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五章试剑(新书,求收藏,支持)
    第五章试剑

    奕棋,奕剑。

    重在一个“奕”字。

    什么是“奕”,奕,便是算计,便是推演。

    推演未来发生的事,推演敌手的下一招,推演敌手旧力已断,新力未生的那一个刹那,给予致命一击。

    敌手未出招,我已知晓你的底牌。

    敌手一出招,我便破了你的破绽。

    我一出手,敌手……必败无疑。

    这便是奕剑的强大。

    在陆云所知的武学之中,有一些武学与奕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独孤九剑,破尽招式,无招胜有招。

    天子望气,谈笑杀人。

    大唐位面一代宗师傅采林,亦有一手奕剑术,算计无双。

    三者,都是极尽推演,料敌先机。

    而陆云,以奕棋修炼,运转念力,以强大念力推演万千可能,也是料敌先机。

    而且,他的料敌先机,甚至要更为强大。

    只因为,他所获得的念力,磅礴无比,远甚他人。

    “超能失控”世界中的念力是个好东西,需要不断开发利用,极致发挥它的每一份作用,而不是如电影里那个蠢货主角,得了念力却不知学习,不知进化,反而得意忘形,最终超能……失控,自己也下场可悲。

    “唔,也该试一试奕剑之术了!”陆云站起身来,不去理会面前的奕棋残局,去寻找二师弟令狐冲。

    在这华山,能与他试剑的,便只有二师弟令狐冲了!

    自家师父岳不群武功虽高,却没有时间,其他师弟师妹则是太弱,不堪一击,只有令狐冲,天资聪慧,剑法天赋了得。

    “师弟,与为兄试试剑如何?”令狐冲正懒洋洋躺在一颗大青石上,耳边便传来了陆云的声音。

    “大师兄,你饶了我吧,师兄功力盖世,我哪里是你的对手?”听闻自家师兄要比剑,令狐冲像惊吓过度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慌忙拒绝。

    开玩笑,先不说大师兄那一身高深莫测的内力,可以直接碾压他,只大师兄似乎能够看破一切的眼神,便让他心中不由得为之一慌,似乎自己的一切秘密,都无法逃脱师兄的法眼!包括自己藏的极深的美酒,也无法摆脱“万恶”师兄的搜查……

    “这一次,我会将内力压到同境界的地步!”陆云摆摆手,笑眯眯道。

    “同境界,大师兄,你可不要后悔?”令狐冲听着陆云的话,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雀跃欲试。

    每此华山比试,自己都不是师兄的对手,他令狐冲最擅长的是剑法,却不如师兄内力雄厚,十打十输,如今却让他有了一试的机会。

    若是能击败面前这个小孩,不,师兄,那多有面子,还可以为可怜的酒找回一丝场面……

    “师兄,我要出手了,看师父教给我的希夷剑法!”终究是对师兄对手,令狐冲还是提醒了一声,随即便向陆云出招,想试试自己的分量,亦或是师兄的剑法。

    华山剑法,极为高深的有养吾剑法,朝阳一气剑,以及希夷剑法等,每一种剑法,都需要相应的心境配合,才能将剑法发挥完全,这已经是一种剑之势的运用。

    所谓:大势压人。

    如养吾剑法,最重要的是养出一身浩然正气,孟子曰,吾善养浩然之气,这套剑法注重养气,颇合以气御剑的宗旨,只有在君子的手里,这养吾剑法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

    这养吾剑法,亦是掌门岳不群最拿手的剑法之一,他的“君子剑”美名多也是由此剑法而来。

    而朝阳一气剑,听名字很犀利,再听解释会让人觉得更加犀利。日出东方,其道大光,日东升而西落,实属天地至理。日为阳,月为阴,阴阳交替,昼夜黑白。朝阳一气剑讲究以气御剑,一剑化日月,是以剑道体味天象轮转的无上剑术。

    令狐冲好动活泼,没什么浩然之气,根本发挥不出养吾剑法的威力,又没有日出东方,其道大光的心境,学起来事倍功半,还不如不学。

    岳不群也知道令狐冲的性子,便传了希夷剑法,正合令狐冲潇洒飘逸,不拘一格的特性。

    希夷剑法,听之不闻名曰希,视之不见名曰夷,练到深处无声无息,无影无形,是一门高深剑法。

    希夷剑法一出,果然很有特色,无声无息,行云流水,倏忽间一把长剑便向陆云肩上刺去。

    陆云不急不慌,呵呵一笑,随手一剑刺出,正好抵在令狐冲前行的剑尖,将这无声无息的利剑拨开。

    在他的神识感知之中,这一剑看似精妙无比,实则有着破绽三百六十五处……

    他挑了一处,便破了令狐冲自以为完美的剑法!

    陆云也不急于将师弟战败,而是要师弟喂招,于战斗之中感受真正切切的“奕剑”之道。

    奕剑,毕竟,还是与奕棋之道有些差异,拿剑喂招,他或许能够领悟的更多,如每一剑的力量……

    当能够以念力看破每一剑的力量,敌手便没了存在的价值……

    另一边,一击不中,令狐冲身影翻飞,运转希夷剑法,频频向陆云攻杀而去,颇有些鬼魅的味道。

    陆云仍是随意应对,每一次出剑,必能破了令狐冲的剑势,让他半折而反,徒劳无功,难受的吐血。

    “破!”看透了令狐冲此时的能耐,陆云不再试探,随意一剑刺去,刺到了空处,但是下一刻,令狐冲却正好向他的剑上撞来。只差了三指之长,剑尖便会抵到令狐冲的脖子之上。

    哗啦!

    一滴滴冷汗,顿时掉了下来。

    “师兄,不带这样的?”令狐冲幽怨看了陆云一眼,忍不住的埋怨道。

    “师弟,我已经算好了,师弟必将在距离此剑三指的地方停下来,师弟绝不会损伤一根汗毛!”陆云将剑收回。

    “……”

    不听陆云的话还好,一听,令狐冲只感觉脖子凉嗖嗖的。

    什么叫做“师弟必将在距离此剑三指的地方停下来”,这不是说,师兄不仅算好了他的行动方向,甚至算出了他遇到此剑之后的种种动作,如反应时间……

    这……还是人么?

    有人,还可以这么算么?

    难怪教一干师弟识字学习的老师也在师兄面前汗流浃背,再也不肯和师兄下棋!

    难道说,知识真是力量?

    第一次,令狐冲觉得他有必要好好学习学习……

    而陆云,也开始将目光放到思过崖山洞里的五岳石刻上。

    令狐冲终究是太年轻了些,现在能给他喂招的,也只有五岳前辈的剑法了。

    似乎,还有一个……风清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