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十三章 驱物
    第十三章驱物

    林家少镖头拜师,对于整个福威镖局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这句话可不只是说说玩的。

    林平之拜了陆云为师,便意味着,陆云如今的地位与他父母相同。

    再说话时,林平之多了几分恭谨,而林震南,亦把陆云当做同辈,不再当做小孩子。

    也不知,若是有一日见了岳不群,林震南又该如何招呼……

    福威镖局后院。

    “老爷,这到底怎么回事?平之就算是拜师,也该拜华山岳掌门,这拜了他的弟子为师,老爷的面子又到哪里去?”

    林夫人王氏,绝对是一个聪明识大体的女子,尽管刚才疑惑重重,她还是能够尊重丈夫的意思,如今只有他们夫妻两个时,这才问了出来。

    “哎!”

    听到夫人询问,林震南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只得长叹口气一脸落寞。

    “老爷,有什么为难之处就不用说了!”

    见一向自信满满的丈夫突然露出如此颓唐神色,林夫人王氏又是震惊又是心痛,连忙开口劝慰道。

    “你我夫妻一体,倒是没什么为难不为难的,只是面子上有些不好看罢了!”

    林震南与王氏伉俪情深,些许面子上的小事自然没必要藏着掩着,小声开口道:“夫人,你看为夫的实力,放在江湖上是何水平?”

    “问这个干什么?”

    林夫人王氏很有些诧异,脸带好奇问道。

    “哎,有些事情直接说出来怕夫人不信,还是绕些圈子说出来比较好!”

    林震南苦笑出声,脸上满满都是苦涩。

    “以老爷的实力,在江湖上肯定稳进一流之列!”

    林夫人王氏肯定道。

    不要怪她眼界狭窄,嫁来福州林家已经十来年,整日过着锦衣玉食般的生活,和林震南一般跟江湖已经严重脱节。

    “呵呵,我之前也这么认为!”

    说起这个,林震南满脸自嘲苦笑连连。

    “难道不是吗?”王氏奇怪反问。

    “不是!”林震南轻轻摇头,手中烟袋都似乎变得垂头丧气,郁闷道:“别说江湖一流,连二流挤不挤得进去都难说得很!”

    “这怎么可能?”王氏忍不住惊呼出声。

    “没什么不可能的?”

    林震南一脸苦涩,自嘲道:“为夫之前也是如此自傲,一身功夫虽比不得祖父,可放在江湖中也是一流人物,可是……”说到这儿,他是有些说不下去。

    “可是什么?”王氏还处于心情激荡之中,并没有发现丈夫语气中的失落。

    “自刚才陆先生显露了武功,为夫才明白自己是如何的井底之蛙,又是如何的狂妄自大!真要打起来的话,为夫,不是陆先生十招之敌!”

    说这话时,林震南一脸的‘英雄落寞’之态。

    “不可能吧?”王氏这次真的惊着了,涩声道:“陆……陆先生才不过十多岁年龄,而他,也只是华山派的一个弟子,夫君是不是看错了!”

    林震南再次摆手,满脸苦涩,眼中全是郁闷,道:“为夫还没到目空一切的地步,为夫自身的实力,还不及陆先生!”

    “……”

    王氏脸色好一阵变幻不定,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这也是平之拜陆先生为师,我却没有阻拦的原因,我们福威镖局,太弱了,危在旦夕,只能借势了!”林震南心中苦涩叹道。

    人最苦逼的是,本来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结果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渣渣,根本不入流,江湖上随便一个人都能收拾他。

    而更苦逼的是,这个渣渣还掌握着无穷的财富与江湖上人人都渴望的武功秘籍。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哪怕以林震南迟钝的江湖灵敏感,也觉得福威镖局现在真的有些大事不妙,赶紧抱上华山派的大腿再说。

    好歹,是名门正派华山派啊……

    另一边,陆云打量着新收的徒弟,突然出声:“平之,你既拜了我为师,吃苦耐劳可能做得?”

