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二十一章 天门
    第二十一章天门

    PS:感谢猫修仙人的一万起点币打赏,今日加更!

    一招,秒杀田伯光!

    田伯光的面上甚至还露着偷袭得逞的诡笑,陆云的剑已经洞穿了他的喉咙。

    想与陆云比快,他只好死了。

    这臭名昭著的采花贼,终于死在了陆云的手下!

    一时之间,整个回雁楼竟突然沉寂了下来,没有一点声音。

    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万里独行田伯光,居然就这么死了!

    死在了一个少年手中!

    不真实!

    绝对不真实!

    田伯光怎么会这么容易死去?

    过去的日子里,不是没有人想杀这人人得而诛之的淫贼,甚至包括正道之中很有名望的一些前辈,只是,他们都失败了。

    田伯光,不仅刀很快,而且,逃的也快。

    能打过田伯光的,追不上田伯光。

    至于能追上田伯光的,却死在了田伯光的快刀之下。

    所以,田伯光犯案无数,他仍逍遥于武林之中。

    所过之处,人心惶惶。

    但,他还是活着。

    只是这一次,田伯光,一招被陆云给秒了!叫人大快人心的同时,也多了几分不可置信!

    君不见泰山派的两位道人,行侠仗义,却一死一伤。

    若不是恒山派的小尼姑求情,老道士天松道人也要死了!

    天松道人也算是泰山派的重要人物,是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的师弟,老一辈正道人士,都敌不过田伯光……

    “大师兄,你,你杀了田,田伯光?”

    好一会儿,令狐冲才反应过来,这刚才与他斗智斗勇,甚至颇有些惺惺相惜的田伯光,就这么死了。

    “怎么,你的这位田兄杀不得?”陆云微眯起眼,扫视向令狐冲。

    “没有!”令狐冲背上立刻起了一层冷汗,忙摇了摇头。

    每一次他看到自家的小师兄以这种眼神看人,他就有一种所有秘密被看破的阴森感。

    这种眼神,太有压迫感,似乎是帝王在扫视自己的臣子,他很不自在。

    目光一转,避开陆云的眼光,令狐冲有些怅然,低声道:“只是他很讲义气,就这么死了……”

    “他讲不讲义气,与我何干!我只知道,你与我的那些师妹们,若是听到田伯光到了华山地境,愁的便连饭也吃不香!”

    “这……”听到师妹几个字,令狐冲顿时讷讷无语。

    他只觉得田伯光够义气,可以交朋友,却没想到在田伯光义气背后,不知有多少无辜的女儿家,遭了他的毒手。

    “令狐师弟,像田伯光这种淫贼,人人见而杀之,这才是正道!”陆云漠然出声,话语中有着森森杀气。“你可知田伯光所过之处,百姓哪家哪户不害怕,我华山派的女弟子有师长保护尚且如此,那些普通百姓又过的什么日子,提心吊胆不说,一个名节被坏,只能自杀了!你若是与这种淫贼惺惺相惜,交朋友,休怪我华山七戒不饶人!”

    “师弟知错了!”令狐冲听的冷汗津津,慌忙认错。

    往日里他的确想的简单了,这种他不以为然的小事,在别人眼里完全不是小事……

    不仅不是小事,还是绝对的大事!

    “师弟,你要记着,我们既然身在华山派,便有华山派的立场,小错误可以犯,但原则问题不容忽视!若是与淫贼结交,可曾想过师父的颜面,可曾想过师父的努力,可曾想过我华山派的声望?”

    “多谢师兄教诲!”

    很多道理,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一个与“田兄”喝酒,称兄道弟,本以为很小的事,背后竟有这么大的干系,作为政治小白的令狐冲,表示自己真是听傻了。

    反应了过来,他陡然感觉到惊悚,自己的确得思过反思。

    他从来都是爱华山的,他也不想做对不起师父的事。

    既然这样,田伯光便永远是田伯光,而不是“田兄”……

    “仪琳师妹,接下来的事,还要你将事情经过讲与泰山派的几位师叔听!”陆云念力一扫,对一旁发愣的另一当事人——仪琳言道。

    “啊,陆师兄,我!”

    仪琳正手足无措时,有怒喝声传来:“令狐冲在哪?快给我滚出来!”

    一群身着泰山派服饰的道人来了,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还没到回雁楼上,便喝了起来。

    “在下令狐冲,见过师伯!”听说这位泰山派的道人找他,令狐冲站了出来。

    “好贼子,竟然敢和淫贼田伯光勾结,杀了我的徒儿,我要你偿命!”

    说话之间,道人已然一掌轰了过来,似乎要将令狐冲毙于掌下!

    这道人便是泰山掌门天门道人,死在田伯光刀下的那个小道人就是他徒弟,天松道人逃回去后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没说令狐冲为了救自己挨一刀,却说令狐冲和田伯光勾结,杀了迟百城,这是来要他偿命了。

    天门道人这一掌来的又快又狠,决然要将令狐冲击杀,以报自己徒儿大仇,而令狐冲亦未曾想到,也来不及反应,这掌风甚至刮到他脸上了,火辣辣的。

    眼见令狐冲要被毙于掌下,仪琳甚至惊的叫出声来,有陆云缓缓伸出一只手,捉住了天门道人的手。

    不错,就是捉。

    陆云伸手。

    天门道人的手便不能动了。

    “天门师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进来打人,这是什么道理?”陆云面无表情道。

    天门道人注意到抓住自己的居然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上运起真气,要挣脱陆云的手,然而那手就像是被铁钳夹住,纹丝不动,天门道人面子上挂不住,自己居然挣脱不了一个小辈。

    陆云看到天门继续用劲,却是不能继续抓了,否则这道人就要抓狂,连忙松开并后退一步。

    此时,令狐冲也反应过来,退后了几步。

    “哼!你问我道理,好,你说,杀人偿命,是不是天经地义!”天门道人的右手被陆云松开后,在袖子底下微微颤抖,嘴上却厉声问道。

    “那自然是的,不过你有何证据说我师弟杀人?”

    天门道人将天松道人的话说了出来,厉声问道,“我们有人亲眼看见,你还有何话要说?”

    “你有人证,我也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恐怕天松道人的话未必尽信!”陆云有条不紊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泰山派的人会说谎?”天门道人争辩。

    “田伯光,我已经杀了!尸体还在此处!这已经可以证明!”陆云淡然言道。“至于人证,恒山派的仪琳师妹可以为证!”

    “什么,田伯光已死?”

    天门道人并非真的蛮不讲理,见着田伯光的尸体,满腔怒火化作一声叹息:“华山派,后继有人啊!”

    先前义愤填膺,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却记得了,这个少年,说了一句:“不过你有何证据说我师弟杀人!”

    他的师弟,是令狐冲。

    难么少年便是华山派的大师兄了……

    华山大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