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六章 九死一生
    夜静的可怕,一条小溪“淙淙”的流淌着,这是一条两米宽、脚脖子深、清澈见底的小溪。?  ?  一只青蛙蹲在溪流边的岩石上,鼓着腮帮子,出“呱呱”的叫声。小溪的周围长满了高大的树木,一个个大石头形态各异地散落在周围,一堆堆圆形的鹅卵石铺在小溪下与小溪边。几个刚刚断去的树木的枝干还长着新鲜的叶子,散落在小溪边或者小溪里。一根指头,轻轻地动了下,一双疲劳的眼睛慢慢睁开,看着这个黑漆漆的世界。周庆海躺在凉凉的溪水里,几点星光、月光透过浓密的树林点缀在他的身上、溪流、岩石及周边的杂草上。周庆海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在冰凉溪水的刺激下,周庆海的意识慢慢清醒了,周庆海咧开干渴的嘴唇轻轻**着。周庆海的胳膊、腿动了动,但躯干由于过度的疲劳血流遍体的身体遭受了严重的外伤与内伤,周庆海的躯干并没有动,让溪水冲刷着身体仍然残存的血迹。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我蒙受如此大的屈辱与折磨,让我遭受了常人难以想想的痛苦,却没有让我死,老天爷一定是看见我受过的屈辱、折磨与被陷害,听到了我从悬崖上掉下来复仇的声音,才让我掉在这片茂密的树木上,才让我不至于粉身碎骨,老天爷带我如此厚恩,我一定不辜负老天爷对我的期望,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走出这个无人谷,我要活着走出无人谷去找到我的仇人,我要活着走出无人谷找到我的仇人并杀了他们,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愤怒的声音在周庆海脆弱、快跳动着的心脏上如滔天海浪翻滚着,将这个溪流彻底埋没。

    一阵沙沙的声音从溪流南边的杂草传来,周庆海扭过来身体没有动看了看那杂草的方向。沙沙声音越来越重了,周庆海内心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周庆海感觉到危险来了。周庆海眼睛盯着那越来越近的沙沙声音。一只蛇,一只毒蛇,一只剧毒的眼镜蛇,在草丛中慢慢的埋伏着身子,慢慢靠近周庆海。周庆海的内心恐惧到了极点。周庆海已经彻底清醒的眼睛看到坠落在一米外岩石下的宝剑,周庆海的腿虽然可以动,但仍然不能站起来哪怕坐起来,周庆海只能躺在这个溪流中等着逐渐昂起的眼镜蛇朝他一步步爬来。

    “我以为老天爷真正开眼了,现在才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一场幻想罢了,如果这世间真有老天爷,他看到我以前受到那些被陷害的委屈与痛苦,他就断然不会让我有坠落悬崖之事了,在坠入悬崖之前他都让我沉冤昭雪了。”

    眼镜蛇在靠近周庆海的时候将高昂的头贴着地面爬行,然后慢慢地从周庆海的腰部爬向周庆海的头部。

    “你这个恶魔也要像我的仇人那样在我临死前戏弄我一下么,我都已经看到你了,你却还匍匐着身子,有哪个必要么,你直接朝我脸上或着身体上直接张开你那小型的血盆大口就可以弄死我了,却还这样调戏我,哈哈。你是不是想先将毒液轻微地注入我的眼睛,再注入我的嘴唇、我的躯干、我的四肢,让我饱受折磨后死去,看着我这个世间的大魔头痛苦的死去,让我尝尝别人因受我杀害而死去的人尝尝那种通入骨髓的滋味儿,你是那些被我冤死的人的鬼混吧,哈哈。”

    周庆海苍白、阴郁的脸上透出一股惨淡的笑容。眼镜蛇在周庆海的肚子上朝他的脸上爬去,周庆海心彻底放弃了,睁着眼睛看着这个死神慢慢夺走自己的性命。眼镜蛇已经爬到了周庆海的脖子上,一种久违的温暖从周庆海脖子传递到全身。眼镜蛇虽然属于冷血动物,但由于在冰凉溪水中浸泡了太长的时间,自身受了较重的伤,身体已经冰凉了。眼镜蛇爬上了周庆海的脸上,在鼻子上停下来。周庆海看着这个眼镜蛇,内心涌起一阵冷笑。

    “你是想看看我恐惧的眼神么,你胜利了,我周庆海本来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身上还背负着许多的冤仇,我求生的**有多强烈,我内心的恐惧就有多少。但是我仍然要睁开眼睛,看看你怎么折磨我。”

