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三章 华山议事
    夜色渐渐退去,暗淡的阳光透过薄雾照耀着华山。?    黎明快要来临了,张玉华、林晓彤夫妇、华山派弟子及仆役、婢女都早走的起床,打扫卫生、做早饭,为各武林豪杰及贵宾准备洗脸水、早饭等。黎明的华山别有一番风韵,阳光沐浴在尚未完全苏醒的华山之上,鸟儿刚刚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绿色的树木青翠欲滴的随风摇摆,越来越明亮的阳光照耀在树叶、花草的枝叶上,晶莹剔透,微凉的风吹走了署夏的炎热。张玉华目光注视着遥远的南方,回忆着往事。林晓彤站在张玉华的旁边,脉脉含情地观察着张玉华。夜色渐渐褪去,大大圆圆的太阳好像没有睡醒一样,出昏黄的光芒,照耀在围绕在华山山腰的云彩,出金色的光芒。

    “自古以来,华山以其险峻之美闻名天下,山势俊俏、壁立千仞、群峰挺秀、雄伟奇险,有着奇险天下第一的美誉,殊不知,在这阳刚之美之外,还有夜晚的如诗如画,早晨的清香扑鼻,让人在惊心动魄之余又恬淡自然,心旷神怡。”

    张玉华与林晓彤夫妇听到释俊亮的声音,急忙转过身去,向释俊亮与刘志杰两位老前辈鞠躬问好。

    “五岳之中,嵩山居中。不仅山峰似剑戟罗列,身为壮观,而且泉水秀美,再加上武林宗师起源于少林寺,所以与嵩山比起,华山、衡山、恒山、泰山宛如一颗围在皎洁明月的小星星,断断承受不起师伯的美誉。”

    “师侄自幼在段林文师兄的教导之下,武功高强又饱读诗书,真是武林中少有的青年才俊。但玉华师侄也不必过谦,华山虽不能说独秀于华夏大地,但也不逊色于其他五岳,五岳其他山峰也是如此,毕竟各个风景有各个风景的美之所在,如果天下的山峰都一样,倒也显示不出它的美了。”

    “玉华师侄不用在谦让了,师弟刚才说的十分正确。我们今天找玉华师侄是想要商量商量武林中的一件奇怪的事情。”

    张玉华想起了前一个月时间生的奇怪的事情,鬼手门,一个势力颇为庞大,在邪门教派中拥有较高地位的门派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鬼手门的空城在诉说着生的神秘事情。

    张玉华、林晓彤夫妇请释俊亮、刘志杰先走,他们走在左边稍靠后的地方带路。天色已经大亮,太阳昏黄的光芒已经变为略微刺眼的白光,云层也变得洁白如雪了,各大门派武林人士及贵客都已经起床,在遇到释俊亮、刘志杰与张玉华夫妇的时候,都作揖问好,四人均纷纷回礼。在华山派的正北房屋大厅中门口,张玉华夫妇见到了其他门派的掌门人纷纷恭候在门前的走廊上,等待着释俊亮、刘志杰与张玉华夫妇的到来。各门派掌门人先致敬释俊亮与刘志杰武林中的泰斗,然后与张玉华夫妇互相致礼。大多数武林人士都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简单的礼节之后在张玉华夫妇邀请下,请释俊亮、刘志杰先进大厅,其他人则稍后并无辈分的没有次序走进大厅。释俊亮、刘志杰简单谦让几句便在各门派掌门人的要求下做在了正北边,刘志杰在左,释俊亮在右。张玉华夫妇坐在东边,其他人则有的坐在东边,有的坐在西边。这座房子雕梁画栋,宽敞明亮,大厅的中央放着一张八仙桌,八仙桌正上方是华山的风景画,八仙桌下边是两张太师椅,在八仙桌的正前方分成两列摆着九个椅子,边空着一个椅子。张玉华在东边右手第一,林晓彤第二,夏雨雪、郑莹莹稍后。西边肖宇阳第一、王建宇第二、秦华生第三,孙静冉第四,徐中玉第五。虽然入座的时候这些人没有讲究,但多年来的习惯还是让他们按照江湖规矩和人间礼节来自动排座。

    “刚才在华山断崖边的时候,释师伯说有些事情与我们商议,今天我们坐在这里,请师伯、师叔两位前辈指教。”

