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二十章 杀田
    第二十章杀田

    衡山派长老刘正风金盆洗手,这是正道一等一的大事,无数正派人士,纷纷来到衡阳城。

    当然,除了正派人士,还有些非正派人士的,也到了衡阳城。

    这几日,衡阳城可谓是鱼龙混杂。

    陆云如今便站立在一处,念力喷薄而出,向整个衡阳城笼罩而去。

    然后,他见到了一些人。

    比如,嵩山派隐藏身形的三大太保。

    比如,邪道人物木高峰。

    比如,群玉院的……东方姑娘。

    比如,回雁楼淫贼田伯光。

    一个个隐藏的人,在陆云的感知下,原形毕露……

    陆云最为感兴趣的,自然是可以做他对手的东方姑娘,不过,他还是去了回雁楼。

    若是再不去,二师弟令狐冲就可能被砍废了……

    这个二师弟,还需要好好调教一番才是!

    便在陆云收了念力,往回雁楼去之时,群玉院之中,一个红衣女子突然皱起了眉头。

    红衣飘展,眉宇之间,尽是掌握无数人生死的张狂霸气。

    “这种感觉?莫非是有人在窥视本座?”红衣女子身子一动,无数残影生,转瞬之间,便到了陆云先前所在地。

    只是,场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再次回到群玉院,红衣女子心中还有些诧异,但见着从门外恭恭敬敬走进来的老者,她便放下了这件事。

    红衣女子,自然是东方不败。

    除了东方不败,还有谁能够感知到陆云的窥视。

    高手与高手之间,精神互有感应,只是功力太弱的人,就算陆云以念力窥视,他们也发现不得,比如田伯光,比如嵩山派三大太保……

    三大太保本以为自己秘密前来,是要出其不意,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所谓的隐藏,在陆云的感知下,不过是个笑话……

    至于田伯光,以淫贼身份,居然明目张胆出现在回雁楼,是嫌死的不够快么……

    不作死就不会死,敢出现在陆云的视野下,田伯光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只有东方姑娘,这些年修炼《葵花宝典》,几乎大成,已经快达先天之境,对精神力有一定的感知。

    什么是先天之境?

    古人云,天地人三才,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神、气、精。

    人的精、气、神三宝若少一宝即死亡,而三宝又分先天、后天。

    先天三宝为元精、元气、元神,后天三宝为识神、呼吸气、交感精。先天后天相互配合,不易分辨,更极难分开。

    世间练气,无不以修炼后天之气为主,直到修炼到某一界限,真气的数量与质量无以复加,达到极为接近先天元气的精纯度,即后天圆满境界,同时以高深的精神意境——极为敏感的思虑神分辨清楚先、后天之气,就可顺势进入先天元气为主的修炼,化后天真气为先天真气,修为臻至所谓的先天境界……

    如今东方姑娘便是到了这最后关头,只差一步就到了先天境界。

    东方姑娘为什么千里迢迢赶来衡山,自然是为了曲洋。

    曲洋是日月神教的长老,想要离开日月神教哪里有那么容易,东方姑娘决不允许他离开。

    曲洋来到衡山城,本来是想与知己刘正风一起退隐江湖,不过他实在是想的太过美好,轻易间便被东方不败找到。

    那个在东方面前恭恭敬敬心里却一脸苦逼的老头,便是曲洋了……

    另一边,回雁楼里,有陆云二师弟令狐冲正与田伯光斗智斗勇。

    令狐冲来衡山的路上,遇到恒山派仪琳被田伯光抓住,出手相救。他挡住田伯光,让仪琳先跑,仪琳却不愿意自己独自逃跑。

    好容易废了百般唇舌才将仪琳说服,看着仪琳逃走,令狐冲才专心对付田伯光。

    和原著不同,令狐冲不再是同辈中无人能及,每年师门大比,都被陆云一剑挑了,因此也更加用功。

    平时令狐冲经常和陆云对招,陆云的剑法奇快无比,如今磨炼下来,令狐冲和田伯光打成了平手。

    田伯光是淫贼,自然对男人没兴趣,见拿不下令狐冲,就用轻功甩开他,去追仪琳。结果仪琳又犯糊涂了,走了很远,担心令狐冲的安危,居然绕了回去,正好被田伯光逮到,最后又来到回雁楼。

    田伯光带着一个尼姑在酒楼喝酒吃肉,很是惹人注意,令狐冲很快找了上来。看到周围都是人,令狐冲没有直接动手,坐到田伯光的那一桌,看到有酒,顿时眼前一亮。人要救,酒也要喝。

    田伯光佩服令狐冲剑法,此时见他居然没有直接动手,而且也不介意和自己同桌畅饮,很是佩服,两人一起对饮,顺便聊起尼姑的话题,一见尼姑,逢赌必输。

    不巧的是,酒楼旁边坐了两个泰山派的道士,天松道长和他的师侄迟百城。迟百城听到田伯光的名字,立刻热血沸腾,要杀了这淫贼为民除害,结果被田伯光一刀秒杀。

    天松道长看到师侄被杀,立刻出手,连攻三十多剑,结果田伯光坐着就全部接下了。令狐冲出手帮忙,天松却停手,理由是:“你和这个淫贼称兄道弟,肯定不是好东西,我天松羞与你联手。”

    田伯光讥笑令狐冲,却突然一刀砍向天松道长,天松重伤,田伯光正要再补一刀时,被令狐冲挡住,天松跑了,令狐冲却受了伤,正面打已不是田伯光的对手,于是提出坐斗。

    “田兄,我看你刚才坐着对敌尚游刃有余,正巧我以前上茅厕时,到处苍蝇飞来飞去,很是讨厌,我便提剑而刺,久而久之,从这领悟出一套剑法来,不如咱们来比一比,站着打我不是你的对手,可若是坐着,你必定打不过我。”令狐冲心中转过种种思量,面上却笑着道。

    田伯光大怒,“令狐兄,我当你是朋友,你出此言,未免欺人太甚,你是把我比作茅厕的苍蝇是不是?好,我便领教一下你这路……你这路剑法。”

    “不必了!”有陆云来到回雁楼,看着田伯光,似乎看着一个死人。

    “大师兄,你来了!”令狐冲见着自家大师兄,当真是惊喜交加,随即目光一转,对田伯光道:“我大师兄来了,田兄,你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一个小毛孩,好大的口……”

    田伯光面上满满的鄙视,突然之间,手中快刀已出。

    赫然是偷袭!

    他这一刀又快又急,竟比往日刀法还要快三分。

    能让令狐冲称“大师兄”的,即便是小孩,他也不敢小瞧。

    这也是他常年作案,却仍能活到今天的缘故!

    “师兄,小心!”令狐冲急叫。

    看起来,令狐冲还是有些良心。他的“田兄”跟师兄打起来,他还是更偏向师兄……

    “一招,杀你!”陆云漠然出声。

    剑出。

    剑收。

    一个刹那,田伯光……死。

    “你以为你的刀快么,我,比你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