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复活
    周庆海口吐鲜血倒在地上,鬼三笑趁机逃跑了。柴志恒和罗君安两个人哭泣着将周庆海扶起来。柴志恒说四师兄,你怎么忘记了师娘、侄女、嫂子和华山派的大仇,为我一个人的性命而置这些大仇于不顾,你以后让师弟我怎么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周庆海断断续续地说,师弟,你们两个是我在这世界上仅有的两个亲人了,我一个不能让你们离我而去,我受够了过去一个人凄风苦雨、飘零的孤独生活,我要与你们在一起。罗君安说,四师兄,郎中一会儿就来,我们师兄弟三个从此再也不会分离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在华山派教授弟子武功,重振华山派,然后一次葬在华山派。

    周庆海自己的内力在丹田中翻腾,除非是若兰茹若神医,否则天下的郎中没有一个人能看好他的病,更不用说这儿的一个普通郎中了。郎中来了,郎中摇着头走了,无论柴志恒和罗君安在外边如何恳求郎中,郎中都说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告诉他们,该为周庆海准备后事了。这已经是这儿做好的郎中了,六合派一个弟子说。罗君安和柴志恒都是武功高手,怎么能不明白刚才周庆海所受的严重伤害,只是他们心中还抱着幻想,希望郎中能治好周庆海的病。

    柴志恒和罗君安两个人都没有埋怨六合派弟子和郎中,两个人走进了周庆海的房间。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师兄弟两个要陪周庆海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步。

    周庆海的病情越来越重,刚开始周庆海还能吃些稀饭,到现在已经不吃任何的食物。他们刚才答应了周庆海,要一起生活,一起去死,在周庆海死后,他们都不想独活,要陪周庆海一起去死。自己两个师兄弟的性格,周庆海何尝不知道,周庆海估计自己很快就要去见师父、师娘和自己的师兄弟了。

    周庆海伸手示意,柴志恒和罗君安将身体靠近周庆海。周庆海细若游丝地对他们两个说,我马上要去见师父、师娘和咱们的师兄弟了,我很高兴,只是你们两个有多么希望与我一起去见师父、师娘和师兄弟,我都不准你们去。柴志恒哭着说四师兄好狠心,为什么不准我们去见师父、师娘和师兄弟,让我们两个形单影只地活在世上备尝孤独和痛苦?周庆海说你们两个忘记了还有灵儿需要你们去照顾么?

    周庆海想到了灵儿,这是唯一能阻止他们两个自杀的人。柴志恒和罗君安听到灵儿后,哭的更加厉害了。的确,他们不能死,他们必须痛苦地活着去照顾灵儿。

    柴志恒和罗君安吩咐六合派的弟子为周庆海准备后事,两个人忙了一天后,回到了周庆海的房间。房间里一切静悄悄的,两个人十分恐惧,难道周庆海已经去世了?两个师兄悲痛欲绝,在房间里痛哭流涕。

    曾经发生过很多类似的事情,一个人濒临死亡被当做死人装入棺材周庆海此时气息微弱,柴志恒和罗君安在黑衣中误认为周庆海死亡了。六合派的人一边安慰柴志恒和罗君安,一边吩咐六合派的师兄弟将周庆海装入棺材。柴志恒和罗君安不让六合派弟子将周庆海装入棺材,他们不希望他们的四师兄从此与他们天人两隔,六合派的弟子将他们拦下来。

    三天后,周庆海被埋葬了,柴志恒和罗君安两个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饭,不见任何人,在脑海中想着他们与周庆海一起欢乐相处和冤枉周庆海的景象。

    若兰茹跪在周庆海的面前,为周庆海烧纸钱。若兰茹在雪山听闻了周庆海没有死的消息,带着自己的一个弟子来寻找周庆海。在周庆海被埋葬后,若兰茹找到了他的坟墓。

    “周大侠,你不知道,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但那时候有莺莺姐姐,我不能破坏你们的爱情,在你从无人谷出来后,我就天下遍寻你的踪迹,没有想到见到你的时候我们已经是阴阳两隔,永世不得见面了,一切都是我来的太晚了,兰茹对不起你。”

    若兰茹跪在地上为周庆海磕头的时候,听到坟墓中好像有微弱的声音。若兰茹将耳朵贴在坟墓上,让自己的徒弟闭嘴不要说话。没有听错,是从坟墓中传来的微弱呼吸声。若兰茹是神医,很微小的呼吸声她都能听到。若兰茹和她的徒弟四处寻找,没有发现挖坟墓的工具。两个人徒手拔出周庆海的坟墓。过了半个时辰,周庆海的棺材终于露出地面了。若兰茹武功不高,但是会一些简单的功夫。若兰茹用尽自己全身的功力,花了四次的功夫,终于将棺盖从周庆海棺木上推掉。若兰茹跳进坟墓中,将周庆海抱出来。若兰茹为周庆海把脉。若兰茹惊喜,周庆海脉搏微弱,却还是有救活的希望。她们已经没有时间将周庆海抬到一个好的地方进行医治,若兰茹将周庆海平放在一块儿草地上,拿出自己的针,扎在周庆海的穴道上。

    针已经扎好了,周庆海能不能痊愈,靠的就是他自己了。若兰茹和其他人都无能为力。若兰茹跪在地上祈祷着上天,请上天能让周庆海活过来。天上突然狂风大作,雷雨倾盆而下。若兰茹仍然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虔诚地向上天祈祷。

    一个时辰后,周庆海的手指在草丛中动下。草埋没了周庆海的手,若兰茹和她的弟子都没有看到周庆海的手指动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周庆海都没有任何反应,若兰茹估计周庆海难以救活了。若兰茹跪在地上哭泣。

    又过了半个时辰,若兰茹的声音都哭哑了,却听到好像是一声咳嗽声。若兰茹抬头看着周庆海,周庆海又发出了一声咳嗽声。周大侠救活了,周大侠救活了,若兰茹高兴的手舞足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