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十七章 风波起(为我家的小鳞鱼1万起点币打赏加更!)
    第十七章风波起

    福威镖局的事过去了。

    却又没有过去。

    对于陆云来说没什么,但对于林震南来说,却让他见识了真正的江湖。

    名门正派,传承多年,一个不小心招惹了强敌,几乎被灭门!

    那么,他的福威镖局呢?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青城派的事解决了,如果还有其他的门派觊觎,那该怎么办?

    他一生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在江湖上行走,唯恐得罪了那个大神,惹来麻烦,礼数那叫一个周到。

    但没办法,他还是吸引了一个个强敌!

    实力不强,却有着那令江湖中人人垂涎的《辟邪剑谱》,只要《辟邪剑谱》在他林家一日,林家便不得安宁!

    如今的《辟邪剑谱》,便是林家眼下处境危险的最大根源。

    虽然灭杀了余沧海,可能震慑一部分枭雄,但林震南深知,这并不是他林家真正的本事,而是有华山派高人指点。

    如果陆云离去了,又有人来,他福威镖局如何抵挡?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没有天下第一的功夫,却有整个天下人人都想要的宝贝放家里,还搞得天下人人皆知宝贝就在林家,过去……真是找死!

    一返回镖局总部,打发走了一干兴高采烈的镖师趟子手,林震南协同夫人以及儿子将心中担忧道出,希望陆云可以指点指点替他们指出一条明路。

    他努力结交的一干江湖豪杰,若是面对其他还好,面对《辟邪剑谱》这等神功绝学的诱惑,又有几人能够保持清醒头脑?

    至于老丈人,对林家《辟邪剑谱》有没有窥视之心,他也不敢保证,更何况老丈人的武功还比不上一流高手,来了也没用。

    眼下,他们林家能够依靠,亦或是信任的,也只有陆云了。

    “怎么做?”陆云微眯起眼睛,缓缓出声。“眼下平之胜了余沧海,福威镖局必然在江湖上名声大作,寻常势力,就算是觊觎你林家的辟邪剑法,也得思量思量他的本事,是青城派余沧海厉害,还是他厉害!”

    见林震南一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陆云又分析道:“平之如今独孤九剑已经入门,再参悟些日子,不说江湖上一流高手,一般的二流高手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你林家现在的安全还是能保障的!”

    “那,若是平之,去了华山派怎么办?”

    他们林家,现在真正能够拿出手的,也就是少镖头林平之,但若是林平之到外地一趟,或是跟随陆云去了华山,福威镖局危矣!

    “如果想保命,其实也简单,扬帆远航避居海外,谁又能追杀你等!”

    林镇南闻言,有些意动。

    闽地自古以来便海贸发达,对海外情形并不陌生,还有熟人在外照应倒也不失一个好去处。

    “好是好,只是祖宗基业,一朝丧尽,我愧对祖宗啊!”

    犹豫了半天,林震南一脸纠结,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

    如此一来,福威镖局祖业丧失怠尽不说,以后再想回来就不容易了。

    “那不如把镖局总部开到我华山去,与我华山相邻,可以互相依靠!”陆云想出了最后一个可能解决的方法。

    再想,可就没有了……

    “这个好!爹!”林平之不由喜道。“往后我在华山拜师学艺,回家也方便,还能保护爹娘!”

    “华山的确不错,毕竟离洛阳也近,有事可以去找我爹!”林夫人王氏也有有些心动。

    “嗯,倒是个好主意!”林镇南眼睛不由一亮,觉得这确实是个不错主意,不过镖局总部搬迁可不是件小事,想要立刻做出决断却是没有可能。

    陆云一笑,只看着林震南一家的神情便知道他们必然是要往华山去了,如此一来,他到福威镖局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陆云又开始了悠闲平静的生活。

    陆云的生活恢复了宁静,但整个江湖,逐渐变得不宁静。

    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自蜀地传来!

    青城派前掌门余沧海秉承其师遗愿,与福威镖局当代传人比武论剑,不幸身亡!

    这一消息传出,整个江湖风起云涌!

    福威镖局历经多年平静,终于又要展露锋芒了么?

    许多年前,福威镖局创始人林远图以一手辟邪剑法,横扫江南武林,那个时代,什么衡山,什么青城派,都不敢正面对上福威镖局!

