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51、请原谅我
    他们把我抓起来,扭住胳膊朝外面拖,我发了狂的挣扎,一个汉子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让我安静点,否则杀了我。

    我当时挺绝望的,红着眼睛嘴角流着血,非常的不甘心。我问他们是谁派来的,一个人说是刚子家里的人。我说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他们说要把我带到刚子面前,等刚子醒过来后,亲自捅我几刀。

    听他们的意思,刚子还在急救。

    我想我终究还是逃不过他们的魔掌,在他们强大的势力面前我依然渺小,不过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怕死了,我就希望慕容晴能够安全的逃走。

    我哈哈大笑着说你们家的刚少爷肯定活不长啦,就算醒过来也是植物人啦,这是报应啊。

    他们就围着我揍我,正在他们拳打脚踢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接着就看见慕容晴不知道从哪儿跑过来的,她手里抱着一个灭火器,风风火火的扑了过来,边跑边说你们这些王八蛋,放开杨仁,你们去死。

    我从没有看见慕容晴那么愤怒过,原来娇柔美丽的她也可以发怒,也可以那么有杀伤力,就好像当初她和我一起打白毛那样。

    那些汉子是没有防备的,烟雾弥漫之中,我抓住了机会,挣脱了他们,接过了慕容晴手里的灭火器,狠狠的砸爆了几个人的脑袋,牵着慕容晴的手,撒开脚丫子狂奔而去……

    我们又一次艰难的逃过了一劫,可是我们心里清楚,这样的追杀不过才刚开始,而我们已经遍体鳞伤心力憔悴了。

    我和慕容晴在路上狂奔,有人报了警,这无疑是雪上加霜的事情,那些警察开车追,那些汉子们开车追,大街上,人们都停下来看着这奇特的一幕,为什么警察不追那些持刀的人,而是追两个手无寸铁的人。

    没有人肯帮我们,街道上也没有可以多藏的地方,到处都是人,就连一些路人也认出我这个通缉犯,他们加入了追赶的队伍里,他们要拿奖金悬赏。

    我们似乎已经与全世界为敌。

    或许我们命不该绝,大难不死,就在我们没有退路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条铁路,一辆奔腾而过的运煤的列车正在呼啸而过。

    看着那些发疯的追兵,我咬着牙,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抱着慕容晴翻过了护栏,大吼了一声,在车头过去的时候跳过了铁轨,那些人被拦在另一边,他们却并没有走的意思。

    但是直到货车开走了,他们越过铁轨追了一段路之后,才发现我们不见了。

    此刻我和慕容晴爬在车盒子里的煤渣里,看着那些焦躁不安懊恼的人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那长长的铁轨,我们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去,但是至少现在是安全了,互相搂抱在一起,慕容晴依然在喘着气发抖,她却还抚摸着我的头,不停小声的说弟弟别怕我们没事了,没事了。

    可是她又哭了,我伸出黑乎乎的手拂过她脏兮兮的脸蛋,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剧痛。

    她脸色苍白,紧张的按着我的伤口,那里被刀划伤了,血还在流。

    她慌了手脚,扯下了裙子给我包扎,她说弟弟你忍着点,你不会有事的。

    我惨然的笑着,感觉已经被掏空了,看她的样子也越来越模糊。我知道我失血过多已经开始慢慢降低体温了。我说晴姐我没事的,就是有点冷。

    她把我搂在她怀里,紧挨着我的脸,一边说一边掉眼泪,说弟弟你不能有事,你要坚持住,你答应保护姐一辈子的。

    我想说什么可是头好晕,她急的想跳下车去,她吻着我,眼泪滴落在我脸上,她不停的喊停车啊,停车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后来她还说了什么,我听不见了,就觉得非常累,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慕容晴在喊我,潜意识里她的声音成了动力,我艰难的睁开眼,她喜极而泣,说弟弟你可算醒了,你吓死人家了。

    我头痛欲裂,浑身都动弹不得,发现火车已经停了,四周是山林,我张了张嘴声音沙哑,喉咙很疼,很困难的发出声音,就像是蚊子嗡嗡的,“晴姐这是到哪儿了?”

