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十章 五毒神功
    天色刚刚黎明,豹子在周庆海身上磨蹭几下,周庆海亲昵地拍了拍豹子,豹子箭一样地射出丛林。 ?

    “上天既然舍不得让我周庆海死,那么一定给我留有一条出谷的道路,我接下来的几天要更加仔细地搜索无人谷的各处悬崖,看看有没有我没有看到的岩石甚至可以直接出谷的小路。”

    内心的仇恨从周庆海的心脏由血液顺着血管在全身四处流荡着,几乎完全占据了周庆海的大脑。那一副副充满仇恨的画面在周庆海的大脑上一遍地刻下印记,一次比一次更深刻,一次次强化了周庆海的仇恨。周庆海对复仇的极度渴望让那充满仇恨的大脑又充满了幻想,认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会给他留下一天天然的出路。周庆海这次比上次搜索出路时放慢了脚步,一次次跳跃上悬崖看上方及周围目力能及的地方的情形,一次周庆海跳跃到了悬崖半空中,周庆海借助这个突兀的岩石想要再往上边跳跃的时候,却现上边没有自己可以跳跃上的石头,周庆海往左右两边观看希望可以看到左右两边有可以通往无人谷外的岩石帮助他继续向无人谷上方跳跃,稍微露出笑容的脸庞最终阴沉了下去,那点星星之火最终熄灭了。周庆海蹲在岩石上,用双拳猛地击打峭壁上的岩石,周庆海的拳头流出了鲜红的血液,周庆海的拳头仍然在用力击打着。周庆海内功深厚,峭壁上的岩石一小块一小块儿的坠落了。快要精疲力竭的周庆海大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前几天我不同样没有现这个可以跳跃到半空中的岩石么,也许在其他的峭壁上有比这儿更多的岩石让我出谷呢?我不能在这儿耗尽我所有的精力,那样我的性命就会白白浪费在这个无人谷了。”

    周庆海顺着下边的岩石一个个跳下去,周庆海到了地面,又开始寻找其他峭壁上岩石较多的地方。周庆海在接下来的七八天的时间里,现了几处可以让他跳跃到峭壁半空中的地方,但都没有一处都可以让他出谷。过高的幻想像周庆海那样从无人谷外坠落到无人谷,在无人谷虽然没有摔到粉碎,同样让周庆海的大脑遍体鳞伤。周庆海愤怒、痛苦地击打着头痛难忍的大脑,那把破剑狠狠地插入石子、土构成的地面半截。豹子同样痛苦地看着周庆海,用爪子不断地轻轻拍打周庆海的大腿,安慰痛苦不堪的周庆海。抬头的一瞬间,天边的一颗星星从乌云中探出脑袋,将这点星光从树叶的间隙射入周庆海绝望的眼睛中。周庆海阴暗的内心重新点燃了一盏微小的灯火。

    周庆海看到岩石上有一个兔子肉,周庆海拿起兔子肉直接大口大口的吞咽。这几日的生吞活咽让周庆海适应了这种茹毛饮血的生活,不再感到恶心、呕吐。

    “其实你早就想到了今天这样的结果,是你自己内心的幻想让你没有看清现实,目前你只能在这里继续等待,等待有一天能够被偶尔路过的人经过这里,将我营救上来或者是通过其他现在还没有想到方法逃出无人谷。”

    周庆海想到了唐朝鉴真东渡日本传授佛教的故事,联想到自己只要心中还存有信念,哪怕现在被流放到荒岛上,自己也能东渡到日本,完成自己的复仇大业。

    周庆海举目望着这千人的峭壁,想起了自己遭仇人逼落无人谷的情形,嘴中喃喃自语。

    “以我现在的武功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我现在出去绝对不是他们联合起来的对手,到时候他们会直接杀了我这个恶魔,绝不会给我下次有可能逃生的机会。虽然我周庆海并不畏惧死亡,但我不能死的毫无价值,我还有大仇未报。不如这几年我在这无人谷里一边潜心修武功,一边寻找逃生的方法。”

    周庆海思想观念的转变,让他内心的焦急的心情得到稍微的缓解,但是被黑暗深渊笼罩的充满仇恨的心却让脸色十分阴沉,看不到一丝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

    周庆海半个多月的观察已经对这条无人谷已经比较熟悉。无人谷的天气不如外边那么炎热,西边是一片森林,东边是一片草原,一条小溪从草原下的一个潭水流出,贯穿草原与森林。小潭是由岩石下的地下水一小股一小股汇聚而成。森林与草原大约各占一半儿,生活着兔子、山羊、野牛、眼镜蛇、小鸟等许多或大或小的动物,苹果树、梨树、板栗树等果树散落地生长在森林或草原中,无人谷的食物、水流资源丰富,足以保证几个人长久地在此生存。

    “既然我周庆海不得不长期生活在这条无人谷,我就应该给自己一个安全又能遮风挡雨的住所。”

    周庆海想起了那个北边峭壁上的山洞。

    “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是否可以居住的山洞,我今天就跳到山洞上边去查看下山洞的情况。”

    周庆海的体力、功力都完全恢复了,周庆海施展雄厚的内力与轻功在草尖上如云一样轻盈、迅飞翔。山洞下边的草长势茂盛,将周庆海的下半身完全埋没在青草之中。“淙淙”的流水声从草丛中传来,小溪在这儿变得狭窄,只有半米宽左右。旁边一个一米高的岩石突兀在地面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将岩石的上面打磨的光滑、平整。

