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39、互不相欠
    我们一开始逃跑的时候,勉强可以甩开那几个人一段距离,前面的街道里到处都是夜市摊,我一边跑一边乱掀摊子,带着柳莎莎七拐八弯的,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一条胡同里,柳莎莎毕竟是个女的,已经没多少力气,没几下工夫就跑不动了。

    刚想停下来歇口气,两边都来了人,我们被堵住了。

    大胡子亲自带来了人,他吹胡子瞪眼,吼道:“小丫头片子敢骗老子,你不是说带我们去见那个谁谁吗,居然敢跑?”

    柳莎莎慌慌张张的朝我身后躲,说道:“我哪儿知道你们那么狠要杀人呢,现在不跑了可以了吗,那么凶干嘛?大不了我们现在继续带你们去呀。”

    大胡子恶狠狠的说道:“我靠,你当老子跟你玩啊,我看根本就没人叫你们来的,就是你们想找我麻烦对不对?”

    柳莎莎吓得闭了闭眼睛,抓紧了我,说道:“我说过了嘛,那个人只有杨仁知道,所以我才让他带路的呢。”

    大胡子直接挥舞着菜刀指着我,问道:“小兔崽子你说实话,谁让你们来对付我的,要是不说,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我看了看柳莎莎,她吓的不行了,手发抖,拉了我一下,低着头悄声的说道:“求你,别说。”

    “你还知道怕?那你为什么还要找他麻烦?”我问。

    她咬着嘴唇,很难受的样子,“你不懂的,我知道你恨我,你如果想趁机报复我,我无话可说。但是你别忘了,你和我一块来的你也脱不了干系,他们不会饶了你。”

    “嘀咕什么呢,再不说老子动手了。”大胡子晃着菜刀逼近了。

    我想现在的确是我报复她的机会,但是柳莎莎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也不会随便饶了我。

    “没人叫,我们就是看你不爽,你想怎么样就来吧。”我冷不丁的说道。

    大胡子凝视我一会儿,冷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老子现在就剁了你们俩的手,让你们尝尝教训。

    这时候大胡子一个属下说,大哥这里不太方便下手换个地方吧,人多看见了麻烦。大胡子就让几个人带着我们去里面一个偏僻的死巷子。

    路上柳莎莎紧紧跟着我几乎贴在我背上了,指甲抓疼了我,她说杨仁怎么办啊,你快想想办法啊,你是男人。

    我知道今天在劫难逃,我说柳莎莎你那么漂亮肯定不想被砍手,但是你心眼太坏了,我真后悔认识你每次都被你害,你满意了吗。

    她紧皱着眉头说,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有些事你不懂,你现在说这些干嘛,快想办法。

    我当时脑海里就有一个念头,我说办法是有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今天你安然无事,我们俩从此一笔勾销再不相欠,我不想跟你纠缠不清了。

    她好像很纠结,想说什么,旁边的汉子踢了我一脚说你们小两口说遗言呢真他妈啰嗦,安静点行不行。

    柳莎莎不敢出声了,看了看我,居然点了点头。

    我就突然冲着大胡子喊:“你们都停下来,我有话说。”

    大胡子说你嚷嚷个卵啊,是不是吓傻了。

    我早就想好怎么说了,就说道:“这件事是我一手策划的,跟她没有关系,你们要处罚就冲我来吧,刚才她说的对,我的确知道是谁要对付你。”

    大胡子半信半疑,我继续说,你们不会要为难一个女的吧,你们要钱要命我都有,让她走吧,如果你们不让她走,打死我也不说,更不会拿钱给你们。

    他们就恼火了,开始打我,打的我晕头转向的,但是我就不说。柳莎莎不停的在旁边喊别打了,你们会打死他的。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那么关心我,而且她泪眼朦胧的,这让我倒是很奇怪的。

    大胡子说这小子嘴巴还挺硬的,是条汉子。旁边的几个人问怎么办,大胡子居然同意让柳莎莎走了。

    他揪着我说小子,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你骗了我们,你知道后果的。然后他把菜刀放在我脖子上。

    柳莎莎吓的目瞪口呆的,我吼了她一句说你还不走等死啊。她眨着眼睛落下一滴泪来,走了几步回头看我一眼,小跑着离开了。

    大胡子让我告诉他怎么回事,我呸的吐了一口血痰,我说去你妈的,老子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有本事弄死我吧。