    眼镜蛇贴着地面的脑袋突然高昂着头吐着蛇信扑过去,周庆海闭上了眼睛。一只青蛙痛苦的“呱呱”叫声痛苦的响着。那只青蛙被眼镜蛇注入了痛苦的毒液,眼镜蛇迅地将青蛙勒起来,慢慢的让青蛙窒息。青蛙死了,眼镜蛇张开血盆大口将其慢慢吞下,心满意足地扛着肚子慢慢爬走了。过了几秒钟,周庆海闭上的眼睛慢慢睁开了,看到了正在吞食青蛙的眼镜蛇。

    “上天待我不薄,我定不辜负上天对我的期望,我要活下去就要先填报我的肚子,恢复我的体力。让我重新站起来寻找这无人谷的出口。”

    周玉海知道无人谷四边均是千仞峭壁,自古以来从来就没有人进过这个山谷。但周庆海知道现在自己就活在这无人谷中,不也是改变了没有人进过无人谷的前例么,那么现在他要再次打破这个记录,成为第一个走出无人谷的人。眼镜蛇吞食青蛙给了周庆海灵感。周庆海在眼睛蛇走后不久,就又看到一些青蛙在溪水里快活地叫着。周庆海扭过来,直接在溪水里喝带着血腥的甘甜的溪水。溪水滋润了周庆海的嘴唇、滋润了周庆海的心脏,滋润了周庆海全身,让奄奄一息的身体恢复一点力量。周庆海虽然依旧十分疼痛、虚荣的四肢可以比较自如的活动了,胳膊可以拿起溪水中的鹅卵石。周庆海脑海中浮现出眼镜蛇捕食青蛙的画面。周庆海闭上眼睛,四肢一动不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青蛙的一举一动。青蛙往周庆海这边跳了两下,然后又相反的方向跳走了。周庆海失望的闭上眼睛,那些画面再次浮脑海,出于对复仇的渴望,周庆海在绝望中怀抱着希望,等待着到他口中的食物。一只青蛙逃走了,另一只青蛙逃走了。周庆海闭眼睛十次,终于一只拳头大的青蛙放松了警惕,一步步跳向那个毫无威胁的死尸。周庆海的余光看到那个给予他生命的食物在给予他越来越大的希望。忍耐忍耐,青蛙距离他还很遥远,他的体力现在还抓不到它,他必须等它靠的更近。青蛙在距离他半米的地方停止了跳跃,呱呱地叫着,好像在嘲笑着虽然庞大却毫无生命力的愚蠢生物。周庆海想起刚才那一只只离去的青蛙,绝望再次占据大脑。在要放弃的时候,青蛙跳到了距离周庆海手臂二十公分的地方。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只伤痕累累的手用尽全身力气抓住了那只青蛙。周庆海的力气已经全部用完,再次昏倒在溪水里。半个时辰后,周庆海苏醒了,绝望地叹气,在低头叹气的时候,一道亮光从那绝望、抑郁的双眼中射出光芒。青蛙,青蛙,青蛙被他捏死了。他有食物了,他能活下去了。周庆海闭上眼睛,用牙齿恶心地咬着青蛙。过了好长时间,青蛙才被精疲力竭的周庆海吃完。嘴上、脸上、眉毛上沾满了青蛙血,才被溪水冲刷比较干净的苍白脸庞又是血迹斑斑。周庆海在半个时辰后感觉身体开始有了一定的力量,坐到溪水中想起刚才生吞青蛙的,恶心的弯腰想吐。周庆海没有吐出任何东西,做在宝剑旁边的石头上休息。周庆海看看四周,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林。周庆海在那颗折断树枝的树下跪下磕头。

    “谢谢你忍受着疼痛折断了你的身体挽救了我的性命,让我日后能报仇雪恨,周庆海一辈子视您为我的大恩人。”

    周庆海感觉到一双寒冷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恐惧地往四周看了看,没有现什么恐怖的动物。周庆海以为自己受了重伤产生了幻觉,继续跪在地上看着这棵救命之树磕头。背后寒冷的目光快要射穿他的身体。两只着幽兰的光从杂草中一步步靠近他。狼,是狼,是饥饿的狼。周庆海赶紧奋力去拿自己破损不堪的宝剑。狼已经挥舞着锋利的爪子,尖尖的牙齿朝他扑来。一声惨叫,周庆海倒地,流下一滩鲜红的血液。狼,尸周庆海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周庆海喝狼血,吃狼肉,让自己的体力恢复的更快。在吃狼肉的时候,一只金钱豹出现了。

    “完了,彻底完了,刚才的一剑已经耗费了我几乎全部力气,现在我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对付这头金钱豹了。”

    周庆海看着地上的狼肉,心中升起一股希望,将剩下的狼肉扔到豹子前边金钱豹撕咬着狼肉,大口大口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