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诸天万界 > 第七章 风清扬(求打赏,收藏!)
    第七章风清扬(求打赏,收藏!)

    陆云面前,一个白须青袍老者,神气抑郁,脸如金纸,不是风清扬又是谁?

    传说中的主角老爷爷,专为主角送神功,如令狐冲……

    对于不是主角的,譬如岳不群,便漠然以对。

    陆云对于风清扬以及他的所作所为,虽生不出好感,倒也没有太大的恶意。

    昔日剑气两宗内讧,风清扬不在华山,待回到华山时剑宗一干师兄弟几乎全部死去,没死的也都逃到山下去了,华山之上,剑宗覆灭,而气宗也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风清扬本是剑宗之人,若是为剑宗师兄弟报仇,除去气宗几只小猫,整个华山便全灭了。但若不动手,见着气宗这些杀人凶手,心情着实不痛快,心灰意冷之下,遁入思过崖之中,再也不过问世事。

    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好好的门派,分成剑气两宗,矛盾越闹越大,比起朝廷里朋党之争还要血腥残酷,一次内讧便让华山五岳之首,沦落到五岳之末的地步……

    陆云扫视风清扬之时,风清扬也在打量陆云。

    陆云登山的时候,风清扬正好看到,于是躲了起来。看到陆云对石壁的刻字不屑一顾,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小孩不懂事,看不出门道来。

    只是后来陆云入思过崖,轻易破了魔教众人的破绽,这才让他极为惊讶。

    陆云今年才七岁……

    一个七岁的小孩,能够破了魔教高手的招数,这个年龄,这份见识,便是自己当年也有所不及。

    风清扬如今也能破魔教长老的招式,但这是他现在的状态。

    七岁之时,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小孩,很不凡,要超过他以往所见到的所有人,难道是注定要光大华山?

    所以,风清扬出来了。

    “你是谁,怎么在我华山?”陆云率先开口,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样子。“难道是要偷我华山绝艺?”

    风清扬听了,怪笑几声:“你这小娃娃好大口气,华山还有什么绝艺能让人窥伺?若不是我当年曾立下重誓,有生之年,决不再与人当真动手,少不得要教训你一通。也罢,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华山绝艺,免得你行走江湖时不知天高地厚,无意间被人杀了,损了我华山威名。”

    “你虽然年纪高,可未必是我的对手!”陆云呵呵一笑。

    “……”

    只一句话,便将风清扬多年的心境给破了。

    想当年,他年轻之时,一手孤独九剑闯下赫赫威名,到了如今,纵然是少林寺方丈,或是武当派掌门,若是见到他,都要称一声“风老”,如今却有一个小孩在他面前指手画脚,他不教育一番,还真让这小孩走上自大狂傲的邪道之中!

    陆云当然不是自大之人,说这句话也只是为了让风清扬与他试剑。

    独孤九剑,剑魔独孤求败所创,以无招胜有招,破尽天下武学,独孤求败欲求一位可以让自己回招的对手都不可得,最后埋剑空谷,了此一生。他的剑早已埋去,同时被埋的还有这套剑法。

    这独孤九剑虽然是独孤求败所创,但却是他人总结传下的,那人就是杨过。风清扬也是在思过崖得此绝世剑法。

    独孤求败晚年与雕为友,逝世后剑法本该失传。但是神雕大侠杨过机缘得遇神雕,加之悟性绝顶,从神雕身上悟出剑法,同时在剑冢领悟剑道五境,利剑,软剑,重剑,木剑,无剑。

    杨家与郭家是世交,郭襄家破人亡后,流落江湖,杨过也去寻找过她,可惜一直找不到,最后来到华山,看到有人留下思过二字,认识字迹,明白必然是郭襄。于是在此埋下自己总结出来的独孤九剑,如果郭襄日后再来,这套剑法或许可以帮她一把。

    郭襄后来去峨眉山出家了,再也没来华山,这套剑法一直未能出世,直到风清扬的出现,学会了独孤九剑。

    如今见着独孤九剑,不亲身试剑怎么好意思。

    “好小子,我今日便不用内力,单以剑法与你过招!”风清扬自有自己的骄傲,对上一个小孩子他还用内力,他这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

    “真的?”陆云一笑,站定场中,一动不动,等待风清扬出招。

    两人开始了对峙。

    陆云没有动。

    风清扬也没有动。

    终于,对峙了一刻钟后,风清扬开始出招,一剑挥出,刺向陆云。

    简简单单。

    “啧啧,这一剑有意思,蕴含了一百种变化!”

