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十八章 茶馆
    第十八章茶馆

    福州通往长沙的官道上,一列大型车队顶着烈日缓慢前行,车队前列高高扬起的旗帜上一头威武雄师格外显眼,另一面旗帜上绣制的‘福威’二字,让跑惯江湖的行商独行侠们知晓,这是福威镖局的车队!

    车队拥有大型马车数十辆,一字排开蔓延,足有半里之地,两旁数十精悍镖师趟子手卫护巡视,威风凛凛,让人不敢小觑。

    “此行最为危险,我儿不可大意!”

    中间的宽大奢华马车上,林夫人王氏一身劲装,正小心叮嘱儿子林平之。

    “放心吧娘,孩儿知道分寸!以孩儿的独孤九剑,这一道还没有几个人是孩儿的对手,何况,如今有名有姓的江湖高手,都去了衡山!”

    一匹白马之上,林平之有条有理地说道,脸上多了几分成熟稳重,少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飞扬洒脱。

    林家的变故,陆云的教导,迅速催熟了这位福威镖局少镖主,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江湖险恶。

    如今,林家武功最高的,是林平之,而此行林家的安全大事,也由林平之负责!

    林震南想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搬迁镖局总部,收拾了家里重要的金银细软以及一应事物,先与陆云准备赶赴衡山参加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随即北上华山。

    一路行程,风平浪静,并没起半分波澜,福威镖局一行顺利进入HN地区。

    越是靠近衡山地区,路上所遇江湖人士越多,到了衡山城外的时候,路上行人几乎一半都是江湖人士打扮,个个持刀挎剑满身精悍,一看就是不好轻易招惹的厉害角色。

    福威镖局的车队自然十分显眼,引来不少江湖人士好奇窥探的目光。

    但看着偌大的“福威镖局”四个字,不少人便退缩了。

    福威镖局重出江湖,当代“辟邪剑法”传人林平之更是以青城派前掌门余沧海的姓命宣告了自己的存在,没有人不慎重。

    也有的人精光闪烁,打量着福威镖局,却没有几个人胆敢拦福威镖局的车。

    车辆一行顺利到了长沙分局,立马有长沙分局一大波镖师迎出门来,向林震南夫妇问好,安置自福威镖局总舵带来的一些细软。

    林平之亲自负责安排操办,至于陆云,一个人闲得无聊,到外头瞧热闹去了。

    走了半日,天上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陆云撑着一把油纸伞,眼见天边黑沉沉地,殊无停雨之象,不由加快脚步转过一条街,见一间茶馆中坐满了人,便进去找了个座头坐下。

    “这位客官请!”立即便有茶博士泡了壶茶,端上一碟自制小茶点,还有一个小茶杯上来。

    “偷得浮生半日闲啊!”陆云呵呵一笑,品一口茶,在这下雨天,做什么事都有些慵懒的感觉。听着来来往往的江湖人吵吵闹闹,倒颇有几分意境。

    这时茶馆进来三位黑衣壮汉,腰间挂着兵刃浑身精悍气息外露,径直走到陆云旁边桌子处坐下。

    这三条汉子扫了眼陆云一眼,自顾自的喝茶聊天,没怎么把这少年放在心上。

    陆云如今不过十六岁,表面看上去是一个翩翩少年,没什么危险性……

    只听其中一个年轻汉子道:“这次刘三爷金盆洗手,场面当真不小,离正日还有三天,衡山城里就已挤满了贺客。”

    “那自然啦。”另一个瞎了一只眼的汉子道:“衡山派自身已有多大的威名,再加上五岳剑派联手声势浩大,哪一个不想跟他们结交结交?”

    “再说,刘正风刘三爷武功了得,三十六手‘回风落雁剑’,号称衡山派第二把高手,只比掌门人莫大先生稍逊一筹。平时早有人想跟他套交情了。只是他一不做寿,二不娶媳,三不嫁女,没这份交情好套。这一次金盆洗手的大喜事,武林群豪自然闻风而集。我看明后天之中,衡山城中还有得热闹呢。”

    “若说都是来跟刘正风套交情,那倒不见得,咱哥儿三个就并非为此而来,是不是?”另一个花白胡子道:“刘正风金盆洗手,那是说从今而后,再也不出拳动剑,决不过问武林中的是非恩怨,江湖上算是没了这号人物。他既立誓决不使剑,他那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的剑招再高,又有甚么用处?

