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57、奇怪的事
    我也没想到柳莎莎会跟我打电话,自从上次我从学校出来后,已经好多天了,一直在想着和慕容晴的问题,根本就没有想过她。

    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刚子和大背头带着人准备揍我的时候,柳莎莎让一群男生过来帮了忙。

    “柳莎莎?你怎么会有我这个号码的?”我问。

    “我跟熊哥要的,你不会介意吧?”她说道。

    我噢了一声,心想老熊怎么把号码给她了呢。

    “那个,你有什么事吗?”我问。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怎么样了。”

    “我还行吧,反正目前死不了。”我苦笑了一声,倒是很吃惊,她居然会打电话关心我。

    “噢,那你还会来学校吗?”她问。

    我想了想,现在恐怕是读不了书了,虽然有点遗憾,可是这已经是现实了。

    “应该不会来了吧,还是保命要紧。”我说道。

    接着几秒钟的沉默,似乎有些尴尬,我就问她有没有什么事,没事先挂了。

    她说等会儿,我说怎么了。

    她好像有点犹豫,说道:“那个刚子的事,我都知道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我的号码。”

    我心想她能帮我什么忙,一个读中学的女生,老熊那样的人都帮不了我,这事只能靠我自己。

    不过柳莎莎这样说,我倒是有点意外,从小到大一直和她是敌对的,要么被她欺负,要么我就想报复她,虽然经历过上次的事,我对她印象有点改观,但是她未免想的有点多吧。

    “不必了吧,你帮不了我,这可不是学校里随便打个架闹着玩,找几个人就能够摆平的,谢谢你的好意。”我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或许我真的可以帮你。”她好像有点焦急。

    我苦笑道:“得了吧,你怎么突然间心血来潮关心起我的事情了?”

    “我知道,你对我还有很多想法,甚至还恨着我,可是我跟你道过谦了,你不会那么小气吧?”她说道。

    “这不是小不小气的问题,说实话柳莎莎,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觉得我跟你那点事其实没什么,顶多是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我现在是随时可能没命你懂不懂,我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自信,但是我觉得你想的太简单了点,所以还是算了吧。”

    她又问:“那你就是不恨我了吗?”

    “我不想说这些问题,很晚了,我还有事,先挂了。”我说道。

    “杨仁你先别急,这件事我是经过认真思考后才决定跟你说的,你就那么不信我吗?”她说道。

    “好,那你说你有什么办法?”我决定听一下她能说出什么。

    “这件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而且我也没有什么把握,何况要冒险,所以我想先跟你商量下,你要是答应的话,我们可以见个面聊,你在哪儿?”

    我连忙说见面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哪儿也去不了。

    她就让我告诉她地址,居然说她可以来找我。这让我感到有点可疑,我果断的拒绝了。

    柳莎莎问我是不是不相信她。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好,仔细想想看,我还真就没有信过她。

    我说算了,不谈这件事了,就这样吧。她说你不想谈,改天再找你吧,如果你需要,可以随时联络我。

    等挂了电话,我觉得有点奇怪,难不成像是老熊以前所说的那样,我误会柳莎莎什么了,而且从小到大都在误会她?

    不过她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还关心我,似乎的确跟以前不同了,只是她说她有办法帮我解决和刚子的事,我觉得有点不靠谱,也没有多想。

    跟平常那样锻炼了身体,就继续按照红中教给我的练习。

    只是晚上却总是很难睡着的,觉得时间像是煎熬,不敢想慕容晴的样子,因为想到心里就特别堵,同时觉得有点茫然,也不知道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我也曾经问过红中,慕容晴的电话号码,他说,我也想知道呢,我还想问你呢,你以为就你小子在乎她啊。

    我问红中,我什么时候可以算学成,什么时候能够去找慕容晴。

    他总是说还早呢,还不是时候,等到了时候,自然就行了。

    我在红中那里呆了一段时间后,他开始让我跟人赌博,介绍一些他的朋友给我认识,之后经常随着他出入各种场合,见各种各样的人。

    我自始至终记得慕容晴离开前跟我说过的话,所以我学的也特别用心,没多久,我几乎成了红中的得力助手,很多人都知道我,他们叫我小杨,稍微客气点的,叫我杨哥。

    用红中身边的几个人的话说,我现在成了红中身边的红人,甚至可以接他的班了。

    红中不在赌场的时候,我甚至成了这里的管事的人,很多客人有事就会找我,红中的一些跟班甚至羡慕我,他们说杨哥,胖哥估计想让你做他的接班人啊。

    我只是笑一笑,而红中逢人会介绍,这是我的大徒弟,后来还有人给我送礼,我不知道他们想让我做什么,事实上什么也没有让我做,那些礼我都给红中了。他笑眯眯的数着,不停的点头,说我干的不错。