    陆云站定原地,念力奔涌,看出了这一剑的名头。

    看似一剑,却有一百种变化!

    只这一剑,便没有多少人能接的下,也没有多少人能学的会。

    寻常人等,就是剑法有三十种变化,他也得学几年,何况一百种变化?若是资质不行,纵然一辈子也学不会。

    而且,独孤九剑第一招并不只有一百种变化,而是三百六十种变化,风清扬第一招,显然还是没有尽全力。

    “破!”

    陆云却是喝了一声,手中利剑正好抵住了独孤九剑第一式的前进方向。

    风清扬一剑一百种变化,他这一剑则是一百……零一种变化,无论一百种变化如何变,陆云始终克制这一剑。

    “咦!”风清扬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咦,似乎有些诧异,随即变得有些好笑,这个世界,竟有人在他面前说了一个“破”字。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那你……再试试!”风清扬也来了兴致,手中剑花挽成了一片,连剑的踪影也无法看清。

    目之所望,一片银光,恍似……剑的海!

    他这是动了真功夫,几十年的修炼,独孤九剑可以在一瞬间施展而出。

    唯快不破!

    这个世界,速度最快的,便是葵花宝典,然后是辟邪剑法,但独孤九剑也丝毫不慢,甚至快的让人无从反击。

    “奕!”陆云的面色多了几分慎重,更多的却是兴奋。

    理论与现实果然有些差距,当风清扬的速度快到了极点,一般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已然死了。

    即便能看破招式,手下也来不及反应。

    陆云立刻变得岌岌可危,不过,他的心灵进入空灵境界,念力全力涌动,奕剑之术疯狂施展。

    风清扬的动作,顿时在他的感知中,变得缓慢了下来。

    快与慢,从来都是相对的。

    当反应速度达到了一定程度,所谓的快,也不过是慢。

    这便如当你的念力能感知到万分之一个刹那的时间,一刹那其实很漫长。

    一刹那,就是一万个……万分之一刹那。

    你可以在一刹那,做一万个动作。

    而在这一刹那,陆云推演出无数种可能。

    他一剑挥出。

    刺的方向不是正对风清扬,而是距离风清扬右方十公分的所在。

    下一刻,风清扬正好出现在陆云剑尖所指方向。

    风清扬剑招陡变,险险避开了这一招。

    “好恐怖的算计!”风清扬的面色,变得肃穆起来。

    面前小孩,算计能力几乎超出了世间所有人,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即便他,也几乎比不上。

    算计的武功,风清扬并不是没有见过。

    独孤九剑是一种,五岳剑派中泰山派的“岱宗如何”也是一种。

    岱宗如何,出招时一手执剑,一手屈指术算。要旨不在于剑招,而在另一手的算数。对敌人所处方位、武功门派、身形长短、兵刃大小,以及日光所照高低等等不断屈指测算,计算极为繁复,不过一经算准,挺剑击出,无不中的。

    但这“岱宗如何”,在泰山派并不受重视,因为除了创立此门功法的人,再也没有一人能将其学会,只学皮毛,根本没什么用处,只是低级剑法。

    “你这是要逼我出全力啊!”风清扬长叹一声,开始全力出招。

    剑的海,无与伦比的攻击!

    陆云如剑海之中的小舟,似乎顷刻之间,就要倒下。

    不过,陆云一直没有倒。

    一剑两剑三四剑,五剑六剑七八剑。

    每一剑,必破开无数剑浪。

    心中有奕剑,破万千剑。

    终于,风清扬气喘吁吁,陆云也是气喘吁吁。

    他们的比剑,变得极为怪异。

    你一剑,我一剑,没有任何花哨。

    在陆云面前,任何的招式都会被破。

    而对于风清扬,有学了几十年的独孤九剑,也能抵挡陆云的破招。

    无招胜有招。

    两人的比剑,直来直去,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成了新学者的比剑。

    剑剑相碰。

    比的已经不是剑法,而是内力。

    比内力,便没有了比试的必要。

    “老了,真是老了!”风清扬收回长剑,似乎有些唏嘘。

    “老了也可以与我比剑!”陆云笑道。“或者是……喂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