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八章 无人谷逃生
    豹子在周庆海的注视下吃饱了肚子,朝周庆海走出,周庆海的手已经无法拿起那把宝剑了。?      周庆海闭上眼睛,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个即将到来的死神。豹子用舌头舔了舔周庆海的手臂,躯干,头颅,然后将身子趴在周庆海的双腿上。周庆海紧绷的心脏终于放松了。周庆海用手轻轻抚摸着豹子的皮毛,周庆海感觉到一股与眼睛蛇温暖不一样的哺乳动物才有的体温。

    “我在无人谷外边的时候经常听人骂自己讨厌的人或者作恶多端的人畜生不如,现在才知道很多人真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畜生捕食其他动物的时候只是为了生存,即使像豹子这么凶残的动物在得到别人给予它的食物后还心存感激,而人呢,那些正人君子呢,他们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还为了一己私利滥杀无辜,而且他们杀的都是自己的同类,这世界上多少凶残的畜生都不会伤害自己的同类,他们不仅伤害,而且是凶残的杀戮。”

    周庆海将冰冷的身子仅仅靠在豹子身体上,豹子往周庆海的怀多钻进去一些。越来越温暖的身体让周庆海越来越困,闭上眼睛后想起了刚才几次凶险的情形,强逼着自己睁开眼睛。周庆海眼睛闭上又睁开几次后终于闭上了。周庆海的呼噜声与豹子的粗重的声音缠绕在一起,在寂静的无人谷传播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几条吐着毒芯的眼镜蛇,几只出幽蓝光芒的恶狼,在靠近周庆海的时候,犹豫着想再靠近周庆海,用毒液注射他,用牙齿撕咬他,但快靠近周庆海的时候,看到一只凶猛的金钱豹躺在周庆海的双腿之上身子之下酣睡,后退几步后又前进几步,最后恋恋不舍地绕开他们走开或者逃走了。

    黎明的阳光穿透云层,穿过无人谷的缭绕云雾,照射在无人谷里边。茂密树木下的周金海依然在肚子酣睡,金钱豹站在周庆海的旁边,时而用凶狠的目光吓退其他野兽,时而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周庆海。周庆海十分疲劳,早上**点的时候仍然酣睡不醒。一阵动物的打斗声让一直处于睡梦中的周庆海醒来。现在是上午十点钟,两头两天没有吃过食物的恶狼为了生命与守卫周庆海的豹子搏斗着。周庆海刚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豹子会与两只恶狼搏斗,一秒钟后迅理解豹子是为了保卫他,如果为了自保,豹子逃走就可以了,那两只狼断然不敢拼死相比。热热的泪珠最终顺着周庆海的脸庞滑落。周庆海休息了一夜,体力已经恢复了一成,拿起散落在岩石旁边的宝剑,一招将两头狼的头割下来。豹子拖着流着鲜血的腿走到周庆海身边,用头蹭了下周庆海的腿,周庆海用胳膊抱着豹子的脖子,将脸贴在豹子的脸上,豹子感觉到了周庆海的温暖,相互耳鬓厮磨。周庆海用剑将狼肉剁成几块儿,一块儿块儿送到豹子的手中,喂饱豹子后,自己拿起一块儿狼肉慢慢吃着。

    “一个畜生如此有情有义,那些正人君子却无恶不作,真是让自诩为人的人脸面无存,不,那些不是脸面,仅仅是一张用来演戏的皮而已,皮,皮,皮。”

    “豹子,看到今天早上的情形,我知道昨天晚上你给予了我多大的保护,让我这条本来该死的命重新活过来,让我有机会完成我的复仇。”

    周庆海将自己稀烂成条的衣服撕下一条给豹子包扎伤口,豹子一动不动温柔地让周庆海为它包扎伤口。一只狼咬下了豹子腿骨上的一块儿肉,露出了一寸白骨。周庆海的泪水雨帘般坠落,好久没有人肯用生命来保护他了。

    “这只豹子一定是老天爷派到我身边拯救我的,你待我如此厚恩,我周庆海无以报答,只能永远铭记在心中感谢你,作为万物的主宰,你一定能听到我内心最真诚的谢谢。”

    饿了吃狼肉,渴了和溪水。周庆海与豹子一天都没有离开这个地方。晚上,周庆海想到更安全的树上睡觉。

    “昨天是豹子保护我一夜,我今天恢复部分体力了却想着自己要单独上树去睡觉,我不能做此不仁不义之事,我还要在这儿与豹子互相搂着睡觉。何况,树上不见得与豹子睡在一起更安全,蛇还有其他的野兽也有会爬树的。”