    “弟子能!”林平之小手紧握,似乎是宣告自己的决心和勇气。

    “很好!”陆云微眯起眼睛,笑道:“那就从扎马步开始吧!早上两个时辰桩功,下午两个时辰练剑!”

    “两个时辰?”林平之不由得愕然。

    他平时,来个一刻钟已经够多了……

    “怎么,有意见?”

    “没有!”

    “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是,师父!”

    于是,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的苦日子来了……

    扎马步!

    一次两个时辰!

    昔日陆云受的苦,如今可以让别人去受。

    想当年,他被师娘要求扎马步,如今,喝着茶,看着徒弟扎马步。

    对于这个徒儿,观察了一段时间,陆云还是挺满意。

    虽然林平之长得清秀,骨子里却真有股狠劲,师父说的话一本一眼的执行,绝不打折扣,无论谁劝阻都没用,拼命训练。

    林平之堂堂一富家少爷,福威镖局少镖主,能做到这一步相当难得。

    陆云自然也不是小气之人,知道林平之有习武变强之心,虽然资质和天赋都非常普通,但陆云看重的就是他那股子韧性,在他看来只要肯努力,身体没有先天隐疾,总有一天能成为让人仰慕的一流高手。

    为此,陆云特意以念力逐步调整了林平之桩功的姿势,可以让他坚持的更长久一些。

    他的念力,这一点,还是能够轻易做到。

    扎马步的效果非常显著,林平之的实力虽说谈不上突飞猛进,但其进步和提升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通过扎马夯实根基,下盘变得稳固凝实,再也没有刚见之时的虚浮不稳。

    又有略带实战风格的切磋,逼得林平之不断调整自身剑法之中的不足之处,去掉花俏不实际的地方,往实用简练方面发展,剑法修为的进步也令人惊喜。

    “喝喝喝……”

    这一日,远远的,便听到林平之的喘气大喝。

    陆云不自觉加快脚步走得近了,站在小练武场边凝视林平之费劲挥舞与身躯大不相衬的巨大木剑。

    林平之一手辟邪剑法本就稀松平常,如今又用了几乎与他等高,宽度足有成人手掌长的沉重木剑,挥舞起来歪歪斜斜惨不忍睹。

    还真有股韧劲,尽管全身早已大汗淋漓,一身华美劲装紧紧贴在身上,手臂连连颤抖好似握剑都困难,每挥出一剑脚步都跟着踉跄一下,要不是下盘功夫还算扎实早已狼狈摔倒在地。

    就是如此,依旧咬牙坚持,手中木剑挥舞已完全不成套路,只是下意识的按照辟邪剑法的套路轨迹僵硬横扫斜劈。

    他母亲王夫人站在小练武场另一边满脸担忧,不时跟着林平之踉跄摇摇欲坠的脚步惊呼出声。

    “好了,今日的修炼就到这里!”

    砰!

    陆云话音刚落,林平之手上巨大木剑已经砸落地面,显然已到了身体极限,再也站不稳当,一屁股坐在地上,引得王夫人一阵大惊小怪的惊呼,她身边丫鬟侍女忙不迭拿着毛巾小跑过来。

    “师父,我是不是很没用?”

    林平之完全没有理会这些,扭过头来冲着陆云一阵苦笑。

    “以你现在的年纪和身体状况,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容易!”

    的确不容易,虽然资质一般,至少毅力要比令狐冲那个二师弟要强……

    “可是比起师父,我可要差得太多了!”

    林平之却是一脸苦闷,并没有半分开颜摸样。

    “……”

    陆云一阵无语,随即呵呵笑道:“为师天资聪慧,过目不忘,哪是你小子所能比的,要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要更刻苦的练习啊!”

    “是,师父!”

    林平之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便被抬了下去。

    勇气可嘉,身体孱弱。

    少年的路,还得慢慢来。

    而他的路,又将如何?

    “十六岁,终于十六岁,念力的发展也该有进步了!”陆云念叨着,轻轻一抬手,一个石子便飞了起来,落在他的手中。

    念力第三种作用——驱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