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三十一章 事平(为盟主狱王大王加更9/10)
    第三十一章事平(为盟主狱王大王加更9/10)

    长发如墨,剑目如电,不是风清扬又是谁?

    风清扬本不想出来的。

    但他还是出来了。

    再不出来,剑宗的封不平便可能走火入魔了。

    他虽然隐居华山,对江湖上的事不再插手,但亲眼看着曾经剑宗的弟子死于走火入魔之下,他还是无法做到。

    只是,他虽出现,却没有几个人能认识他。

    如今的风清扬,脸上丝毫不见岁月的痕迹,看起来比岳不群几人还要年轻。

    若是不知道,还以为是岳不群的弟子……

    “你是谁,岳不群叫你出来,能顶什么用?”成不忧打量了风清扬片刻,满是嘲讽道。

    “哎!”风清扬幽幽一叹。

    随陆小子多年论剑,心性稳定了下来,武功更高了,人也变得年轻了些,曾经的剑宗弟子却已经不认识他了……

    “嗡嗡嗡嗡……”

    一声叹息之下,堂上堂外顿时发出剑鸣,所有的剑同时出鞘,倒插于风清扬身前的地面,剑柄上下摇晃,仿佛在对他行礼。

    此时此刻,就是修为再低之人也能明白,风清扬是位绝世高手。

    “您是……风师叔?”封不平终于认了出来,眼睛一酸,便跪倒在地。“不孝弟子拜见风师叔!”

    封不平一跪,成不忧,丛不弃也立刻下跪。

    岳不群和宁中则也从主座下来,对风清扬行礼。

    “不可能的,风清扬居然还活着!”

    陆柏骇然变色,这黑发之人居然能是风清扬?而且,越活越年轻,这怎么可能?

    风清扬,华山剑宗之人,独孤九剑传人,然而不仅剑术修为登峰造极,内功也早已练到化境。纵然是少林武当的掌门,听到他的名字也会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风老。

    风清扬是谁知道的人不多,正如昔年张三丰百岁大寿时说的一句话,和我动过手的人已经死光了。他们的时代早已过去,如今化作传说,然而当传说再现的时候,还有几人敢直视其锋芒!

    “封小子,你起来吧!不要跟陆小子比,他的剑术,已然登峰造极,到了无剑的境界,空手抓白刃,并不是什么难事!除了他,江湖上还有几人能够做到?”风清扬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封不平,瞪了陆云一眼,随即无奈出声。

    这小子,打击的太狠了!

    一个弈剑在手,封不平的剑法再厉害,在陆小子眼里仍然是破绽百出,而陆小子恐怖的推算能力,使他可以提前算出剑移动的轨迹,到时只是一抓,就可以抓住剑了。

    但对于其他人而言,却完全不适合。

    江湖上向来有句话叫做: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华山的夺命连环三仙剑不仅快到极致,还险到极致。一般人就是利剑在手,也根本抵挡不住。像陆云这样随手抓剑的,又能有几人!

    这空手套白刃,不看出三仙剑的破绽如何套?自身速度不够快如何套?不看出仙剑变化又如何套?

    其他人若是想学,只有手断这一条……

    封不平也不是太笨,顿时明白了风清扬的意思。原来对方是用更高明的剑术破了自己的剑,这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

    他正要说话,岳不群率先开口,面色恭敬:“既然风师叔回华山了,掌门之位不群立刻让出。”

    岳不群这一生,都是为振兴华山派而奋斗,如果风清扬当掌门,无论是辈分,还是武功,他都是望尘莫及。风师叔要夺,他也拦不住。

    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提出来,请风清扬担任掌门,对整个华山也大有裨益。

    “风师叔,华山当年无人,只剩我和师兄,如果您老肯现身,我们华山上下自然是无一不从。”宁中则也开口道。

    “岳小子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将华山派打理的井井有条,老夫都看在眼里,这掌门之位就由你继续坐着!”风清扬摇了摇头。

    华山派的掌门,真是好差事么?在风清扬眼里,责任多余荣耀。

    他是一把老骨头了,掌门之位他做不合适,也做不来,还是由岳不群继续做着吧。

    “师叔,气宗霸占了掌门之位二十五年,当年若不是他们用计将您骗下华山,又怎么能赢!”成不忧急切的爬到风清扬身边说道。

    “师叔,您既然回来了,这掌门之位自然应该由您担任,不平绝对心服口服!”封不平也说道,他有野心,但也有自知之明。

    “风老前辈,您是剑宗高人,华山派掌门之位正应该由剑宗之人担任。左盟主此次也是为了剑宗主持公道。”

    陆柏也开口劝道。

    按照他所想,风清扬既然是剑宗的,那么应该也会站在剑宗一面。

    陆柏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风清扬怒了,无名之火冒了上来,冷哼道:“左盟主,算什么东西?”

    “启禀风前辈,左盟主是我们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左师兄,早已被公举为五岳盟主。”陆柏一脸骄傲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他又算什么东西,也敢插手我们华山派的事情!”风清扬盯着陆柏说道,目光如剑,看了一眼陆柏手上的五岳令旗。

    刹那间,五岳令旗分裂成无数块。

    我看你一眼,你便死了……

    这一次是对五岳令旗,下一次便可能是嵩山派左冷禅!

    一个趔趄,陆柏手一抖,五岳令旗碎片全部掉在地上。

    有风自远方来,将五岳令旗吹得消失无踪……

    “什么时候,嵩山派这么小气,连五岳令旗都要做的这么偷工减料,风一吹就坏了?”陆云冷笑道。

    他的心意一动,便有风来,吹走了五岳令旗。

    陆柏气的牙痒痒,却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风清扬再看他一眼,他也四分五裂了。

    “华山派掌门便由岳小子担任吧,至于你们几个……”风清扬突然叹了口气,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封师弟和成师弟还有你们的弟子,如果想留在华山,不群定然扫榻欢迎。”

    岳不群看到风清扬似乎为剑宗之人感到为难,顿时开口。

    成不忧犹豫了,在外漂泊这么久,他自然是想要重回华山的,但如果屈居于岳不群之下,又心有不甘。封不平突然开口,“师叔,弟子们想侍奉在您老身边!”

    封不平自认是剑宗之人,重归华山可以,但不愿呆在气宗门下。

    “都给我老实的留在华山,安安心心教徒弟,日后也别再分什么剑宗,气宗,百年前我们华山派只有一脉,弟子想学剑就练剑,想学内功就练内功。你看看其他哪个门派像我们,一分为二,简直笑掉大牙。练剑练气,最后都是殊途同归。”风清扬明白二人的心思,恨铁不成钢道。

    练剑练到极致,也不过是到了无招的境界,再要进步,只有内力增强。

    练气练到极致,也必须有足够的用力技巧,方能返璞归真。

    说来说去,殊途同归,没什么好争的。

    这番话就算是陆云说的,也未必有人听,因为陆云太年轻。

    但若是出自风清扬之口,又截然不同,他是一代宗师,说出的话就是武学真理,众人莫敢不从。

    看到场面已经无力回天,嵩山派的人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助阵的衡山派和泰山派的人也没脸留下。

    剑宗之事和平解决,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

    陆云与风清扬突然看向山下,又有高人来。

    “多事之秋啊!”

    来的人是……东方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