    周庆海与豹子这样共同生活了几天,将剩余的狼肉吃完后。周庆海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五成,豹子的腿上痊愈了。周庆海如果不是为了报仇,他会选择在这里与这只豹子度过此生。在外边那个尔虞我诈的地方还不如在这儿与豹子生活更简单、幸福。周庆海为了复仇开始了无人谷寻找出路。

    周庆海蹲在地上,用手抚摸着可爱的豹子,流下了不舍的眼泪。周庆海勇嘴唇吻下豹子的额头,豹子用舌头舔下周庆海。周庆海拿起宝剑,不回头地向前走去。周庆海听到豹子与杂草摩擦出“沙沙”的声音,周庆海强迫自己的一定不能扭回头。

    “兄弟,我有我的复仇计划,你有你在无人谷的生活,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我们终有分开的那一刻,现在分离比以后分离痛苦会轻很多,永别了,我挚爱的兄弟。‘

    周庆海加快了行走的脚步,“沙沙”的声音变的同样频繁了。周庆海放慢了脚步想要告诉豹子我们分离吧,但怕到时候内心舍不得占据上风,放弃了这种想法。周庆海脚步时快时慢,豹子在后边时快时慢地跟着,始终保持在五六米。周庆海忍不住用包含泪水的眼睛扫了下豹子,豹子的眼珠中同样挂着晶莹的泪珠。周庆海强迫冷漠的心脏放松了勒紧心脏的那根冰冷的铁丝,心脏开始自由呼吸跳动着,周庆海停下脚步,豹子跟着停下脚步后思考了两秒钟飞快地扑上去。周庆海与豹子肩并肩一起在无人谷里搜寻着出路。

    无人谷长十公里,宽约为一公里,四周都是山脉的悬崖峭壁,由于无人谷谷底云雾缭绕,下边的世界外边的人都无法知晓了。周庆海在外边听到就这些消息。四周都是悬崖应该是毫无疑问的,但由于长久了没有人在此生存,只有一些江湖人士会路过这里门,也并没有在此仔细观察过无人谷。在这无人谷之中,兴许存在一条蜿蜒、曲折的平常人难以通过的小道可以让他周庆海重新出谷。周庆海坠落的地方在无人谷西北角,现在他们正仰望着悬崖峭壁一步步走向东方。一路上他们遇到许多的小动物望风而逃,周庆海与豹子并没有心思捕食它们,一心地观察着有无出谷之路。透过山谷中间云雾缭绕稀薄的云雾,周庆海看到太阳正高高悬挂在天空中。他们都饿了,周庆海与豹子埋伏在一块儿大岩石的后边,等着猎物的靠近。一只山羊四处张望、警惕地走进他们身边,武功高强的周庆海在较远的地方拿起宝剑。山羊是他们的午餐,山羊的血液是他们的水。

    周庆海走到了东北角,仍然没有现任何出谷的哪怕仅容一人通过的坡度很小的小道。周庆海充满希望的内心逐渐变的灰暗,也许这真是个无人谷,也许真没有任何出路通向外边的世界。周庆海绝望地仰望着悬崖,一个大石头突兀在悬崖峭壁中间,一道灵光闪现在周庆海的脑海。周庆海施展轻功跃上了大石头,大石头上班是一个光滑的峭壁。周庆海想靠着自己高深的武功借助岩石一步步跳出无人谷的悬崖峭壁。可是石头只是零散不呈规律地突兀在光滑的峭壁上,悬崖又是这么的高,他不可能借助一两块儿石头跳出这千仞无人谷。只要有一丝希望,周庆海就不会放弃,他就这样由东到西观察着南边的悬崖峭壁。周庆海今天不想再跳上岩石逃出无人谷,而是留心记下了那些地方岩石较多的地方,恢复七八成的时候,才想着逃出无人谷。夜静悄悄地来临了,他们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吃狼肉,喝溪水。在接下来的三四天时间里,周庆海四处跳跃着,想要现突兀岩石多的地方,但是在四周峭壁跳跃了一圈儿之后,也没有现可以借助突兀岩石跳出无人谷地方,在这期间,周庆海在峭壁北边现一出山洞,山洞宽敞较为明亮,是一个不错的居住地方。周庆海与豹子回到原先坠落悬崖的地方,将昨天剩下的狼肉吃完。周庆海知道在这个山谷里,他将生活在很长时间,食物对他们来说能吃饱就够了,不能胡乱杀生,要不然等不到他走出无人谷,他就饿死在无人谷了。周庆海与豹子坐在岩石上,周庆海看着模糊的夜空,告诉自己一定要逃出无人.“我要报仇,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