    “一个会家子金盆洗手,便跟常人无异,再强的高手也如废人了。旁人跟他套交情,又图他个甚么?”

    那第一个开口的年轻人摇了摇头,道:“刘三爷今后虽然不再出拳使剑,但他总是衡山派中坐第二把交椅的人物。交上了刘三爷,便是交上了衡山派,也便是交上了五岳剑派哪!”

    “嘿嘿此话不然!”

    那花白胡子大汉冷笑道:“结交五岳剑派,你配么?”

    另外那单眼瞎子接道:“话可不是这么说。大家在江湖上行走,多一个朋友不多,少一个冤家不少。五岳剑派虽然武艺高,声势大,人家可也没将江湖上的朋友瞧低了。他们倘若真是骄傲自大,不将旁人放在眼里,怎么衡山城中又有这许多贺客呢?”

    那花白胡子大汉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多半是趋炎附势之徒,老子瞧着心头有气。”

    这话打击面就太广了,话音刚落便引来周围一片愤怒目光……

    场中沉寂了片刻,又热闹了起来。

    好歹,这是江湖底层一干汉子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猜测江湖大佬做了什么事,似乎很有成就感,若是还知道些内幕,更是有威风!

    陆云品茶倾听,不时听到一些脑洞大开的荒诞猜测,忍不住有些好笑。

    也不怪一干不明底细的江湖汉子胡猜乱测,刘正风还只五十来岁,正当武功鼎盛的时候,为甚么忽然要金盆洗手,那不是辜负了他这一副好身手吗?

    再说衡山派如此声势,以刘正风在衡山派的威势,起码再风光十年等后辈弟子成长起来后再放手也不迟。

    衡山派可是堂堂五岳剑派之一,实力强横影响力巨大,茶馆里一干身处江湖底层的汉子们,实在想不明白刘正风为何突然放弃如此大好前程?

    如果换作他们的话,打死他们也不会轻易放手如此大好权势和风光地位的。

    当然,也有人猜测刘正风招惹了不该招惹的狠角色,为了避免殃及家人这才不得不急流勇退的。

    让人大敢诧异的是,这一说法竟还很有市场。

    一般武林中人金盆洗手,其背后原因有很多。

    倘若是江湖上作恶多端的大盗,一生作的孽多了,金盆洗手之后,这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勾当算是从此不干了,那一来是改过迁善给儿孙们留个好名声,二来地方上如有大案发生也好洗脱了自己嫌疑。

    当然刘正风情况不同,他家财富厚衡山刘家已发了好几代,这一节当然跟他没有干系。而且以衡山派的势力以及刘正风的做派,也定然不会做下此等上不得台面之事,根本不需他多做什么想要巴结讨好的人自会有大把金钱奉上。

    可问题是学武的人,一辈子动刀动枪不免杀伤人命多结冤家。一个人临到老来,想到江湖上仇家众多,不免有点儿寝食不安,像刘正风这般广邀宾客扬言天下,说道从今而后再也不动刀剑了,那意思是说他的仇家不必担心他再去报复,却也盼他们别再来找他麻烦。

    或许是茶馆中的气氛太过热烈,引起一干江湖汉子的谈性,开始大家还收着点有所顾忌,后来说得兴起就啥都顾不得了大侃特侃。

    有为刘正风表示担忧的,认为其金盆洗手后为仇家报仇提供了方便。

    也有认为刘正风此举深合急流勇退之道,是极为聪明之举的。

    更有对此不以为然的,认为刘正风正值大好年华,武功也到了极为高深境界,此时突然金盆洗手对衡山派绝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的,开始大放厥词,说什么刘正风与衡山掌门莫大不合。

    “无知的人啊,在衡山派掌门面前编排衡山派掌门与长老,真是作死!”陆云摇摇头,念力蔓延而开。

    然后,他见到了一个拉二胡的。

    衡山掌门——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