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33、听谁的
    光杆打开门冲到窗外看了看,却并没有走,依然守着我。我说你搞什么啊,快点去帮老熊啊。

    光杆摇摇头说不行啊,老熊交代了,誓死要守在这里,我不能擅离职守,要不然万一有人冲过来,你可就惨了。

    我说哪儿有人,你快点。我急的不行,干脆朝外面蹦,一下子撞开了光杆,往楼梯口跑。

    没想到才下楼梯,就发现楼梯窗户上冒出个脑袋,头发染白了不是白毛还能是谁。

    白毛阴冷的一笑,手里拿着一把刀,指着我说小兔崽子你往哪儿跑,你完蛋啦。

    说着就拿刀朝我扔过来,我吓的一缩头,脚下一歪,手又绑着,立刻失去了平衡,一跟头栽倒楼梯上了。

    眼看那刀就扎我身上的时候,就听嗖的一声,光杆闪过来把刀打开了,与此同时他凌空一跳一个飞踹,白毛本来还想跳下来的,他愣了愣脸上的笑容僵死了,直接被踢楼底下去了,一声闷响后传来白毛的惨嚎。还好是二楼,要不然白毛肯定摔死了。

    “噢耶,射门得分,漂亮。”光杆落地后拍了拍手,过来把我扶起来,又说道:“我说的对吧,哥这后卫当的咋样?”

    我没理他,直接又朝楼梯下蹦,因为太着急,又一次翻了跟头,直接滚到一楼了,我也顾不得疼了,很担心老熊,爬起来就喊道:“老熊,你坚持住啊。”

    光杆纵身跳过来,拉着我说你慢点啊杨老板,你要是有事熊哥饶不了我的。

    这时候我看见几个汉子在砸门,可是那门是铁卷门,外面锁了里面很不好打开,我说光杆你快去帮忙。

    光杆这才反应过来,说他妈的,熊哥这是要单刀赴会啊,哥几个闪开。

    话音刚落他就一个猛冲,一胳膊肘过去,把里面的铁栓子给砸断了,几个汉子七手八脚的把门给掀开了,怒吼着就朝外面跑。光杆也跟了出去。

    “解开我再说啊光哥。”我蹦蹦跳跳的,可等我出去一看,郑老板和白毛那些人居然已经不在了。

    唯有老熊一个人站在那里,他背对着我们,开山刀撑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熊哥,你……”

    光杆把我解开了,朝我使了个眼色。

    “熊哥,怎么回事,你怎么样?”我走过去问他。

    他依然没回头,从兜里掏出烟点上,冷笑一声说道:“我靠,这点人算几把毛,都回去把东西收拾好,我们继续开业。”

    我很纳闷,担心道:“熊哥你真没事,他们为什么走了?”

    “就他们也想来这里砸场子,不是吹,想当年老子……”

    老熊还没说完,手一抖烟掉了,一跟头栽倒在地上,我一看,他身上脸上全是血,破碎的衣服也在风里翻飞,唯有一双眼睛深邃明亮,却还隐隐透着杀气,让人看了害怕。

    我们立刻就乱了套,赶紧扶着他朝附近的那个诊所送。

    “我不去诊所啊!”老熊嘴里哼哧着,揪住我的衣领有些激动。

    我不知道老熊为什么不去,难不成他是想直接去医院?

    光杆好像也这样想的,他连忙劝道:“熊哥,你得先在诊所紧急包扎处理下啊,免得失血过多,然后再送医院,你放心,这方面我是有经验的,兄弟们不会乱来的。”

    “老子就是不去诊所,要么就直接去医院,要么回去。”老熊居然挣扎了起来。

    我不知道老熊这是怎么了,不会因为担心诊所的医疗技术没医院的先进,怕治不好吧?可是按道理他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啊。

    “好吧,送熊哥去医院,快点。”光杆连忙搭把手。

    我立刻去路边拦车子,没想到这时候附近那个诊所里冲过来一个人,边跑边喊道:“你们是想害死他啊,等去了医院他的血也流干了,快点跟我来。”

    我一看这不是那个女医生吗,还真是个热心肠。但是老熊却连忙摇头还是不肯去,光杆问我咋办,我说都这时候了听医生的吧。

    老熊就梗着脖子拖着我们还不肯走,那女医生急了,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们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如果不听我的,他过不了十分钟就会休克。”