    后来,林远图逝去,福威镖局不仅没有衰弱,实力反而更大。

    而现在,当代辟邪剑法传人林平之一出江湖,便斩了余沧海!

    这是要逆天么?

    但还不待人们消化完这个信息,又有惊天动地的消息传来:衡山派刘正风准备金盆洗手!

    刘正风突然金盆洗手,对江湖以及衡山派,又是极大的震荡。

    衡山派与刘正风同辈的十三代弟子就只有四人,掌门莫大,长老刘正风,鲁连荣以及方千驹,就这么四人撑起堂堂五岳剑派之一的衡山派。

    莫大虽为掌门却整日行踪飘忽不定,拿着把二胡到处‘江湖卖艺’,衡山派真正的掌控者其实就是长老刘正风。

    刘正风不仅武艺高强,放在整个五岳联盟都是拔尖的存在,是衡山派的中流砥柱!

    衡山派能有今日风光,可以说大半功劳都在刘正风身上,其经营能力十分出众手腕高超。

    这样的大佬突然宣布金盆洗手,不管原因如何对衡山派的声望都是一种巨大打击,对于整个南方武林,掀起了极大动荡。

    “师父,这是衡山派的请帖,邀请我福威镖局前去参加金盆洗手!”

    福威镖局里,陆云正看着面前的一盘棋,有林平之走来,恭恭敬敬道。

    “我知道了!”看了请帖一眼,果然是衡山派的,陆云将它放在一边,笑道:“你爹高兴坏了吧!”

    林平之面露囧色,他的父亲,这一次,收到了衡山派精英弟子亲自送来的请帖,还真是高兴极了。

    往日有事,不过是随便打发个弟子……

    “来,平之,你随我下这盘棋!”陆云摆摆手,示意林平之坐下。

    “下棋?”听着着两个字,林平之不由感觉到一阵恐慌,似乎是脑海中留有深刻的阴影,不过他还是坐下了。

    师父的话,不能不听。

    “青城派新掌门罗仁杰做的倒是不错,传出这个消息,的确可以让很多人退却,放弃对你家的窥视!但事情都有两面性,这“辟邪剑法”威力这么大,也将你林家放在了火锅上!”陆云淡笑道,话题一转。“不过这也无妨,到了我华山的地方,你们会安全的多!”

    “师父说的是!”林平之点了点头,犹疑片刻,发问道:“师父是五岳剑派的弟子,对……金盆洗手怎么看?”

    “金盆洗手啊!”陆云微微沉思了起来。

    江湖是个小世界,自然有自身的规则。

    身为一个江湖人物,闯荡江湖扬名立万时难免有恩怨是非,通过“金盆洗手”,大张旗鼓地表示自己退出江湖,遵守了这一个规则之后,就表示不是江湖人物,再不管从前的恩怨是非了。

    具体到刘正风身上,他是一个有家有业的人,不可能抛妻弃子,就和曲洋去看大漠风沙,所以他选择了入仕这一条路,当个芝麻绿豆的小官,这正是他性格、身份、地位所决定的一个选择,站在刘正风的角度,合情合理。

    就陆云的看法,刘正风此举正是保全家人的最好做法,当然前提是他跟曲洋私通的事儿没被外人发现,可惜他的保密工作似乎做得非常不好,秘密被嵩山派的人知道了!

    不仅是嵩山派,还有其他人!

    很多人知道的秘密,还是秘密么!

    以刘正风主掌衡山派这些年的表现来看,他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些,可他没有早早带着家眷跑路,还声势浩大的搞了个金盆洗手大会,显然心存侥幸!

    刘正风的灭门之祸,并不在于他选择了金盆洗手的方式不妥,而是他选择的时间不对,恰恰选择到了左冷禅雄心勃发要并派的时机。

    杀鸡儆猴!

    左冷禅这是要杀鸡儆猴!

    当着群雄会聚之时杀刘正风这样有了污点的大佬,这才是杀鸡儆猴,这才是威慑……

    “杀鸡儆猴啊!自己刚杀鸡儆猴,转眼间又要看别人杀鸡儆猴,这样的事,必须要破坏啊!”陆云看向远方,心中一个个想法缓缓形成。

    金盆洗手,必须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