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40、男人要大度
    我不知道柳莎莎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或许她真的良心发现了吧,不过看她那样,我却是丝毫没有什么报复的快感,以前她在我面前高傲得意的时候,我还真想她给我认错,但是此时此刻,我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回到网吧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光杆正在陪一个上通宵的妹子玩游戏,他看见我眼前一亮,嗖的一下窜过来,说卧槽,杨老板你这是咋了被猪亲了。

    我苦笑一声也不想解释太多,让他去休息会儿,我来看一会儿。

    光杆说还休息个毛啊,你赶紧给老熊打电话呗,他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带人找你去了,你电话也打不通。

    我一看手机,因为打架导致电池松动了,我摆弄了两下又可以用了,立刻打电话给老熊,老熊问怎么了,我说有点事回来晚了真不好意思。他嘟哝了两句,说小兔崽子以后有事来个电话,老子还以为你被郑老板给抓走了呢。

    挂了电话我就去洗了洗,看了看镜子,发现自己身上的伤还真多,刚才差点被那个大胡子给打死了,妈蛋越想越窝火。

    洗了澡换了衣服我去收银台帮忙,过了一会儿游戏厅看场子的一个汉子过来,问我老熊回来没有,我愣了愣就给老熊打电话,他没接。

    我有点担心就准备出去看看,走到门口没多远呢,看见老熊坐着路边上抽着烟,眯缝着眼看着夜色在发呆,那会儿他的表情变得很复杂,好像在沉思什么。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缓过神来,我一看他眼角红红的,我说熊哥你咋了。

    他揉了揉眼睛说没事,刚才眼里飞了一只虫子,你小子还不去睡,明天不上课啊。

    我说熊哥你是不是有啥心事跟我讲讲呗。他一皱眉说毛的心思,要说真有,那就是没钱呗。

    随后他让我回去,他想在外面坐会儿,说是里面太闷了。我想他这不过是借口,他肯定有什么不想说的,心里藏着事,要不然不会那么感伤。

    我回去把光杆拉到边上去,我问光杆熊哥是不是遇见什么事了,光杆想了想说你还别说,最近熊哥的确有点古怪呢。

    “那你知道是为什么不?”我担心道。

    光杆嘿嘿一笑,小声的说道:“你说会不会是更年期啊,熊哥三四十的老男人了还没个女人,是不是给憋坏了?”

    “坏你妹啊,你才憋坏小兔崽子。”没想到老熊突然进来听见了,瞪了光杆一眼。

    光杆耸耸肩,挑了挑眉头说熊哥啊,要是万一不行,老夫给你找个妹子消消火啊,免得这长夜漫漫你太寂寞。

    老熊轻轻踢了他一脚,说寂寞你妹,滚犊子,泡你的妹子去,今晚的任务是办十张会员卡。

    光杆揉了揉屁股不情不愿的说熊哥你这也太小瞧我了,起码也是十一张啊。说完就去跟妹子们胡吹瞎侃去了。

    我笑了笑说熊哥你过来有啥事不,看你挺疲惫的早点睡呗。

    他指了指外面说你出去瞧瞧吧,那个叫什么莎的姑娘在那儿哭呢,你是不是把人家怎么样了?

    “柳莎莎?不会吧?”我挺纳闷的,她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老熊说:“这我哪儿知道,你自己去看看呗,她在门口呆着影响多不好,你得想办法把她给摆平啊。”

    我探出头去看了一眼,还真是柳莎莎,她蹲在门口,头埋在怀里,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咋的了,我说熊哥懒得理她,随她去。

    老熊责备道:“我说你小子算不算男人,老跟一个姑娘过不去,心眼太小了吧,你实话跟我说,那天晚上你送她回家是不是在她那里过夜的?”

    我点了点头,老熊笑了笑,说我勒个擦啊,你都把她给睡了啊怪不得她来这里呢。

    我说熊哥你是不知道,我和她从小到大都合不来。老熊说合不来你睡她做什么,你小子也太不是男人了吧,怎么一点责任心没有呢。

    “这,这事吧,熊哥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为难了。

    “那到底是睡了没睡?”他质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我挠挠头挺无奈的。

    “靠,小兔崽子,你这就是想推卸责任知道不,虽然这小姑娘脾气可能不太好刁蛮任性了点吧,但是不管怎么样她已经是你女人了,你知道什么是女人吗?女人就是拿来疼拿来爱的,她对你做的那些事吧,我看就是她在撒娇呢,你们的事我听光杆说过一些,你也不想想看,为什么她从小到大就喜欢欺负你,怎么不欺负别的男的?”

