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十五章 大幕
    第十五章大幕

    福威镖局灭门,拉开了笑傲江湖位面一件件大事的帷幕。

    而如今,要灭福威镖局的余沧海来了。

    只不过,与原著不同的是,福威镖局多了陆云。

    多了一个能够改变一切的人。

    “小林子,随我往外走一趟,我们去会一会他们!”

    陆云淡然而立,念力蔓延而开,向整个福州城笼罩而去。

    于是,他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他们?师父指的是从SC来的人?”

    林平之满脸疑惑,不知道自家师父为什么会对这伙人感兴趣。

    “你们林家是福.州最大的势力,一般外来江湖好手来到福.州,就算不主动上门拜访,也会送上帖子告知一声,免得出了误会横生波折,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可是如今,过了这么长时间,还不见上门,显然来者不善。”

    “这件事,我们要不要告诉我爹一声?”林平之面色一变,也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

    这本是江湖的规矩,可如今,有人不遵循这个规矩,很不正常。

    “也好!”陆云点点头。

    福威镖局的事,还是要告诉林震南一声。否则,外边打的火热,作为主人的林震南却什么也不知道,这不是闹笑话么……

    “陆先生,我家老爷有请!”便在此时,有仆人前来,恭恭敬敬道。

    “又是大宴么!”陆云嘀咕了声,摇了摇头,与林平之一道去了。

    福威镖局今日果然是大宴,而且,林震南浑身透露着喜气洋洋的气息,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喜事。

    “爹,发生了什么事,今日,您这么高兴?”林平之有些诧异。

    “平之,你还不知道吧,SC青城山松风观的余观主,接受了我福威镖局送去的礼物,这可是头一遭!”林震南哈哈笑道。

    “人家不过是收了礼物,爹爹有什么可高兴的?”

    这些日子以来,林平之随陆云练武,读书,视野拓宽了不少,如今见着自己爹爹只因着别人收了自家礼物而喜笑颜开,实在是难以理解。

    陆云坐在一旁含笑不语,林震南到如今依旧是一副生意人嘴脸,也不知道给人送礼有什么好高兴得意的?

    这个福威镖局总镖头,三月前感觉自家的辟邪剑法不够看,变得惶恐不安,先是允许儿子拜了他为师,又是召集来十省镖师,委托他进行武力训练。

    不仅如此,林震南还加大了结交朋友的力度,为镖局生意开路,期望如果真有一天遇到麻烦事,可以靠这些朋友帮忙牵线摆平!

    林震南今日高兴的,便是因为搭上了青城派的线!

    孰不知,这是引狼入室,青城派正想着灭林家满门,夺林家的辟邪剑谱,林震南就送上门来了……

    这不是开门揖盗么?

    林震南自然不知道余沧海的心思,更不知陆云的心思,见着自己的儿子如此‘不上道’,只得耐着性子给儿子讲解他的生意经:“镖局子的事,我向来不大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不过你年纪渐渐大了,爹爹挑着的这副重担子,慢慢要移到你肩上,此后也得多理会些局子里的事才是。孩子,咱们三代走镖,一来仗着你曾祖父当年闯下的威名,二来靠着咱们家传的玩艺儿也不算含糊,这才有今日的局面,成为大江以南首屈一指的大镖局。”

    说道这儿他一脸骄傲:“江湖上提到‘福威镖局’四字,谁都要翘起大拇指,说一声:‘好福气!好威风!’江湖上的事,名头占了两成,功夫占了两成,余下的六成,却要靠黑白两道的朋友们赏脸了。”

    “你想,福威镖局的镖车行走十省,倘若每一趟都得跟人家厮杀较量,哪有这许多性命去拚?就算每一趟都打胜仗,常言道:‘杀敌一千,自伤八百’,镖师若有伤亡,单是给家属抚恤金,所收的镖银便不够使,咱们的家当还有甚么剩的?所以嘛,咱们吃镖行饭的,第一须得人头熟,手面宽,这‘交情’二字,倒比真刀真枪的功夫还要紧些。”

    “可是,爹,手下的人说,青城派的人已经来到了我们福.州!”林平之皱眉。

    “已经来了?!那是好事啊!”林震南一愣,随即忍不住欣然笑了起来。“来了好,来了好啊,这下SC的生意可以做得了,古人说道:既得陇,复望蜀。咱们镖一路镖自FJ向西走,从JXHN到了HB那便止步啦,可为甚么不溯江而西,再上SC呢?”

    说到这儿,林震南红光满面,意气飞扬:“SC可是天府之国,那可富庶得很哪。镖局只要走通了SC这一路,北上SX南下云贵,生意少说也得再多做三成!”

    他语气一转摇头感叹:“只不过SC省是卧虎藏龙之地,高人着实不少,福威镖局的镖车要去SC非得跟青城、峨嵋两派打上交道不可。我打从三年前,每年春秋两节,总是备了厚礼,专程派人送去青城派的松风观、峨嵋派的金顶寺,可是这两派的掌门人从来不收!”

    说到这,他一脸郁闷:“峨嵋派的金光上人,还肯接见我派去的镖头,谢上几句,请吃一餐素斋,然后将礼物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松风观的余观主哪,这可厉害了,咱们送礼的镖头只上到半山,就给挡了驾,说道余观主闭门坐观,不见外客,观中百物俱备,不收礼物。咱们的镖头别说见不到余观主,连松风观的大门是朝南朝北也说不上来!

    “每一次派去送礼的镖头总是气呼呼的回来,说道若不是我严加嘱咐,不论对方如何无礼,咱们可必须恭敬,他们受了这肚子闷气,还不爹天娘地、甚么难听的话也骂出来?只怕大架也早打过好几场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满脸得意,站起身来意气风发道:“哪知道这一次,余观主居然收了咱们的礼物,还说派了四名弟子到FJ来回拜……”

    “林镖头忘记了多年前的一段旧怨么?”陆云突然开口。

    “什么旧怨?”

    “余沧海的师父长青子,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年轻时因不服林远图公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曾找他较量,但败在辟邪剑法之下,而后郁郁而终,这一次余沧海来,怕是不怀好意!”

    “这……”林震南一愣,随即面上变得极为怪异,似乎很是怀疑陆云是如何知道的。

    “这是一段旧事,我华山派的祖师曾与长青子交好,我因此得知这件事!再说,以我如今的武功,你也不用担心我贪图你林家的辟邪剑法!”陆云呵呵一笑,突然伸手一抓。

    在林震南骇然的眼神中,距离陆云三丈之远的一个檀木桌突然缓缓升起,随即……炸裂而开!

    “先生的话,我自然是信得过的!”看着这犹如神仙做法一般的景象,林震南暗暗吞了口唾沫,随即忍不住纠结万分。“先生说余沧海也来了?那我是不是要……上门拜访?”

    恨铁不成钢的瞥了林震南一眼,陆云幽幽道:“你也不用着急,我估计,今日夜里他们就会摸上来!”

    “先生的意思是,他要对我林家下手!”林震南大惊失色,猛然崩直了身子,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之极:“不可能吧,青城派才刚刚收了福威镖局的厚礼!”

    “没什么不可能的,在更大的利益面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陆云望向窗外。“他既然来,就来吧,让小林子收拾了他便是了,正好杀鸡儆猴!”

    “平之?”

    “我?”

    此话一出,林震南与林平之同时愕然,林平之看向陆云,小脸变得越发白了,弱弱道:“师父,我不是他对手!”

    “我说是,你就是!余沧海今晚……逃不出你的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