    “我周庆海在这儿有的是时间,我先躺在这块石板上晒晒太阳吧。”

    一只眼镜蛇懒洋洋地躺在石板的下边,周庆海的脚步声惊动了这只剧毒的眼镜蛇。眼镜蛇警觉地昂起埋没在杂草中的头,吐着蛇信子恐惧地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或许很恐怖的生物。周庆海一步步地靠近眼镜蛇,眼镜蛇颤抖的心已经胆颤心惊了。草丛中的眼镜蛇退到在岩石上,无路可退的眼镜蛇只有奋力一击了。五十厘米,四十厘米,三十厘米,二十五厘米,二十厘米。大难临头的眼镜蛇快地在周庆海裸露的大腿上。一阵微小的疼痛由身体传入周庆海的大脑。,满不在意的周庆海以为是碰到了小石块儿,慢慢低头看着,眼镜蛇正匍匐着快逃窜。周庆海阴沉的脸又充满了恐惧,在这个山谷不知道有没有解蛇毒的药草,即使有他也不知道在剩余的时间里快找到。周庆海愤怒的大脑抽出宝剑将眼镜蛇斩断两截。弯腰的时候,周庆海人性的本能被一个斜躺在岩石下的尸吓了一下。缓过神来的周庆海看着这个与自己同病相怜的骷髅。周庆海将自己的穴位封死,然后撕下身上的布条勒紧大腿,避免毒液的扩散。周庆海扶起那个骷髅,想要简单的将这个同样苦命的人埋葬。一本书、一把蛇形长剑从骷髅的手中掉落。周庆海拿起这本虽然破旧但还能看清字迹的书,上边写着五毒神功。

    罗飞客,在周庆海的脑子里想起这个埋藏许久的名字,那时候周庆海大概十来岁。罗飞客是当时令天下武林闻风丧胆的邪恶魔鬼,这个魔鬼利用其五毒派的绝世武功五毒神功荼毒天下,令许多江湖正义儿女痛苦万分地死在这个恐怖的武功之下。惨遭屠杀的武林正派人士联合起来共同对付罗飞客。罗飞客因陷入江湖正派人士的陷阱,被引入断肠崖,在断肠崖上遭受夹击,被击毙后扔到无人谷。虽然五毒派弟子众多,五毒神功却只能由五毒派掌门人修炼,五毒神功在江湖中因此灭绝。

    周庆海翻开第一页是关于五毒神功的说明。

    “五毒神功又叫五毒神掌,即是一种内功心法,又是一种武功,由修炼者从少到多的生吃蝎子、毒蛇、蜘蛛、蟾蜍、蜈蚣五种剧毒之物,吸收他们的毒素储存于体内,等修炼成功之后通过内功将毒素运用到手掌,通过手掌击打在对方身体上将毒素注入对方身体,对方一方面会受到内功伤害,一方面会遭受毒素侵袭,只能万分痛苦地等待死亡。‘

    “眼镜蛇是一种剧毒的蛇,在被蛇将毒液注入到体内之后,即使武功高强的人,毒液两、三各小时就会跟随血液流遍全身,侵入骨髓而亡。我不知道这个山谷有没有生长治疗蛇毒的草药,即使有在这茂盛的杂草里想要找出几颗治疗蛇毒的药草是多么的困难,也许在找不到药草的时候他就毒身亡了。五毒神掌是靠吸收五毒的毒素修炼武功的,修炼之人肯定具有抵抗任何毒素的能力,还可以让我练成绝世神功——五毒神功,那样我出谷之后复仇成功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周庆海的脚开始感觉到麻,周庆海立刻翻开第二页,蝎子、毒蛇、蜘蛛、蟾蜍、蜈蚣五种毒物的图画映入眼帘。十分钟之后,周庆海的腿开始感到麻,周庆海迅地浏览完全书。周庆海拿起那把破剑立刻寻找蝎子、蜘蛛、蟾蜍、蜈蚣四种毒物。这四种毒物不是生活在水中就是生活在潮湿的地方。周庆海沿着小溪仔细地搜寻着这四种毒物,一只蟾蜍鼓着腮帮子慢慢地跳跃着,周庆海刺死蟾蜍后吃下了蟾蜍的四条腿,蟾蜍的毒素与眼镜蛇的毒素共同攻击上周庆海,周庆海的身体麻木的更快了,四十分钟后,周庆海的上半身开始麻木。周庆海内心懊悔之情油然而生。

    “我也许不该这么鲁莽地就按照自己猜测的可能去这样解毒,我如果这样死去了,我只能含恨九泉了。”

    “既然我已经这样做了,没有退路的我只好继续这样做下去,否则,我是必死无疑。”

    周庆海拖着沉重的脚步寻找着,三十分钟后他看见一只蝎子没有时间的周庆海抓起它们直接吃掉,二十分钟的身体快要僵硬的周庆海周到一直蜘蛛,十分钟后,周庆海除了双手全身已经不能动弹,周庆海用双手在地上翻着碎石,希望能找到一个蜈蚣,周庆海的眼睛已经模糊不清,意识含混的他认为自己也许在人生道路上走完了终点。一个细长的东西在下意识嫌烦的石头下爬动着,周庆海下意识地抓起直接吃掉。周庆海在吃完蜈蚣后昏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