    我一听这可使不得,连忙朝光杆使眼色,也不管熊哥是否挣扎,一起把熊哥强行的拖到诊所去了。

    老熊在病床上还在挣扎,我们想摁紧点又怕伤了他,简直拿他没辙。女医生白了老熊一眼,风风火火的就拿了一针管药来,让我们摁住,她咔嚓一下就扎老熊身上了。

    老熊很快就老实的不动了,就剩下两只眼睛眨着。

    我有点担心问女医生干啥了。

    “打麻药了呗,你们都出去,我分分钟能治了他。”女医生气势汹汹的,立刻又拿针药,还弄了针线和手术刀,就在老熊身上操作,跟女屠夫似的。

    老熊的表情非常复杂,他朝我们投来了求助的眼神,好像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

    “卧槽,我觉得熊哥是害怕打针吃药,你说呢杨老板?”光杆嘿嘿一笑,关上门出去抽烟。

    我没说话,但是我觉得应该不是这个原因,想着熊哥刚才血淋淋的样子,我又一次觉得愧对他,我真的欠他的太多。

    没多久女医生出来了,她说老熊的伤处理好了,要在这里休息观察。

    我点点头,打算留下来,光杆却说不行,让我回去看着生意,还说主要是在自己的地方呆着安全,万一郑老板他们那些人找过来就麻烦了。

    我去看了看老熊,跟他说话,他就只眨眼睛,我慌了连忙问女医生怎么回事,她说麻药下重了,要过一段时间才好。

    我担心会有事,女医生没好气的说死不了,然后就去忙活了。

    我握了握老熊的手,说熊哥我先回去看生意也免得连累这里,你好好休息我抽空就来看你。

    老熊呜呜的动着嘴表情很纠结,就是说不出来话。

    我让光杆好好看着老熊,留下两个汉子也陪着,我和另外两三个汉子回去店里营业。

    想想这次的事都是我一手导致的,我专门去买了一些骨头回来煲汤,到了晚上我打算送过去给老熊补补,好让他伤口恢复快点。

    我正要出门,电话响了,一看是光杆打来的,他焦急的说熊哥不见了啊,你们快点出来找。

    我心里一紧,连忙跟其他人说,也顾不得做生意,关了门就朝诊所冲。

    到了诊所,光杆正在跟女医生吵架呢。

    “医生姐姐你这不太像话吧,好好的人就在你这里丢了,你得给个说法吧。”

    女医生白了光杆一眼,说道:“那么大把年纪的人了又不是小孩,管我什么事,我这里病人多了,我还得给他们都做保姆呢。再说你们是做什么吃的,几个人看不住一个人。”

    说完就扭着腰气呼呼的走过去了。光杆还想说什么,我把他拉过来问怎么回事,光杆说老熊麻药过了之后,让他们出去,说他想安静的睡会儿,没想到过了会儿进去看他,就发现人没了,大概是爬窗户跑了。

    我很奇怪老熊为什么会跑呢,会不会有什么急事,我让光杆别埋怨诊所的人了,赶紧和其他几个汉子分头找。

    光杆让我别跑远在附近,他们几个人出去找。我问为什么,他说免得我被郑老板的人给抓住了,在附近安全点。

    我点点头立刻去找老熊,在附近几条街转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只好灰心丧气的回游戏厅那边去,就在这时候,我看见白毛带着几个人在那里砸窗户,往门上泼油漆。

    “狗日的你们住手。”我当时就火了,从路边捡了一个石头就冲过去。

    “小兔崽子,上次没抓到你,这次看你往哪儿跑,逮住他。”白毛阴冷一笑,带着人朝我扑来了。

    他们人多,我有点打不过,眼看被抓了,突然一声怒吼,就跳出个人来,我一看又惊又喜的,没想到是老熊。

    老熊还真是牛逼,上去就打,三两下把他们给打的哭爹喊娘的,白毛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爬起来,边跑变说道:“你们等着啊,老子回去多带点人来搞死你们,杨仁你有本事在这里别走。只要你一天在,这里就不得安宁。”

    “搞你麻痹,你去死。”我怒火冲天,一石头飞过去,白毛脑壳破了,带着人就跑。

    我想追,老熊把我给拉住了,摇摇头说别追了。我一看他伤口又渗出血了,才冷静下来,连忙扶着他回去。

    我问老熊去哪儿了,怎么回事,他让我别管,也不解释,点着烟坐在店里抽起来。

    我立刻给光杆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回来。

    我就把骨头汤端过去给老熊喝,他笑了笑说小屁孩你还挺有心啊,这味道还行谁教你做的。

    我说从小到大也没什么人管,自己锻炼的厨艺。他喝了几口,让我也喝,还说你正长身体呢,多喝点。

    我心里酸酸的,我说熊哥我真对不住你,总是给你惹麻烦。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老子愿意,少他妈的废话了。

    我看着他身上的伤,还有他依然惨白的脸色,又想了想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我突然就说道:“熊哥,我想离开这里了。”

    老熊呛了一口,噌的站起来,板着脸说道:“我靠,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