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二十六章(为盟主狱王大王加更!4/10)
    第二十六章(为盟主狱王大王加更!4/10)

    嵩山派的人出现在了刘家后院!

    还被刘门弟子逮了个正着!

    他们要做什么,明眼人一看便知。

    嵩山派赫然是要以刘三爷的妻儿威胁刘三爷!

    一时之间,无数人哗然,满满的不可思议。

    江湖上自有江湖的规矩。

    什么规矩:祸不及妻儿!

    行走江湖,身不由己,被人杀了那是自己本事不行,怨不得他人。

    但若是对普通百姓出手,亦或是拿着别人的家眷威胁,这就是犯了所有人的忌讳。

    哪一个江湖人,没几个亲朋好友。

    今日敢拿捏刘正风的妻儿威胁,明日,说不定就轮到别人头上了!

    那江湖,便彻彻底底的乱了!

    名门正派之所以是名门正派,至少表面上不违背江湖上最基本的道义。

    至于那些动辄杀人全家的,自然而然便是魔教妖人,受全武林正道人士的讨伐!

    魔教妖人之所以是魔教妖人,是因为他们无所顾忌,什么事都做得出!

    而如今,名门正派嵩山派竟做出了拿人妻女,逼人就范的丑事!

    定逸师太第一个沉不住气,大声道:“这……这是甚么意思?太欺侮人了!”

    刘正风也一脸愤怒,怒视史登达,随即面色变得阴沉,向四周看去,道:“以史师侄的能力,怕还作不出这样的事吧,不知是嵩山派哪位师兄到了,还请出来与我一见!”

    “哼,刘正风,你的事犯了!”

    一言甫毕,屋顶上黄影晃动,跃下一人,这人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削异常,上唇留了两撇鼠须,傲然说道:“奉盟主号令,不许你金盆洗手。”

    “原来是费师兄,嵩山派别的师兄们,便请一起现身罢!”刘正风面色陈陈,对着空旷处言道。

    只听得屋顶上东边西边同时各有一人应道:“好!”

    黄影晃动,两个人已站到了厅口,这轻身功夫,便和刚才费彬跃下时一模一样。

    站在东首的是个胖子,身材魁伟,乃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托塔手丁勉。

    西首那人却极高极瘦,是嵩山派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仙鹤手陆柏。

    嵩山派三大太保齐至!

    “刘正风,五岳盟主令旗在此,你听不听号令?”三大太保一起现身,嵩山派气势大盛,丁勉冷然出声。

    刘正风闻言一脸郑重,表态道:“当年我五岳剑派结盟,约定攻守相助,维护武林中的正气,遇上和五派有关之事,大伙儿须得听盟主的号令。这面五色令旗是我五派所共制,见令旗如见盟主!”

    “你知道就好!”

    丁勉满脸阴沉,冷冷道:“既然刘正风你已熄了金盆洗手之心我等也不多废话,有些事情还需你当着众多武林同道之面解释一番!”

    “何事?”刘正风脸上却是不动神色,坦然道:“我刘某人一向行得正坐得直,无事不可对人言!”

    “刘师兄,左盟主吩咐了下来,要我们向你查明;刘师兄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暗中有甚么勾结?”

    费彬手里拿着那五彩缤纷的五岳令旗,冲着刘正风连连冷笑质问:“刘师兄又是设下了甚么阴谋,来对付我五岳剑派以及武林中一众正派同道?”

    轰!

    此言一出,在座群雄登时耸然动容,不少人都惊噫一声。

    魔教和白道势不两立,双方结仇已逾百年,缠斗不休互有胜败。

    这厅上千余人中,少说也有半数曾身受魔教之害,有的父兄被杀,有的师长受戕,一提到魔教,谁都切齿痛恨。

    而五岳剑派之所以结盟,最大的原因便是为了对付魔教。魔教人多势众,武功高强,名门正派虽然各有绝艺,却往往不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更有“当世第一高手”之称,他名字叫做“不败”,果真是艺成以来,从未败过一次,实是非同小可。

    若是先前,众英雄还对刘正风同情不已,如今听着刘正风可能与魔教勾结,所有的慈悲心都没了,不少人甚至对刘正风怒目而视。

    “听费师叔的意思,难道费师叔已经找来东方不败对质了?”

    便在此时,陆云在一旁悠悠开口。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东方不败四个字仿佛很有魔力,场上顿时安静下来,胆小之人甚至想要靠近门口逃跑。

    “左盟主只是怀疑!”费彬见势不妙,立刻辩解道,还欲继续说下去,不过已被陆云打断。

    “怀疑?那么嵩山派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来抓人了?你们有证据吗?是不是想说他与哪个魔教长老有勾结,就可以这么说?你们想抓人家老小来逼迫,就算没有,他也必须说有。”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有理。

    嵩山派又怎么知道刘正风与东方不败有勾结?

    先不说魔教,只嵩山派对刘正风家人下手,他们的行事便更像魔教!

    刘正风也是聪明人,自己虽然与曲洋有私交,但仅仅是在音律上,不会留下任何对五岳剑派不利的证据。

    如今大局当面,只要他紧紧不开口说出曲洋,这大事可定!

    原著里刘正风是没了可选的路,也没有预料到形势竟严峻到了那个程度,不是自己家人死,就是好基友曲洋死。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他最终害得自家人丧了性命……

    但现在,知道人家可能要灭自己满门,刘正风就是违背道义,说个“善良的谎言”,也不会让灭门这样的事发生。

    “没错,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勾结东方不败?”刘正风心里道了声歉意,面上却不屈不挠。

    “你们!”费彬顿时气的说不出话了。这个时候,再说魔教曲洋,众人也不一定信。

    “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但不是嵩山派一家独大,各派的私事却不得干预,否则过几天左盟主是不是连我们华山的掌门都可以任命了!”陆云在一旁,漠然出声。

    他又补了一刀……

    这话不是没有根据,陆云清楚记得剑宗很快就会来华山争夺掌门,背后就是左冷禅指使的。

    费彬一干人心里有鬼,被陆云点破,脸色顿时大变:“小子,你找死!”

    话还没说完,费彬已然一掌朝着陆云拍过去,今天之事都是这小子捣乱,才变成如今的局面,费彬要先杀了陆云。

    陆云还未出手,岳不群已经轻飘飘接下了这一掌。

    自己的徒儿被费彬偷袭,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再不出手,这个师父就不用当了。

    “费彬,陆云是我华山派弟子,有错也不需要你来教训。”岳不群面色微沉。

    “就算是左盟主也要讲一个理字,这件事情嵩山派可真是不讲理。”

    令狐冲救了仪琳,华山派对恒山派有恩,场上之事本已让人看不过去,脾气火爆的定逸师太立刻站出来帮忙。

    “不错,华山小辈仗义执言,何错之有,你费彬要杀人灭口,才是居心不良!”令狐冲也救了天松道人一命,陆云又杀了田伯光算是为天门道人徒儿报了仇,泰山派感念其恩情站出来为华山说话。

    场上大部分都是刘正风的朋友,此刻纷纷站出来为其说话,数百人声势浩大,一些嵩山弟子已经开始畏首畏尾,最后不知道谁喊了句“嵩山派的人滚出去!”,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附和,费彬等人脸色铁青,留下一句狠话后落荒而逃。

    金盆洗手便这样结束……

    当然,也许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