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二章 无人谷修炼神功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闭着双眼坐在一个较宽敞明亮的山洞中,山洞的右边放着破旧的锅碗瓢盆,紧挨着石壁的地方开了一个小出烧火造成的烟尘。  在“厨房”后边,有两个好像人工挖成的小山洞,小山洞里边分别有着两张石头砌成的石床,左边石室大概二十来平方米,里边的石床外表十分光滑,在较少的阳光照耀下,仍然闪烁着光芒,石床上铺着一张张由野牛、野驴等大型动物的兽皮,上边盖的被子也是一张张野牛、野驴等大型动物的兽皮,用较少的植物做成的简单线织在一起。石床的正上方悬挂着蛇形长剑,闪烁着阴暗的冷光,石床右边的墙壁上突出几个石笋,上边悬挂着几个由狼皮,野猪皮,金钱豹皮、山羊皮做成的“华丽”衣服。石床的左边是一个大约半平方米砌成的小石凳,石凳上边放着野生新鲜的果子。右边靠着大厅的石室里大概有十六平方米,里边却砌着一个较左边石室里稍大却略微粗糙的石床,石床的外边还显得凹凸不平,石床上铺着杂草做成的干草,干草的上边铺着一个与左边石室相同的褥子,上边折叠着两张一样的野兽皮被子。石床头左下边放着一个实心面目峥嵘的狼牙锤,右下边放着闪烁诡异光芒的带着“牙齿”的幽灵刀;右边挂着几个由兔子、鸟儿等小型动物织成的“粗糙”衣服,兽皮的链接之处露着硕大的用细小植物搓成的缝衣服的线。在两个石室的右前边,厨房的右边,一个大概三四十见方的平地,平地早已被磨成一个光亮的石镜,石镜上映射着这个中年男子一身“华丽”的兽皮衣服,披头散,深陷的双眼好像是一个微型的山洞,突兀的鼻子立在一张阴冷的脸上,鼻子下是一个大大的暗黑的嘴唇,嘴唇下边是一尺来长拧巴成好似动物尾巴似得的胡子。平地的右边紧挨着山洞石壁的地方,出一股“淙淙”的声音,这是流淌着大概两尺宽的小溪。一阵阴冷的风从山洞外边吹来,外边响起一阵鸟儿乱飞、乱叫的杂乱声音。洞口朝着南方,一缕缕阳光透过高几十米的茂盛树木透进山洞,山洞两边的石壁十分光滑,透进的阳光经石壁的折射映射到石洞内,给这个阴暗的石洞带来一缕缕阳光。两个只穿着粗糙衣服的一胖一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脚步或沉重或轻盈地走进山洞,胖青年手中提着一只山羊,瘦青年手中提着几只野兔与一个口袋。胖青年身高九尺,双目如两个小灯笼,射出霸气、凶残的目光,走起路来沉稳有力,瘦青年长胳膊长腿,身高八尺,宛如一个加长加大般的长臂猿,目光猥琐,走路轻盈。胖瘦青年看到师傅正在练功打坐,向右边稍微一拐弯,直接进了厨房,瘦青年拿着一个掉了一只耳朵的铁锅走到小溪边端了大半锅水回到厨房,瘦青年拿着一个师傅在将山羊、兔子剁成一个个的大块儿,石斧碰击到石板出响亮的声音,在山洞里边回荡。中年男子完全没有被这声音打扰,仍然一心在那儿练功打坐。瘦青年将胖青年剁好的肉块儿一咕噜捧到铁锅里,溅起了一个个小水滴,胖青年拿起一个打火石,开始烧火做饭。瘦青年则将收拾好的干柴搬到胖青年身边。两个青年男子在一起待了十年了,配合十分娴熟。

    中年男子将双手从膝盖上自然垂下,轻轻吐出一口气,慢慢睁开深陷的双眼,远远望去,那目光闪烁着快要喷的仇恨、恐怖的目光,中年男子突然间一声长啸,两位徒弟被这声波振的躺在地上,周围的鸟儿立刻飞到高高的天空,狼、豹子等凶猛野兽碰见逃窜的小兔子、山羊也顾不上捕猎了,只是拼命、毫无目标地拼命逃窜。两位徒弟将因受巨大内力突然振的上窜下跳的心迅镇静下来,瘦青年拿起破口袋小跑到师傅身边,伸手解开用粗声扎进的口袋。一只凸着小灯笼般眼睛成年男子大的癞蛤蟆瞬间从口袋中一跃而出,一条一米五左右的五步蛇吐着信子迅从口袋中爬出。五步蛇虽与癞蛤蟆在一个口袋中,但由于五步蛇内心对死亡的恐惧,它已经没有心思吃癞蛤蟆了。稍后,一个两寸长的蝎子,一只两尺长的蜈蚣,一只弹珠大小的蜘蛛渐次从口袋中爬出。癞蛤蟆已经跳出五六米元,五步蛇也爬了一两米,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石洞中的癞蛤蟆、五步蛇、蝎子、蜈蚣、蜘蛛已经全然不见了。中年男子舔舔嘴唇,咽了咽喉咙,喉咙出”咕咚“的声音。

