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一章 群英汇聚华山
    茫茫的夜色渐渐覆盖了青翠的山林,一声声“噼啪、噼啪”的鞭炮声响彻寂静的夜空,在静谧如水的天幕上缀上一个个漂亮的花朵、蝴蝶、山河,……五彩斑斓的星空下,郁郁葱葱的华山之巅,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蜿蜿蜒蜒的小路上,响起一声声虽不响亮却强劲有力触及每个人内心的脚步声。?     ?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身材魁梧,器宇轩昂,眉宇间透出一股侠义之风,腰悬宝剑、满面笑容地走向人群。旁边一个少妇,二十五六岁的模样,肌肤如雪,双眼如溪,笑容如花,一股轻灵之气从婀娜多姿的身上散出来,透出一股成熟的清香。后边跟着十几个十到二十岁模样的少年,腰悬宝剑,步伐整齐地走在他们后边。人群中“唰”的一声让开一条道路。路上的石子、杂草早已被徒弟们清扫干净,光亮的石板上闪烁着天空美丽的图案。华山山顶被人为的修整成为了一个广场,铺着青色的石板,周围用雕刻的白玉组成围栏。整洁的华山山顶上摆着十张桌子,桌子上边放着多种水果。

    “今天是我女儿灵儿的十岁生日,诸位前辈、诸位师兄师妹以及在场的所有侠义豪杰,英雄贵客能前来恭喜灵儿的生辰之日,张玉华代表我及我的家人、华山派众弟子向诸位在此深表感谢。灵儿的生日正好是六月十五,所以我与夫人商量在华山之巅为女儿置办受淹,同时让诸位宾客领略下我华山的雄姿及风采,顺便还可以避暑。”

    张玉华声音并不宏大,但深厚的内力却将这声音温柔地传到每个角落的人耳朵之中。在场的宾客,包括少林寺方丈侠义金刚释俊亮,武当派掌门人散野道人刘志杰在内的张玉华师伯师叔的前辈都身为震惊。一个人靠着深厚的内力能将雄浑的声音用这种并不洪亮的声音传递到每个人声音已经实属不易,再将这雄浑地声音温柔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更是难上加难。少林方丈、武当掌门等众人终于明白华山派掌门人岳云华为何将掌门职位传于他这个最小的徒弟了。

    张玉华快步疾走到释俊亮、刘志杰等师伯师叔辈分的前辈桌子前,亲自轻轻地拉出板凳,请他们入座。

    “诸位前辈、贵客,请坐。”

    张玉华右手抱拳、左手用掌面覆盖着右手,抱拳向在场的宾客道谢,然后伸出右手转大半圈儿的说‘请’。在场的大多是江湖人士,并不过于据让礼节,一声请后齐整地坐在各自桌子前。在坐的宾客中,有几个人衣着不同,他们是从太原赶过来的达官贵人。

    “释师伯、刘师叔,您一个9o岁、一个8o岁高龄了,却还来出席灵儿的生日,让身为晚辈的我们深表歉意与感谢。”

    “张掌门,你可是我们年轻武林人士中的翘楚啊,今天是令嫒的十岁生日,我们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还能度过人生的几个春秋啊,今天我们几个也都来凑凑热闹。”

    散野道人刘志杰说。

    “刘掌门说的有道理,我们在世的日子可能不多了,武林中的事情应该有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接管了,我们在寿宴结束后还有些事情与你商量商量。”

    “师伯师叔言重了,我武功虽有小成,但距离师伯师叔的顶尖高手还有很大的差距,至于武林中的事情,师伯师叔差徒子徒孙吩咐一声,张玉华哪有不赴汤蹈火之理。”

