是哥跑的快,估计就被那帮狗日的给轮了。”

    我看了看,他身上不少脚印,脸上也有伤,我很愧疚,说道:“是我欠你们的,太多了。”

    老熊叹口气,说道:“行了,回去再说。”

    光杆突然一叫说卧槽,熊哥你这破车怕是回不去了啊,你看。

    我扭头一看,后面几辆车追来了,都是豪车,白毛和那个客人从车窗探出头来,指着我们破口大骂:“狗日的停车,弄死你们!”

    我心里一紧坏了,就这破车哪儿跑得过他们的豪车,才几个眨眼已经到后面十几米远了。

    “他妈的,熊哥不如你停车,老子下去跟他们拼了,我拖住他们,你带杨老板走啊。”光杆捏着拳头跃跃欲试。

    老熊白了一眼,说道:“你小子就算能一个打十个,那几车人你也打不完啊,麻痹的豪车了不起啊,看老子的,都坐稳了。”

    话音刚落,老熊直接扭转方向盘,一个急刹车,这破车喷出黑烟就一个摆尾硬生生的掉了个头,直接朝那几辆豪车冲过去了。

    “我靠,熊哥你作死啊,这是在自杀啊。”光杆翻了翻白眼。

    我连忙抓紧扶手,眼看和对面的车就剩下几米远了,要撞上了。

    老熊没说话,他咬着牙继续加油门,死死的盯着前面的车。

    “阿弥陀佛上天保佑,我发誓下次绝不偷看妹子洗澡了,神啊让我度过此劫吧,啊门……”光杆嘴里嘀咕着,把眼睛闭上了。

    眼看两辆车就对撞了,那边的豪车终于是一个紧急转弯躲避了过去,而老熊却并没有减速,油门踩到底,破车哐当颠簸了几下,吃力的飞出去了。

    我暗暗心惊,后背一阵发麻,而老熊嘴角却泛起了笑意,他调整了方向盘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岔路口去,随便选了一条路,又冲了一段距离后,终于是把那几辆车给甩掉了。

    “噢耶,熊哥威武啊,在下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请收下我的膝盖。”光杆立刻拿出烟来,给老熊点上了。

    老熊笑了笑,一手接过烟一手握着方向盘,慢悠悠抽一口,说道:“几个小崽子想跟老子斗车,就他们那点技术和胆量,还嫩了点,不是老子吹,想当年老子……”

    突然“咔嚓”一声,车子剧烈摇晃了几下,接着灯全灭了,车子惯性的朝前冲了几米,慢悠悠的停了下来,眼前一阵黑暗。

    “咋了熊哥?”黑暗里光杆问了一声。

    “卧槽,坏了,前面好像是一个深沟,都别动啊。”

    “啥玩意儿,你不早说……”光杆话没说完,车子打了几个滚,直接带着我们冲下去了,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ps:感谢“life习惯就好”、“活在梦外”打赏!

    感谢大家的钻石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