    但是我已经有点等不及的样子,好几次我都想去找慕容晴了,红中就摇头,总说不是时候,他总说你还不够强,还需要再等等。

    我想我在他面前,的确还没资格吧,虽然我学会了他怎么圆滑世故,学会了他一身的赌技,还有跟人打交道的本事,甚至有了很不错的人缘,但是他总说我还不行,还需要磨砺。

    我就继续沉默着,等着那个时候的到来。直到几个月后的那一天,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我的人生再次掀起了一场波澜。

    那天和往常一样,赌场开门后,陆续来了一批批的客人,他们交了费开始赌博,热热闹闹的,还有不少熟人跟我打招呼,我微笑着过去给他们安排赌桌。

    让人给他们端水倒茶搞服务,偶尔在旁边看一看,看见手气太背的,我帮忙赌两把,一般都是能够帮人赢一点本钱的,这是红中教我的,他说过,有些客人你不能让他输的太惨,否则以后没钱堵了,就不来了,那么客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开赌场的,别人的输赢要做到心中有数,谁的技术怎么样也要心中有数,主要赚的是人气,人多了,大家都喜欢来玩了,就有了消费,自然就有了钱赚。

    那天本来以为什么事不会发生的,一直到晚上,我看看时间差不多要清场了,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男人,他看起来很精瘦,一双眼睛非常阴沉,他交了费用说要赌两把。

    我说快清场了,要不然明天吧,也就能玩半个小时而已,他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真正的输赢,只需要一把就够了。

    我也没说什么,喜欢赌博的人,什么样的人,顾客至上,我问他要玩什么,他要去贵宾室玩,贵宾室都是玩的比较大的人,看来这人胃口不小。

    我就带他去了,安排了他坐在一个赌桌玩,我就出去收拾了,也不过十多分钟后,在贵宾室里传来了叫骂声,我听这声音,就大概知道出什么事了。

    我进去看了看,发现那个瘦男人一个人坐在赌桌前,他面前堆了一大堆钱,先前陪他的打的人,都不听的骂自己手气背。

    瘦男人微微的笑了笑,他居然把钱都还给了那几个客人,说道:“这点钱没意思,既然玩不起,就还给你们吧。”

    这话让那几个客人很没有面子,有个客人是个做生意的老板,他气的一拍桌子,说道:“卧槽,你才赢了几个钱,嚣张毛线,是不是想玩大点?”

    “是又怎么样?你们想玩多大,我都奉陪到底,赌命都可以。”瘦男人不动声色,那一双眼睛贼溜溜的。

    我隐约觉得这人不简单,本来想劝劝他们算了,不过出来玩都是面子,能在贵宾室玩的都不是好惹的人,他们立刻做出了决定,各自掏出了大把钱,让我开通宵。

    我就知道,这场赌局闹大了,当我发现瘦男人不停的赢钱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远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了。

    那天晚上红中不在,外面的人都陆续的散场了,他们渐渐的来这边看热闹,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说有个生面孔过来赢了很多钱,于是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原本平时这么晚也没几桌客人了,但是很多人留下来了,那么多眼睛都盯着这个桌子看,而那个精瘦的男人,似乎是在表演,几乎每一把都是他赢,他面前的钱渐渐堆成山装不下了,然后让我给他拿了袋子,袋子也塞满了。

    几个老板输红眼了,输光了又去取钱,直到他们都拿不出现金了,瘦男人问还要不要赌,他们很不服气,瘦男人等着,第二天继续赌。

    到了第二天,那几个老板带来了另外几个大老板,更加的有钱,但是依然输光了。

    又接连几天后,来这里赌博的老板越来越多,身价也越来越大,他们甚至点名道姓的要跟那个瘦男人一战到底。

    而那个瘦男人就一直坐在那里,他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基本不动,因为他的到来,赌场的生意越发的火爆,每天都是爆满。

    我当时也挺佩服那个瘦男人,也观察过他,确定他根本就没有弄虚作假,他身边的钱越来越多,后来让我帮他存起来,换成筹码。

    我来赌场有些日子,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厉害的人,很多人都在猜测他是谁,什么身份。

    直到红中回来后,他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脸色就变了,把我拉到了边上,甚至有点紧张的说道:“坏了,他来了!”

    “他是谁啊,你认识?”我觉得红中有点不对劲,他可很少这样紧张过。

    “是他,是他……”红中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这时候那个男人抬头朝我和红中这边看了一眼,嘴角泛起了一丝阴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