    一阵阵清香随着微风吹到师徒两个人的地方,瘦徒弟告诉师父饭准备好了,请师父过去吃饭。中年男子微微点头后站起身子,飘到厨房旁边里边,带起一股寒冷的阴风。胖师兄赶紧将烧烤好的山羊腿递给师父,胖师兄与瘦师弟自己撕了块儿羊肉,三人都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师父吃完一只羊腿,胖师兄将另一只羊腿递给师父。羊腿吃完了,瘦徒弟将一只虽破旧但还完整盛满兔子肉和肉汤的碗递给师父,递给胖师兄一只碗底楞沿儿有一处破损的碗,自己拿起上边缺了个拇指大小口的碗,三人吃兔子肉,喝兔子汤。吃晚饭后,中年男子走出厨房,目光阴沉地看着洞口渐渐黑暗的外边。胖瘦师兄师弟一个刷碗筷儿、一个刷锅,将厨房打扫的还算整洁。师兄弟两人打扫完厨房后,走到师父的旁边,小心地观察着师父的脸色。

    “师父,刚才听到你那声功力深厚,震人心魄的吼声,我与胖师兄都被深深震惊了,不仅是被你高深莫测的武功震惊,更是被你那心中被压抑的仇恨所感到痛彻心扉。我与师兄两个人的性命都是由师父你搭救的,您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师父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究竟收到怎样的迫害或陷害,才让你的内心充满着如此强的仇恨。”

    “是呀,师父,瘦师弟说的很对,十年前是你救了我们两个的性命,十年中,你还指点我们的武功,让瘦师弟的幽灵刀更加神出鬼没、招招制敌,我的狼牙棒虎虎生风,威力大增。十年前的救命之恩与十年中的教导之恩徒儿们没齿难忘,师父,你就告诉我们关于您仇恨的故事吧。让我们师兄师弟两个在十年内帮你杀尽你仇人的全家,报答您十年前与这十年中的恩情。“

    胖师兄说完,与瘦师弟跪在地上磕一个响头。中年男子微微晗头,了,两师兄弟缓缓站起身来。

    “听到你们这番话,为师这十年的教导没有白费力气,我在十年前,的确被一个我至亲至厚的人所陷害,才让我遗落在这个恐怖的山谷,但具体的事情等我们出了这个山谷再说,到时候我们三人将这些仇人杀光杀绝,以解我们这么多年前所遭受到的迫害及在山谷中所受的各种痛苦。”

    两师兄弟望了望洞口,外边已经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们确实也看到了,看到了他们曾经看到的无数次及无数次想逃脱的千仞悬崖,这是一条无人谷,天气变幻莫测,一会儿阳光和煦,一会儿狂风暴雨,加上四周都是千仞的悬崖峭壁,自古无人在这条山谷居住。

    “师父,你的恩情我们即使用死来偿还也绝不过分,但我们师兄弟两个感到愧疚的是也许我们一辈子无法帮你们完成复仇这个愿望了,我们恐怕永远无法走出这个无人谷。”

    胖师兄指了指洞口后又指了指山顶。中年男子将紧绷的嘴唇微微张启,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这个你们不用操心,等我的内功再修炼高一些,我们可以逃出这个千仞悬崖的。到时候我的仇恨,你们的仇恨我们一起报了,让那些负我们的天下人全部去死或者生不如死。”

    两师兄弟都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十年了,十年了,他们在这儿鬼见愁的山谷生不如死地生存了十年了,终于看到出谷的阳光了。十年中,他问师父什么时候能出无人谷,但师父只是告诉他们修炼好武功,从来没有给他们提过出谷的事情。他们知道这个千仞悬崖在世的顶尖高手恐怕都难出去,所以他们以为他们只能在这儿生活一辈子了。师徒三人修炼武功只是逃避内心的痛苦罢了。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能出去,还能去见他们早想千刀万剐的仇人。

    “天不灭我们,是老天爷看到了我们所遭受到种种迫害与磨难,是为了给我们报仇雪恨的机会,我们一定要回报上天给予我们的恩情。”瘦师弟说。

    “十年了,十年了,复仇的阳光离我已经无限接近了。十年了,师弟,师妹还有那些迫害我的仇人,你们还记得这个师兄么,你们以为你们这个师兄已经死了吧。可老天垂爱,山下的那颗大树怜惜,师父大恩,我不仅没有死,我还练就了绝世神功五毒神掌,我快要出谷了,我们快要见面了,快了,快了,快了——”

    最后一声“快了”出振聋聩的声响,师兄弟两人因前次经验,这次已经有了准备,虽然被振的耳朵“嗡嗡”响。山洞外边却是死一般的寂静,那些鸟兽都逃跑的很远很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