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52、美梦该醒了
    “晴姐,你放开我,你怎么了啊?”我挣扎起来,真的想不通,我们历尽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才到这里,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别动了,会很难受的,杨仁你听我说,我是为了你好,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知道吗,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了?”

    慕容晴捡了一个破镜片给我看,我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乞丐,这几天,我只顾着看她那落魄的样子,却没想到自己也那么难看。

    “没关系,丑点无所谓啊,关键是我们活下来了。”我说道。

    “这样活不下去的,就算不被抓,也会被他们打死的,你看看你的腿。”她流着泪,哽咽了起来。

    我苦笑,我说晴姐,就算我残疾了,我也不会离开你。

    她急的直跺脚,说你要听我的,我来安排,你跟我走好吗。

    我说不好,她捂着额头,咬着嘴唇气哭了,她说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我说我不听,要死一块死没什么大不了。她突然指了指远处开过来的火车,说道:“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就跳过去让火车撞死。”

    我吓傻了,连忙说不要啊晴姐,她却真的朝铁轨走过去,我在地上打滚,连忙说我答应了,答应就是了。

    她这才回来,火车刚好过去,再晚几秒她就被撞死了。

    我心情很悲痛,很是后怕。她把我扶起来,抱着我说道:“杨仁,你要原谅姐,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亡命天涯没用的,这样的日子是折磨。”

    我很难过,我说晴姐,我不这样想,虽然这几天我们在逃命,可是我觉得和你一起是幸福的,你为什么要改变初衷?

    “你别说了,我带你走。”她扶着我,走向了前方的城镇。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离我们那个生活的城市有多远,但是慕容晴却似乎对这里轻车熟路,她甚至知道每个街道,该怎么走。

    我很吃惊,问她怎么回事,她说以前来过。我问她来这里干嘛,她叹口气,皱着眉头说,很多地方都去过,别看我才二十出头,几乎去过每个省,一大半城市都生活过。

    我越发对她的过去好奇,也突然意识到,我并不完全了解慕容晴。

    “晴姐,我知道有些事我不该问,你可以不回答,你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工作?”

    她愣了愣,撅嘴道:“你知道不该问还问,我都不想提。”

    我噢了一声,她摸摸我的头,说等哪天有机会,自然会告诉你,现在你就是要听话。

    我说好吧,我是真的被她吓到了,我不能失去她。生怕她再以死威胁我。

    我们找了个洗浴的地方,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去掉了一身尘土,出来后,慕容晴又是容光焕发,光彩照人,还是那么的美,以至于很多顾客都忍不住看她,还有人在拍照发微博微信什么的。

    有两个小姑娘过去对她说,姐姐你是不是哪个明星呀,我们可以合影吗?

    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过去推开她们的手机,我大吼一声说不行,她们吓哭了,说你凶什么凶呀,又不是你女朋友,多管闲事。

    我也不想多做解释,把晴姐拉到房间去,我说你应该注意一些呀,如果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她笑了笑说没事的,反正我也是打算放弃了,但是你不一样。

    我很难受,我说晴姐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一块,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她很苦恼,摸着我的头说,杨仁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不想再多说,你知道我的性格,我决定了就不会改变。

    “可是当初你答应跟我一起走的,现在却变卦了。”我不服气。

    “是,这是我唯一反悔的事情,好了别说了。”她咬着红唇,让我坐在那里别动。

    她从包里拿出了化妆品出来,给我化妆,她离得那么近,身上透着芳香,还有她丰盈的身段一览无余,白皙的皮肤那么耀眼,我越看越觉得很舍不得她,我就那么看她,眼睛一眨不眨的。

    她好不容易给我画完了,叹口气,说姐知道你心里难受,不想多解释了,一个人活总比两个人死强,如果你实在想不通,那我也不走了。

    我一高兴,说好啊。她居然拿出手机来,说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们来抓我们,你满意了吗?

    我顿时就没辙了,怕她生气,就不多说了。她又去给自己画,她真的很会化妆,她说这些手法是做这行练出来的,我觉得简直是出神入化,她不去做化妆师太可惜了,甚至还可以做超模,她拥有比一般女人更多的东西,却偏偏做了这一行,上天对她太不公平了,我想着就心疼她。

    我们出去后已经换了样子了,不熟悉我们的,根本认不出来我们是谁。

    我问慕容晴要带我去哪儿,她说待会儿就知道了。

    吃过东西休息了一会儿后,她拦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个地方。

    没多久我们在一栋楼前停下来了,我看了看,发现是个麻将馆,里面乌烟瘴气的,各种人都在叫骂着,他们神色紧张看着手里的牌,吵吵嚷嚷闹哄哄的。

    我问晴姐来这里做什么,她让我跟她走别问那么多。

    过了一会儿来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几个麻将桌,奇怪的是,其中几个桌子明显少一个人,但是那里有牌,我不太懂玩牌,却发现慕容晴在盯着一个人看。

    那个人胖乎乎圆滚滚的,留着个八字胡,眼睛冒着光,一看就贼兮兮的。

    他在几个麻将桌直接来回的走动,原来他一个人同时和几桌人打牌。就不停的听他说:“红中,小三元,不好意思,哎呀,红中,大三元自摸……”

    “卧槽尼玛啊,红中,你他妈的每次都摸红中,还要不要人玩啦。”

    “就是,你妹的,不是大三元就是小三元,靠,不玩了,散啦,散啦……”

    那些赌博的人都埋怨着,给了钱,气呼呼的走了,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慕容晴,还有那个自摸红中的人。

    那人用满是戒指的手,喜滋滋的数着钱。

    慕容晴看了他一会儿,说道:“今天又赚了多少?”

    “不多,就几万块吧,要不要玩玩……”他说着朝这边看了一眼,突然就停下来了。

    随后他脸色一变,把钱揣起来,立刻过去把房间门锁上了,朝窗外看了看拉下了窗帘,很明显他已经知道我和慕容晴的事了。他打量一下我们,说道:“我滴个乖乖,晴儿你怎么来了啊,你想要我的命啊。”

    “反正我的命也不值钱,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反正你要钱不要命,对吧?”慕容晴坐了下来,笑盈盈的看着他。

    他抹了一把汗,朝我瞥一眼,说道:“我去,就是这个小子?你说你怎么想的,你疯了?”

    “是,我的确疯了,红中,你觉得我现在是清醒的吗?”慕容晴苦涩的笑了笑,回头看了看我,显得意味深长。

    那是我第一次和乐红中见面,我听慕容晴说,都忘了他的真名字了,就知道大家都叫他红中,一个财迷,一般人他不买账,却唯独对慕容晴不同。

    我问过红中,他为什么不取个名字叫发财,他说太他妈的俗气了,你想想这红中多牛逼,红红火火,一摸就中,打牌中,买彩票也中,总之就是中啊。

    此时红中给慕容晴拿了一支烟,递给她,她看了看我,把烟灭了,说戒了。

    红中摸一下八字胡,又看看我,叹口气,对慕容晴说道:“晴儿啊,你现在还是在做梦的吧?”

    慕容晴苦涩一笑,眉眼间略过掩饰不住的忧伤,“是,我情愿这个美梦不要醒过来,但是也该醒了,所以,我才来这里找你,现在也只有你能够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