    散野道人刘志杰头戴紫阳巾,身穿八卦衣,须髯飘逸,仙风道骨拂面吹来。刘志杰武功高强,云里拂尘、太极剑、太极拳、缩骨功等威震天下云;里金刚释俊亮慈眉善目,手拿金灿灿的禅杖。释俊亮精通少林派大力金刚掌、易筋经、铁头功等。他们两人不仅武功高强,在江湖中行侠仗义、扶弱济贫,在武林中有着崇高的威望。在他们两边还坐着泰山派掌门人王建宇、丐帮帮主肖宇阳、梅花派掌门人孙静苒。他们三个与刘志杰、释俊亮都是武林中的同辈中人。王建宇泰山十八掌、肖宇阳的降龙伏虎掌、打狗棍法与孙静苒的梅花拳随比释俊亮或刘志杰武功相比稍微逊色,但仍然是一顶一的武林高手。在其他桌在上做的还有**派掌门人徐中玉、峨嵋派掌门人夏雨雪、洛神派掌门人郑莹莹,霍家派掌门人秦华生及他们徒弟。林晓彤与三位女掌门还有几个女弟子坐在一起。其他的掌门坐在一桌,其弟子们或按门派或按随意坐着。

    灵儿躲在屋子里,用手捂着耳朵,在窗户上撕开一个小口,偷偷地看着外边美丽的烟火。“咚”,一声巨响,灵儿从小板凳上摔了下来。旁边一个十五六岁的婢女蝶衣用手拉都没有拉住灵儿,灵儿躺在地上捂着耳朵,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眼圈儿转圈儿。张雨灵是张玉华与林晓彤唯一的女儿,也是他们唯一的孩子,是他们手掌心的一颗灿烂的明珠。灵儿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服,露出细长洁白的脖颈,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忽灵忽灵地闪烁着,纤纤的玉手沾上些许灰尘,衬托的更加白皙了,一个圆圆清纯的脸蛋儿宛如天庭的公主。蝶衣用一双纤纤玉手扶起灵儿,灵儿顺势将头埋进蝶衣的怀抱中,将那滴打转的泪珠悄悄地落下。蝶衣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绣着一个荷叶一朵荷花的手绢儿,轻轻地叠下,轻轻从灵儿的髻上逝去尘土。蝶衣抱起灵儿,走进灵儿的闺房。房子南边有一个明天的窗户,中间放着一个小床,小床上铺着用蚕丝做的被子,被子上绣着一个可爱的小仙女。蝶衣

    抱着灵儿将她身上的灰尘弹去,然后让灵儿站在床上,揉平灵儿衣服上的褶皱。蝶衣自五岁起就在张玉华这里当丫鬟,蝶衣是一个温婉可人,聪明伶俐,做事悉心,忠心耿耿的丫环,很快得到了张玉华与林晓彤夫妇还有华山派其他人的喜爱。在伺候小姐之余,蝶衣有空就为张玉华和林晓彤还有华山派的其他人洗衣服,打扫房间等力所能及的活儿。渐渐地,张玉华与林晓彤就把这个丫环当作自己半个女儿,将灵儿完全放心地交给蝶衣照顾,顺便教蝶衣些武功。

    蝶衣在床上坐下来,将双腿翘在床沿儿上,看着梨花带雨的灵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看看我们家可爱又好笑的千金,外边的那个炮竹在那高高的天空上,距离我们这么元,却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我用尽全身力气都没有能够把你扶起来。”

    灵儿知道蝶衣是善意的说笑,在头躺在灵儿的双腿之上。蝶衣轻轻地抚摸这灵儿,灵儿从蝶衣的手上感觉到了一股暖暖的爱意,新中的恐惧消去了打扮。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将还有些许沉浸在恐惧之中的灵儿完全唤醒。今天是灵儿的十岁生日,来了这么多的武林人士与贵客,灵儿知道今天她是必须要出去让这些前辈或哥哥姐姐们见一面了。张玉华为了让灵儿的生日过的丰富多彩,同时也不失礼仪,决定让灵儿在烟火之后来出息她的生日晚宴。一个十七八岁的丫环李丽影,粉若桃花,面若朗月,步履轻盈地,笑嘻嘻地前来抱灵儿上华山之巅。灵儿从李丽影怀中挣脱而出,紧紧地抱着蝶衣。

    蝶衣轻轻地抚摸着灵儿的乌黑的秀,满含爱意地对灵儿说。

    “我们可爱漂亮的小千金,今天是你十岁的生日,外边来了那么多的贵客,你作为生日的主角儿怎么能不出场呢?我们的千金小姐从小就饱读诗书,你肯定知道这样的道理,对不?蝶衣也知道你内心的恐惧,蝶衣抱着你去华山之巅,好不?”

