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爱上刁蛮女 > 427、我们该结束了
    我非常的吃惊,一时间居然有些不知所措了,怎么也料不到,慕容晓杰会出现在这里,我与他已经有些时间没有见面了。

    “怎么会是你的?你不是在毁灭吗,不是被控制了吗?”我问。

    晓杰有些不悦,连忙把假面戴上了,说道:“看来没有瞒住你了,对,按照你以前看见的,我的确是被控制了,不过都是假象而已,到现在,我应该告诉你一个真相,我是故意潜伏在毁灭的,为的就是城市设计图的事。”

    我一愣,说道:“故意的?这件事,你姐姐慕容晴知道吗?”

    “她当然不知道了,她为了我,做出了很多事情,包括在毁灭组织被迫做事,原本,我也是没有自由的,还以为人生没有了方向,直到我被保卫者找到,让我潜伏在毁灭。”晓杰接下来,说了一个故事。

    听完后,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当初晓杰和慕容晴都被毁灭的人抓了,要为他们做事,那会儿姐弟俩都很无奈,不得不屈服,有一天,晓杰在做事的时候,无意间接触到了一个自称保卫者的人,他们是专门为城市设计图做保护的,不让人随便得逞。

    因为如果被居心不良的人得到了城市设计图,那么就会做很多坏事,为了避免设计图落入坏人手中,他们到处潜伏寻找设计图。

    而其中,毁灭组织是最为难对付的,他们的最终目的也是设计图,得到后,他们想要控制整个城市。

    晓杰在得知这些后,就和保卫者里应外合,一方面获取毁灭的动向和消息,一方面寻找设计图。

    直到晓杰得知,设计图和我有着关联,他才来到了这里救我。

    “我的任务,就是得到和保护设计图,现在,毁灭的人得到了钥匙,就差设计图了,可千万不能让他们得到。”晓杰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点点头,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慕容晴这件事?她可一直都在为你担心。”

    “我不能说,担心我姐走漏风声,那样的话,我们姐弟就更不安全了,其实我们姐弟俩能在毁灭组织待下去,一直安然无恙,就是保卫者给了我们暗中保护,我们才没死,要不然,早完蛋了,而这件事,我姐一直以为是她的努力而已,我承认,我姐太拼了,作为一个女人,她有多么不容易,她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为了我。”晓杰叹口气。

    我也很感叹,说道:“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既然找到你,说明了这一切,那么希望你可以配合我,把设计图交给我,我交给保卫者们保管,就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了。”晓杰说道。

    “然后呢?你打算去毁灭得到钥匙?”我问。

    “是的,之后,保卫者会帮助我和我姐一块脱险,我们就可以自由了。”晓杰说道。

    “好吧,那得等我们出去了再说。”这时候,我发现又有人来了。

    晓杰似乎很淡定,说道:“你和吴文是什么情况?怎么扯上关系的?我只知道他想要设计图,但是和你还有柳莎莎是什么情况?”

    我简单的说了一遍,又说道:“吴文这个人不除掉,柳莎莎就永远过不了她心里那道坎,而她妈妈也不会回来,她爸爸也会在监狱里受冤屈的。”

    “这样啊,我想,我或许能够帮你们一把,就趁着今天,抓走吴文,怎么样?”晓杰提议道。

    我倒是很吃惊,摇摇头,说道:“不至于吧?就凭我们俩,现在都自身难保,还怎么抓吴文?”

    晓杰笑了笑,似乎胸有成竹,说道:“你太小看保卫者的力量了,他们可是跟恶势力打交道的,势力遍布很多地方,只要我给他们发信号,他们很快就会来支援,到时候,抓吴文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我半信半疑,而晓杰已经开始拿出手机联系了。

    过了会儿,他说可以了,然后挥手示意我和他一块去找吴文算账。

    我站着没动,晓杰说道:“怎么了,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你有把握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吴文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说道。

    “放心吧,我怎么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晓杰说着看了看,居然突然跳出去。

    他喊了一声,吴文你给我滚出来。

    我心里一紧,这也太疯狂了吧,这样下去,只怕是自投罗网。

    但是晓杰坦然自若的,这下,很多人都过来了,而且连吴文也跑出来了。

    “妈蛋,你是谁啊,你想救杨仁?”吴文骂骂咧咧的吼叫起来。

    晓杰很淡定,似笑非笑的说道:“对啊,你觉得我不够资格吗?”