    当时我是豁出去了,反正我从小到大被打皮实了,挨打就挨打吧,从今以后,我和柳莎莎再也不相欠了,我反倒是觉得很轻松。

    大胡子让他们继续打我,这次他们拿着刀子,摁住我的手要砍我,说实话我多少有点后悔的,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我总觉得我今天好像毁在了柳莎莎手里了。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大喊一声都住手,那声音充满正义感,我扭头一看,两个警察威风凛凛的过来了。

    大胡子骂了句草泥马啊,小兔崽子你等着算你运气好。随后他就带着人慌慌张张跑了。

    一个警察把我扶起来,问我怎么样。我说谢谢我没事,谁报警让你们来的呀。

    另一个警察说刚才一个姑娘叫我们来的,我们正好巡逻路过,否则你还真危险啊。

    说完回头,警察咦了一声,说那小姑娘人呢,另一个说刚才不还在后面吗?

    随后他们打算带我去看看医生,我说不碍事。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我担心他们继续追问会很麻烦,毕竟这件事是我们先挑起来的,我就说刚才我路过这里,突然就冲出来一群人跟我要钱。

    警察又关心了两句,把我带到路边,还说要送我回去,我说不用,让家人来接,他们叮嘱两句就走了。

    我坐在路边歇了一会儿,柳莎莎才慢吞吞的从一个角落里出来了,她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问道:“杨仁,警察走了吗?”

    “早走了啊,怎么了?”我发现她脸色苍白,立刻想起了上次的事,那次刚子找我和柳莎莎麻烦的时候,柳莎莎看见警察也是这个表情。

    她声音还在发抖,眼神还很慌张,又说:“真的走了吗?他们会不会再回来啊,我们快点走吧。”

    我很疑惑,说警察不是你叫来了吗,怎么你那么害怕?

    她打了个激灵,低着头,捏着拳头说你别问了,我不想提这事。

    我说你既然那么害怕警察你叫他们干啥,我被打死了你不是正好开心吗,你不一直想欺负我的吗?

    “我,我才没有开心,你闭嘴,我让你别提警察了。你知道我叫警察来,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吗?你难道想被那些人打死吗?”她瞪了我一眼。

    我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是吗?那我还真想谢谢你呢,我这个下场也是拜你所赐,反正我们俩互不相欠了,你怕不怕警察管我什么事。”

    说完我就走,她突然拉着我,说杨仁你干嘛去呀。我说回家你管我呢。

    “这么晚你去哪儿啊,你伤要不要紧?”她问道。

    “你管我呢。”我理都不理她继续走。

    她立刻伸手过来拉我,把我的伤口都碰疼了,我气的一把推开她,可能力气太大了她跌倒了。

    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居然哭了,我说你装什么装有那么疼吗?

    她声音哽咽起来,红着眼睛说,我就是想谢谢你今天为我做的,我会记得的。

    我有点意外,说道:“不用你虚情假意。”

    她吃力的站起来,揉着眼睛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可我说的是真的。”

    “我不想听这个,我只想问你,刚才答应我的事还算不算数?”我问道。

    她还在流泪,点了点头。我说那好,柳莎莎你记住,以后我们再也不要相见,从此后你走你的道我走我的桥,我们就当做没认识过。

    她眨着泪眼望着我,好像很不情愿,说道:“你,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我冷笑一声,心里很窝火,大声吼道:“我绝情?从小到大,你对我做了什么,现在你又对我做什么了,我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不是欺负我就是威胁我,别以为你叫来了警察我就会对你感恩,不是因为你,我会有今天吗?我差点被人废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你再想想你做的事情,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别人都怎么评价你的,你自己就不知道反省一下吗,还有……”

    我一口气说了很多,发了不少牢骚,她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也没有了往日的骄傲,只是脸色苍白,低着头,默默的听着。

    过了一会儿她缓缓的抬起头来,捏着拳头,泪水溢满了双眼,却是倔强的没有掉下来,神情哀伤的说道:“是,我是贱,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尤其是今天,当我看见他们拿着刀对着你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你放心,我再也不会找你,我们之间也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欲言又止,看了我一眼,扭过头捂着脸,一边哭一边跑进了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