    “昨天灵儿的生日刚过去,老衲就与在坐掌门商议这件事情,让老衲与众掌门内心有愧,但是由于这件事情重大,老衲便不得不提这件事情了。十年前,令师兄周庆海在断肠崖坠入无人谷后,天下仍有鬼手门、莲花派、凌霄宫、昆仑派等邪门教派,这些门派虽然实力强大且行事不如我们正派光明磊落,但由于其并未做过大奸大恶之事,我们正派武林也并未与他们生重大冲突,江湖风平浪静。一个月前,鬼手门一夜之间在江湖中消失,老衲身为震惊,心底觉得江湖将要再兴起腥风血雨了。”

    “刚才俊亮师兄谈到了这件事情,想必我们所有人都与俊亮师兄一样甚为震惊。故俊亮师兄与贫道在天下英豪齐聚华山之时,来商量下我们该如何对待可能到来的狂风暴雨。”

    “鬼手门活跃在江南的深山老林,门徒众多且他们武功高强,轻功十分了得,他们的掌门人林苍海鬼手功更是威力非凡,在邪派中有着很高的地位,这么厉害的掌门人,这么大的门派怎么会一夜之间消失在江湖中呢,更何况深山老林地广人稀,更是想要一个门派突然消失那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丐帮门徒众多,为了了解详细原因,我派出了鬼手门活动地方的众多弟子去查询他们的下落,结果是人找不见,尸体也找不见,而且我的人全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肖宇阳略带恐惧地说。

    “肖师兄说的更加令我迷惑了,听到鬼手门一夜消失之后,我想到鬼手门是不是被那个邪门教派给消灭或者吞并了,可后来听到其他邪门教派也都胆战心惊,终日惶恐,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了,刚才听到肖师兄说的找不见尸的时候,就觉得这种情形是不可能的,那么多的人死了不可能留不下一点痕迹,而如果说鬼手门中的人没有死,可他们去哪儿了?”

    霍家派掌门人秦华生满脸疑惑。

    “华生师兄言之有理,一个这么大的门派死不见尸,活不见,突然间从人间蒸了,甚是奇怪。”

    夏雨雪附和着。

    “鬼手门的活动地区在江南的森林之中,地广人稀,会不会他们躲藏在某个山洞或者山谷之中。不,不对,他们躲在那儿干什么,修炼武功?不可能那么多人同时修炼武功。商量什么秘密之事?那么多人突然间从江湖中消失,太引人注目了,秘密都快成为不了秘密了?他们去哪儿了?”

    郑莹莹自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江湖真是江湖啊,即使在风平浪静的时候,水面下依然波涛汹涌,暗流涌动,也许这十年的平静都是假象,危险可怕的情形可能快要来临了。”

    孙静冉长滩一口气。

    大厅中的各武林掌门都紧绷着脸,他们虽然都在用其他想象证明这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可怕,但在他们这些即使年纪较轻的人当中,都经历过武林中的许多或大或小的风雨,知道这件事情绝不是偶然事情,一定蕴藏着可怕的秘密。恐惧、疑惑、神秘在他们每个人的或豪迈或秀丽或儒雅的脸上闪烁着。死亡对于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恐惧,但他们更为担心的是整个武林和黎民百姓的安慰。每次武林浩劫都会夺取许多武林人士甚至普通老百姓的生命,造成了数不清的孤儿寡母,门派凋零。他们经历过十年前的那场浩劫,释俊亮、刘志杰更是经历过三四次的浩劫,他们不想再见到那样灭失人性的情形了。

    “对于鬼手门消失一事,我们包括江湖中未到的其他正义门派,无论大小,都应该团结一致,商议对策,共同对付这个可能出现的武林浩劫。”

    “师伯说的非常正确,我们必须团结一心,才有可能对付这个可能到来的浩劫,如果是我们多心了,我们江湖中的各正义门派也可借此机会多多交流,加深感情。”

    张玉华慷慨激昂地说。

    “先我们应该弄清楚鬼手门为什么会突然消息,鬼手门或者制造鬼手门突然消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然后我们才好制定更加具体的部署。丐帮是天下第一大派,人数众多武功又高强,老衲想请肖掌门负责打关于鬼手门的消息及其他可能出现的事情的消息。”

    “丐帮义不容辞。”

    “到目前为止丐帮弟子打探消息并未出现人员伤亡,但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丐帮弟子在打探消息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尽量减少、避免人员伤亡。”

    刘志杰与其他掌门心理都清楚,虽然丐帮弟子在打探消息的时候没有人员伤亡,但是谁都知道,尽量减少人员伤亡或许是可能的,避免人员伤亡只是个美好的想法,一个美好的想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