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六章 思过崖(求打赏,收藏!)
    第六章思过崖(求打赏,收藏!)

    欲上思过崖,先过论剑峰。

    昔日有华山论剑,地点便是在这论剑峰之上。

    论剑峰奇险无比,有资格上来论剑的都是绝顶高手,普通人要过论剑峰只能经过长空栈道。栈道艰险,尽头才是思过崖。为了弟子的安全,华山派最初是告诫弟子注意安全,勿要随意靠近。

    后来,五岳剑派为了歼灭入侵华山的魔教十大长老,将他们引到思过崖,设下陷阱。这段历史并不光彩,为了尽量不让人知道,立刻将其列为禁地。

    陆云如今便站在栈道的一旁,微微有些出神。

    他在想念力的事。

    念力第一个作用,是念力感知,感知自己,或是他人的状态。

    我闭着眼睛,也能看清我自己。

    我身处黑暗,也能清晰看到敌人。

    黑暗遮住了我的眼,却遮不了我的……念力。

    只这一点,在武侠世界里,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助力。

    视黑暗为无物,夜晚便是我的天下,若是刺杀,没有几人能逃得脱,若是夜战,更将占据优势……

    念力,亦有着第二个作用:奕。

    推演,算计,以念力料敌先机,看破对手一切,出手必破招!

    只是,他的奕剑并未大成,这也是他来思过崖的原因所在。

    学五岳剑法,找高手喂招。

    而现在对着一眼望不见底的深崖,陆云却是想到了念力的又一个高级作用:驱物!

    以念力驱动物体,小到驱动石头,移动水杯,大到驱动飞剑,御剑而行!

    那时,一剑东来,杀敌于千里之外,强大无比……

    不过,这只是“那时”的境界,现在的陆云,还根本无法达到那个境地。

    他如今所能实现的,只是念力所带来的过目不忘与自己开发的推演算计,对于念力造成的物质移动,对于念力造成的精神干涉,他尚未有任何突破。

    也许,只有到达更高深的境界,他才能做到……

    羡慕着御剑过华山栈道,身子却老老实实,走过了栈道,陆云终于来到思过崖。

    栈道的尽头有一块石碑,上书思过二字。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这“思过”不仅仅是华山派弟子面壁思过,更多的是峨嵋派祖师郭襄对神雕大侠杨过的思念。

    思过,思过,思念杨过!

    昔日郭襄对杨过一见倾心,到处寻找杨过的踪迹,来到华山之巅,想起当年最后一面就是在这里,杨过获得五绝西狂之名后,与小龙女归隐山林。郭襄故地重游,暗自神伤,在此刻下思过二字,原意实为思念杨过,后人重新立碑,却不解其意。

    一番伤情怀古之后,陆云开始以念力扫视四周。

    他发现了一个山洞,是他此行的目标。

    他也发现了一个老头,正在窥视自己。

    不是风清扬又是谁?

    陆云装作不知,走进山洞之中,地下有块光溜溜的大石,他正好坐在上边,双眼离开石壁不过尺许,只见石壁左侧刻着“风清扬”三个大字,是以利器所刻,笔划苍劲,深有半寸。

    在石壁之上刻写名字,似乎是显现高手实力的一种,风清扬是这样,林朝英也是这样。

    不过陆云对这样的事并不感兴趣,那些仙神之类,一指灰灰了一座山峰,而给他元始珠的元始大天尊,轻易之间可倒流时间,逆改天地规则,强大到没边!

    在这些大能面前,石头上写字算什么,只会徒招笑话。

    还是见识的问题……

    再次运转念力,精神力扫描向四周石壁,陆云立刻发现有一面石壁与其他迥异,只一剑刺出,他便将墙壁刺穿。

    拔剑而出,一掌轰击而出,墙壁轰然倒塌,落在后边地下,破碎的石头滚滚而下,发出空荡的声音来。

    约等了一炷香时间,待洞口的霉气差不多消散,陆云便钻了进去,只见里边是一条很窄的道路,低头看时,一具骷髅正在脚下,身上的衣服已经风化,旁边放着两柄大斧头,在火把照耀下闪闪发光。

    而在不远处,地上还有其他骸骨。或坐或卧,身旁均有兵刃。一对铁牌,一对判官笔,一根铁棍,一根铜棒,一具似是雷震挡,另一件则是生满狼牙的三尖两刃刀,更有一件兵刃似刀非刀、似剑非剑,从来没有见过。

    五岳剑派,都是用剑,这些兵器显然是魔教十大长老的。

    而且,这些兵器质量还都不错,历经这么多年,几乎没有损坏,比起他随身的佩剑要强得多。

    华山派自剑气内斗之后,不仅实力极大衰弱,经济也陷入低潮,门派里穷的叮当响。若不是掌门在山下收了些大户的子弟做外门弟子,时常有人家奉献些财物与华山派,恐怕陆云想在华山上安心待着,也根本做不到。

    经济上不支持……

    坐吃山空……

    陆云突然觉得,若是能收了福威镖局,对于华山派的发展有很大助力。

    福威镖局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福威镖局的事太大,不是一句两句能想清楚的,陆云索性先不去想,看向墙壁之上,处处是武功招数。

    “范松赵鹤破恒山剑法于此。”这一行字旁是无数人形,每两个人形一组,一个使剑而另一个使斧,粗略一计,少说也有五六百个人形,显然是使斧的人形在破解使剑人形的剑法。

    而在这些人形之旁,又有一行字迹:“张乘云张乘风尽破华山剑法。”

    一凝神间,看到那行字旁一个图形,使剑人形虽只草草数笔,线条甚为简陋,但从姿形之中可以明白看出,那正是华山基本剑法的一招“有凤来仪”,剑势飞舞而出,轻盈灵动。

    与之对拆人形手中持着一条直线形的兵刃,不知算是棒棍还是枪矛,似见这件兵刃之端直指对方剑尖,姿式异常笨拙。

    陆云再看第二组图形,使剑的所使是本门一招‘苍松迎客’,但一看使棍人形的姿式,便知对方已经想出应对办法。

    再看下去,石壁上所刻剑招尽是本门绝招,而对方均是以巧妙无伦、狠辣之极的招数破去,待看到一招“无边落木”时,见对方棍棒的还招软弱无力,纯系守势,那使棍人形,但见他缩成一团,姿式极不雅观,一副招架无方的挨打神态,那人手中所持棍棒,所处方位实是巧妙到了极处。“无边落木”这一招中刺来的九剑、十剑、十一剑、十二剑……每一剑势必都刺在这棍棒之上,这棍棒骤看之下似是极拙,却乃极巧,形似奇弱,实则至强,当真到了“以静制动,以拙御巧”的极诣。

    “魔教中人,倒是有些意思,也要和我一样破招,只是,没有足够的反应速度,又如何能破?何况,在你破我之前,我已破了你!终究……不过是纸上谈兵!”陆云呵呵一笑,手中利剑突然出鞘,刹那之间,反将画中魔教中人进攻之时存在的九九八十一处破绽尽数破了…

    若是对敌之中,敌手还没想好怎么破,他已经死了……

    “咦,你这小孩,真是不错!”一个冷清的声音突然传来。

    陆云一笑,传说中的主角老爷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