    “我好欺负呗。”我说道。

    “狗屁,老子是过来人,她那就是喜欢你啊,但是怎么说呢,她可能不知道她喜欢你,她表达喜欢的方式可能跟一般女孩不一样,这跟她性格有关系。”

    光杆也探出头去看了看,嘿嘿笑道:“对,熊哥的话我赞成,柳莎莎这姑娘还挺水灵的,脾气不好可以培养啊,以哥多年的泡妞经验来看,她这么晚还来这里,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跟你吵架了,想取得你的原谅,但是又不好放下面子,就在那里等着。”

    我愣了愣,光杆这货说的有模有样的,难道真的是我当局者迷?

    老熊推了推我,又问我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简单的讲了。

    老熊抽着烟说这尼玛更加明显了,你想想看啊,她为什么当时不叫小三子跟她走,却只带着你走呢?那是因为……

    “因为三哥在柳莎莎心里没地位,而杨老板就不同,危急时刻她能够想到杨老板,这就说明她在乎杨老板啊,所谓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浓,哎呀,熊哥你打我干啥?”

    光杆捂着耳朵连忙躲开,老熊说你妹的谁让你插嘴的,一边玩儿去。

    我哭笑不得,反倒是被他们给说糊涂了。

    老熊就说反正你去把她弄进来就是了,大半夜的一个姑娘多不安全,做男人大度点,别把事闹大了,去吧。

    最终我还是出去了,柳莎莎发现我回头看我一眼,泪眼朦胧的,又低下头去,那样子怪可怜的,我看了有点不舒服。

    “你来这里干啥?”我板着脸问。

    “家里钥匙掉了,进不去。”她声音哽咽。

    我依然没好气的说道:“不知道去旅馆呢,你要么进去上网要么别在门口蹲着,影响生意。”

    她声音蚊子嗡似的:“手机和钱包也被那些人搜了。”

    “那你非要来这里啊?”我说。

    她抽泣起来,咬了咬嘴唇,说道:“我没地方去。”

    我冷笑一声,说道:“怎么可能,你爸妈呢,他们不管你?”

    她眉眼间掠过一道哀伤,轻轻摇了摇头,眼泪落的更快了。

    “郑老板呢,你不是和他关系很好吗?”

    她突然抬头睁大眼睛盯着我,很羞辱的样子,“你想笑话我就笑吧,我走就是,这个给你。”

    她扔给一个小袋子,转身就走了。

    我一看,是一些创伤药,我不由愣了愣。

    “还傻站着搞毛,你小子啊。”老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我说算了,让她走吧。可是没想到老熊追过去了,拉着柳莎莎,说姑娘进去坐会儿吧,杨仁这兔崽子就是矫情,没事,这地盘是我的,你跟我走。

    柳莎莎看了我一眼,摇头说不用了,谢谢。

    老熊说别客气了,来了就是客啊,哥最好面子了。然后拉着柳莎莎进去,他还瞪我一眼说你怎么跟娘们似的,快走啊。

    我挠挠头有点尴尬,等我进去了,发现老熊把柳莎莎带我房间了,我真不知道老熊是想搞什么鬼。

    这时候光杆还拿了饮料来,扔给我说杨老板晚上加把劲啊,送上门来的美妞啊你小子有福气啊。

    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老熊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小子成熟点啊,然后和光杆关上门出去了。

    这时候气氛非常沉闷,柳莎莎扣着手指,脸上还有泪痕,低着头坐在那里不做声。

    我把饮料放边上,觉得跟她没什么好说的,打算出去,没想到一拉门发现从外面锁了,我拍了几下门喊光杆。

    没想到他就在外面,还好笑起来,说杨老板啊,你们就安心的睡吧明天还上学呢,别害羞啊你们俩又不是头一次。

    我当时就急了,我说你再不开门我生气了。光杆就把门打开了,他手里拿着吃的东西,朝柳莎莎看了一眼,又推了推我。

    我点点头,把东西递给柳莎莎,也不说话,她看我一眼,撅嘴说我不饿。

    “爱吃不吃,放这里你自己拿。”我知道她现在肯定特别的难为情吧,我就出去了。

    光杆随我一块走,啧啧嘴说,真是可怜的小美人啊,杨老板你小子不是人啊,她都那样了,把所有尊严放下来了,你还对她那么凶。

    我觉得光杆和老熊今晚好像有点不正常,我推了他一下,问道:“光哥你实话告诉我,你和熊哥到底想搞什么鬼?你们明明知道我是狠柳莎莎的。”

    光杆眼神有点闪烁,说没什么啊,这事你得问熊哥,我什么都不知道,总之柳莎莎既然来了,你对她好点就是了。

    说着就干笑一声,就去找妹子打游戏了。我越发的狐疑起来,按道理,他们知道我心里想的是慕容晴,为什么好像要撮合我和柳莎莎似的,这其中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原因?

    ps:感谢大家的钻石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