    “卧槽,就凭你,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这是在找死,来人啊,把这不知死活的混蛋给弄残了,割了肉去喂狗。”吴文大喊大叫的。

    晓杰耸耸肩,似乎一点也不紧张,而我呢,这会儿倒是有点着急了,连忙过去,准备战斗。

    吴文的人一下就冲过来了,正准备动手,可是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冲来了一大群人,这些人一个个杀气腾腾的,看起来身手不凡。

    一出手,吴文的人根本就不堪一击,很快就被碾压了。

    我经历大大小小的战斗无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强大的队伍,一般来说,有那么个别的人,身手很厉害,我是见过的,但是一群人都这么厉害,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晓杰这会儿笑了起来,说杨仁啊,这就是我们保卫者了,现在你知道他们的厉害了吧。

    我恍然大悟,这才明白晓杰所言非虚,看来他没有骗我也没吹牛,保卫者比我想象的要强大多了。

    吴文的人,就那么被打散了也打垮了,他引以为荣的属下们,完全是残兵败将了,这会儿丢盔弃甲,一个个惨嚎着,有的倒在地上打滚,有的干脆丢下武器跑掉了。

    而吴文,脸色特别的难看,他或许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随后他知道不对劲了,转身就开始跑了起来。

    我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冲上去,打算跟他决一死战。

    为了柳莎莎,也为了自己,我要将这个混蛋抓起来。

    只有他,才可以把柳莎莎的父亲给救出牢房。

    “吴文,你跑不掉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我拦住了吴文的去路。

    他在楼梯口,扒着窗户,准备跳下去。

    我上去就是一个飞踢,他的身手并不怎么样,也就是身边有几个拼死守护的属下,拦住我,让吴文先走。

    吴文咬牙切齿的,吼道:“杨仁,这次老子先放过你,后会有期,下次我绝不会饶过你的。”

    “还想有下次,恐怕你没机会了。”我狂暴的打着那几个人。

    不过吴文翻过窗户,已经跳下去了。

    我很着急,错过了这次的话,还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了。

    就在此时,晓杰带着几个人过来,帮了我一把。

    “杨仁,你先去抓吴文,我来处理这里的事,一会儿我们再汇合。”晓杰说着开始打了起来。

    我点点头,连谢谢也来不及说了,跟着跳下了窗户,这时候吴文已经穿过了几条巷子,眼看跑远了。

    不远处就是一条马路,他肯定会拦着车跑的。

    我加快了速度,从围墙上跳跃飞奔,直接冲向了马路。

    吴文已经拦了一辆车,打开车门准备离开了。

    我纵身一跳,好几米远,在车子开走的一瞬间,我砸碎了车窗户,硬生生的揪住了吴文的脑袋,将他从窗户给扯了出来,司机连忙踩刹车停下来了。

    吴文在地上打滚,脸上已经被车玻璃给划破了,而我拳打脚踢好几下,他动弹不得了,翻着白眼在地上喘气。

    “你完蛋了。”我将吴文踩在地上,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从今以后,柳莎莎也不必到处奔波了,经历了这么久,总算有个了结了。

    吴文很是不甘心,他还在挣扎,我把他的胳膊都扭断了,恨不得杀了他。

    但是我冷静了下来,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我想此地不宜久留,就把吴文拖走了。

    和晓杰汇合之后,那些保卫者已经先后的走了,晓杰一点事都没有,还依然面带笑容的,说道:“杨仁,这次,算我帮了你一个大忙吧?”

    “对,真的很感谢你。”我想如果不是晓杰突然出现,事情就不可扭转了,或许我连命都会丢在吴文手里。

    “草啊,我早该杀了你,杨仁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又是谁?”吴文焦急的说道,眼神里流露出了不甘心。

    “没关系,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处,我只想告诉你,事情比你想的要难,你谁都别怪,就怪你太贪心了,等着受惩罚吧,为你曾经所犯下的事情。”我扇了吴文几巴掌。

    晓杰也踢了吴文一脚,说道:“杨仁,你不必谢我,你对我姐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她走到今天,其实你帮了她很多,给了她很多,就当是我偿还给你的吧。”

    提起慕容晴,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问道:“你知道你姐在什么地方吗?”

    “我还真不知道,上次她回来后,似乎心事重重的,问她也吧说,我还想问你,发生什么事了呢,她不是先前和你见过面了吗?”晓杰说道。

    我叹口气,想起慕容晴走的时候,所说的话,心里也不舒服了。

    “算了,先不提了,我只想知道,慕容晴现在是不是安全的?”我问。

    “应该没什么事,毕竟她可是毁灭组织的核心人员,虽然我姐不会武功,但是她懂得怎么保护自己,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要不然,毁灭也不会重用她,连王也不会那么在意她。”晓杰说道。

    看来,他还不知道,慕容晴已经得罪了王,背叛了毁灭组织了。

    “希望她可以平安无事。”我说完,还是不放心的对晓杰说了上次的事。

    晓杰很是吃惊,说道:“你怎么不早说,我说上次她回来后,怎么走的那么匆忙,这可麻烦了。”

    “是啊,那你有办法找到她吗?”我问。

    “我不知道,我只能试试看,好了,你先把城市设计图给我,让我好交差,然后我去找我姐。”晓杰说道。

    我摇摇头,说道:“现在我手里没有这东西,你还是快点去找慕容晴吧,有消息了通知我。”

    “那你是打算做什么去?城市设计图呢?”晓杰很担心。

    “我会去拿到设计图的,我们再联络。”我把吴文绑了起来,带他走。

    晓杰让我小心点,一定要注意安全,因为设计图非同小可,随后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你要带我去哪儿?”这会儿,吴文又挣扎了起来。

    “到你该去的,却没有去的地方。”我冷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