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二十七章 落幕(为盟主狱王大王加更5/10)
    第二十七章落幕(为盟主狱王大王加更5/10)

    金盆洗手,终于落幕。

    这一次金盆洗手,真可谓是一波三折,叫参与的一干英雄豪杰大开眼界。

    的确是大开眼界!

    金盆洗手大会上发生的事,曲折多端,都几乎可以用来说书了。

    先是重出江湖的当代辟邪剑法传人林平之竟然是华山派君子剑岳不群的徒孙,紧接着又有衡山派掌门莫大出席刘三爷的金盆洗手大会,让师兄弟不合的谣言不攻自破!

    紧接着,刘三爷突然宣布取消金盆洗手,原因是衡阳城发现了魔教妖人出入,为了门派存亡不得已放弃了金盆洗手。

    又有嵩山派突然跳了出来,偷袭刘府后院不果,嵩山三大太保集体出动,带着一票精英弟子直接逼上门来。

    好在刘三爷福大运大,有华山派弟子,年轻一辈第一高手陆云为其仗义执言,又有泰山掌门天门道人,华山掌门岳不群以及恒山定逸师太出面作保,诸位英雄一同施压,迫使嵩山派三大太保灰溜溜离开!

    其中的波折曲折,涉及人事之广,几乎让每一个人目瞪口呆。

    金盆洗手,真是大戏不断,你方唱罢我再登台……

    这一次金盆洗手之后,华山派两位人物出了名!

    不,三位人物!

    一个令狐冲,英雄救美!

    一个陆云,仗义执言,武功高强。

    还有一个辟邪剑法传人林平之,灭杀了一流高手余沧海的年轻俊杰!

    这三位年轻俊杰都是华山弟子,立刻为华山派造足了声势。

    无数人议论纷纷,赞叹华山,羡慕君子剑岳不群。

    当然,表面上是赞叹,内心到底是什么,无人得知。

    不过,对于嵩山派,很多人表面上也是鄙视。

    挟持别人家眷,意图逼迫就范,这不是魔道的作风么!

    什么时候,嵩山派堕落如斯!

    堕落到这个地步,还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大损威望!

    也有聪明的人,似乎看到了金盆洗手背后渐渐兴起的波澜。

    这个江湖,怕是不平静了。

    江湖的不平静,向来由野心而起……

    而此时,陆云正站在华山派落脚的客栈房上,望着天空中的一轮弯月。

    月亮弯弯,月色朦胧,正是杀人放火好时机。

    陆云闭上眼,他的念力向着整个衡阳城蔓延而去。

    然后,他“看”到了黑夜下的很多人。

    比如曲非烟,小姑娘还没死,活蹦乱跳的。

    比如费彬,紧紧盯着刘府。

    比如刘正风。

    刘正风正要出行,与好基友曲洋相会。

    对于刘正风,陆云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这绝对是江湖中的异类,对音乐的痴迷已经达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对音乐上的知己那更是看重万分,比什么家族什么江湖名望不知大到哪里去了。

    好容易逃过一劫,这刘正风又把家庭,门派中人全都先抛在一边,带着把古琴就跑衡山附近的林子里会曲洋了。

    莫大差点没被气个倒仰,因为刘正风突然取消金盆洗手仪式,得罪了一大票江湖豪杰,就算大家看在衡山派的面子上不想过多计较,可该有的表示都不能少了不是?

    结果刘正风不管不顾自己带着把古琴跑了,留下个烂摊子让性格有些孤僻的莫大先生收拾,只差一点,莫大跟刘正风真要翻脸了。

    “音乐,就那么有意思么!”陆云摇摇头,有些不太理解。

    他暂时还理解不了刘正风的思想。

    不去等风头过了,反而去跟好基友报平安,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黑暗之中,陆云可以清晰看到,嵩山派的费彬与手下几个弟子全都跟了上去。

    这便是陆云所说的“金盆洗手”还没有结束的原因。

    嵩山派白天的撤走,一方面是碍于面子,另一方面也是引蛇出洞。

    只要逮着了刘正风和曲洋私会,他们就可找回白天所有的颜面,再次进行杀鸡儆猴!

    到时,嵩山派可携杀鸡儆猴之势对其他剑派一一突破!

    对华山派,叫剑宗弟子争掌门之位,若是比剑之时杀了岳不群更好!

    对泰山派,请出天门道人师叔玉矶子,乘机夺了天门道人的掌门之位。

    至于恒山派,只要派手下高手伪装魔教高手,杀了恒山派三大神尼,恒山派一群女尼群龙无首,也可反掌收服!

    衡山派就不用说了,若是有了刘正风通魔教的罪证,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刘正风,看在我华山派的面上,我便再出手一次!”

    陆云心意一动,三枚银针悄无声息,穿梭于黑暗之中。

    还来不及吭一声,费彬便被飞针刺穿了喉咙!

    他甚至根本没有防备,便已经死了……

    自有了念力,陆云便是黑暗的王。

    陆云身在黑暗,却能看到光明……

    没有了外人打扰,陆云也很是好奇传得神乎其技的《笑傲江湖曲》到底是个什么摸样。

    衡山城外一处密林深处,有山有水有瀑布,曲洋跟刘正风便在瀑布水潭前的一块大石上摆开架势演奏起一曲美妙的《笑傲江湖曲》!

    先是铮铮琴声响起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下柔和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十分美妙。

    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

    又听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唯见明月当空,树影在地。

    等悠扬的古琴声和悦耳的笛子声消散好久,陆云才从这种奇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心态平和,灵台清明,似乎境界都有不小提升……

    “笑傲江湖么!的确有几分意思!”

    读书使人睿智。

    这弹琴也让人高雅。

    弹得多了,心性也变得空灵了。

    这《笑傲江湖》曲,还真是不赖。

    陆云表示自己要学会……

    第二日,嵩山派的几大太保见费彬消失,又闹出了不少事。

    也不知刘正风有没有后怕,反正自那天后一直老老实实,在衡山派打理俗事。

    而华山派,也终于离开了衡阳城,往华山而去。

    一同前行的,还有福威镖局总局。

    行数日,终到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