    聪明伶俐的灵儿点头之后,蝶衣抱着灵儿出了闺门,轻快却比较迅地走上华山之巅。明天的月亮周围点缀着少许星星,险峻的华山从羊肠小道上看下去,一片的漆黑,郁郁葱葱的森林在微风中吹拂之下,出沙沙的声音,柔软的小草在脚步的踩踏之下,出咯吱的声音。险峻的华山呈现出雄伟、神秘、恐惧的人间仙境。灵儿在华山之巅上看到温暖可人的母亲,一头扎进妈妈的怀抱。林晓彤轻轻地用手掌拍打着灵儿,向同桌的女宾客笑着解释这个胆小的灵儿。夏雨雪坐在林晓彤的左边,用她的纤纤玉手抱起灵儿,灵儿温顺地坐在夏雨雪的身上。灵儿虽然胆小怕事,但并不认生。夏雨雪仔细地端详这眼前这个美丽的姑娘,啧啧地夸赞。

    “这么美丽的千金是人间难寻,仙界难寻。”

    “莹莹师姐,你们家那个公子徐昊天今年不是十二岁了么,这样吧,我这个当师叔的今天给我师侄说媒亲事,如何?”

    “灵儿是一个如此俊俏,知书达理的女孩儿,我们家昊天如果能娶到这么美丽的姑娘是我们徐家还有洛神派的莫大荣幸,只要晓彤妹妹同意,我们哪儿有不答应之理?”

    林晓彤微笑着准备回应,夏雨雪抢着说。

    “昊天可是一个勤奋、踏实、正直的年轻翘楚,将来一定能寄成郑掌门还有徐师兄的祖传武功,定不辱没了我们灵儿,晓彤师姐肯定是答应了。”

    桌子上响起一振或轻盈、或悦耳或含蓄的笑声。

    “我也听说过莹莹师姐家的公子长得是一表人才,为人也温文儒雅,我们家这个胆小的女儿将来嫁到莹莹师姐家,莹莹师姐,徐师兄还有昊天一定要多多担待、担待。”

    “这么说晓彤师妹是同意我说的这个媒了。”

    “这真是我们昊天的福气啊。”

    “能与莹莹师姐结成亲家是我们灵儿前世修来的福气,只是这件事情玉华还不知道呢,我必须要告诉他一声。莹莹师姐也应该告知徐师兄一声吧。”

    “徐师兄的一把大刀确实是使得虎虎生威,可是柔能克刚,莹莹师姐的洛神剑轻轻地就将徐师兄的大刀压了下去,在他们家,莹莹做主,至于张师弟这里边,自由我去说和,晓彤师妹只需要回去给张师弟商量商量即可。”

    在坐的大多是武林中武功高手,拥有深厚的内功,她们几个的一席话已经在嘈杂的宴席上传到许多人的耳朵之中。张玉华传遍了华山的哈哈笑声同意了这门婚事。华山之巅的所有人包括武林中的前辈都自觉整齐地站起来,恭喜灵儿与昊天的大喜事。

    “今天即是灵儿的生日,又是灵儿与昊天的订婚之日,双喜临门,张掌门可喜可贺,贫道与释俊亮是出家人,不饮酒,今天贫道、释俊亮就以茶代酒,敬张掌门一杯,众武林豪杰同起。“

    在场的宾客有的张口痛饮,有的小口吞咽,不管是气吞万里的霸气,胸怀坦荡的豪爽,秀美百态的丽姿,一个个露出自内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