    “我不知道,停了有一会儿了,我觉得我们不能在这里了,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了,我们下去,要不然你会死的。”她抱着我,朝下面拖,可是她自己都站不稳,一跟头栽下去了。

    我咬着牙朝下面爬,也栽倒下去,她的头都撞破了,手也破皮,过来扶着我,这时候有火车开过来了,我们还在铁轨上,眼看要被压死。

    要不是她拼了命的将我推开,我们都要完蛋,可是我爬起来没看见她,我以为她出事了,我把嘴唇都咬破了,心里针扎一样疼,好不容易等火车过去,才看见她也和我一样焦急的神情,风把她的头发吹乱,她笑里含泪朝我跑过来,跌倒了好几下,都顾不得疼,将我抱的紧紧的。

    我们都以为失去了彼此,可是我们又活下来了。

    那时候又是晚上,我的伤口开始恶化,她背着我,一瘸一拐的朝一座山上走,我们不敢找列车上的人,现在我们不敢相信任何陌生人。

    也不知道一起跌倒了多少次,但是顽强的意志力,让她将我带到了山上,在那里,我们暂时不必害怕追捕。

    但是面对的是生存的问题,这里没有人家,荒郊野外,四周都是连绵起伏的山脉好像望不到尽头。

    慕容晴开始给我找吃的,她找到了一些野果,还有草根,我舍不得吃,要给她吃,她很生气,扇了我一巴掌,她说你是不是想死,想丢下姐不管,我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吗?

    我说我错了,就开始吃,一边吃一边忍着泪水,这么久我都没哭,但是我终于忍不住了。

    半夜里我们在石头上过,互相搂着,可是我的伤口感染发炎了,我开始发烧,迷迷糊糊的。她根本就不顾脏,给我吸伤口,我虽然好受了一些,但是我渴的要命。

    漆黑的山林里根本没有水,她很着急,说她会想办法的,而我已经糊涂了,我甚至觉得我会死在这个地方,尸骨化成灰,什么都没有了。

    迷糊中,我就觉得嘴里有点甜,甚至很温润,我如饥似渴的吸允了起来,求生的本能让我不顾一切,我感觉好受了很多,这才安稳的睡去。

    等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发型慕容晴还睡着,她紧紧的搂着我,脸色很苍白。

    我很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感觉好多了。她醒来笑了笑,问我怎么样。我突然发现她的手指破了,有几道伤口,我握着她的手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不小心伤的。

    可是我很快就想到了夜里我喝的东西,那不是水,那是她的血。我看了她好一会儿,我说她傻,她却说,只要你没事,这又算什么,你还渴吗,我还有很多。

    我连忙摇头,起身看四周,我想山林我们是穿不过去了,如果这里有吃的喝的,我真的情愿和慕容晴在这里做一对野人过一辈子,至少没有那些纷纷扰扰,但是我又怎么能甘心,那些曾经要害死我的仇人,我不能让他们好过。

    还有慕容晴,我答应过要让她幸福,只要我还没死,就必须做到。

    我打算穿过山林,可是她不同意,非要我们沿着铁路走,她说与其在这边饿死,还不如赌一把。

    我答应了,和她互相搀扶着,不知道下一个火车站有多远,我们是捡火车上的人丢下来的垃圾活下来的,一直走了几天几夜,终于看见了一个城市。

    我喜极而泣,说晴姐我们有救了,快点走。

    她点点头,说休息会儿吧,反正要到了,万一遇见抓我们的人,没有力气逃跑。

    我觉得也对,就和她找了个角落一块歇着,可能赶路太累,我很快就要睡着,就在这时候,突然觉得不对劲,等我睁开眼,发现我手和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绑住了。

    “晴姐你做什么?”我挣扎了起来。

    慕容晴摸着我的头,流着泪说道:“对不起弟弟,请原谅我,我必须把你送回去……”

    ps:今天更新完毕,下一更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