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十八章 织造华衣
    周庆海站在山洞口,看着洞口的水珠如珠帘般落下,“哗哗”的大雨在周庆海的脑海中溅出一朵朵凉凉的水花。??  ?  雨越下越大,慢慢地大雨边成了鹅毛大雪,周庆海躲在山洞里灶台边烤火取暖,夜色一会儿变暗了,晚上的周庆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直无法入睡。

    周庆海的思绪从飘着鹅毛大雪的冬天回归到眼前的水帘洞。雨到下午的时候停下来。周庆海从洞口一跃而下,轻轻地落在流淌的小溪底部,丰沛的雨水让小溪上涨到周庆海的腿部,周庆海光脚踩在小溪的鹅卵石上在“哗哗”的流水中前行。反射着晶莹水珠的岩石闪烁着一个个小太阳,岩石的正上方,湿漉漉的野牛皮、兔皮、山羊皮被冲刷的比较干净。在无人谷生活的这些日子里,周庆海将吃过的动物皮全部拿到山洞下的岩石板上晾晒,让太阳蒸掉,让风吹掉那些血腥之味儿。周庆海将野牛皮、兔皮、山羊皮拎起的时候,几片暗红的血迹还湿漉漉的残存在雨水没有冲刷到的地方上,周庆海坐在岩石上,用手用力的搓着动物皮毛,然后放到溪水中冲刷洗掉的血迹。几张动物皮全部清洗干净后,周庆海将动物皮拿在手中,一跃跳上山洞。豹子正懒洋洋地卧在洞口晒太阳,周庆海将动物皮用一根青藤系住,搭在山洞口上晾晒。

    周庆海扎好马步又开始了自己的“石镜计划”。满天的星星在无人谷星星辉映,周庆海练过五毒神掌后,抱着豹子相互全暖地进入了梦乡。山谷中刚下过大雨,一部分阳光才能透过或厚或薄的云雾才能照进无人谷,所以在两天之后,周庆海挂在山洞口的动物皮才晒干了。周庆海将这些动物皮拿到洞中大厅中,一个个叠好放在地面上。周庆海抱起豹子跳下山洞,轻轻拍下豹子朝东边走去。豹子在周庆海腿上磨蹭下之后撒欢跑了。

    在山洞东边一里地处,生长着茂盛的野水稻。周庆海看着无人谷中的水稻,心想这可能是许久之前,在周围生活居住的人们一不小心将稻谷散落在这个有水有土壤的地方。稻草在这个只有动物没有人的地方受到较小的伤害,生长繁殖的十分茂盛。周庆海用自己那把破剑割掉一怀抱的稻草。周庆海抱着稻草重新跃上山洞。周庆海将稻草摊在山洞口后又开始每天都必须做的“石镜计划”和修炼五毒神功。

    三天过去了,周庆海将已经晒干的稻草抱到动物皮旁边后坐到地上,将一根根稻草排列整齐。周庆海左手拿起一根稻草,右手同样拿起一根稻草。周庆海用嘴将两根稻草的一端咬住,双手不停地揉搓,一根筷子粗的草绳被搓成了。周庆海用同样一种方法又搓成了第二根草绳。周庆海看着两根较短的草绳,想要把他们连接成一条较长的草绳。周庆海将两根草绳系到一起,中间凸起的大疙瘩十分难看,周庆海本来就阴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周庆海重新解开疙瘩,将两根草绳分开。周庆海思考了下,开始继续搓第三根较短的草绳。一个时辰后,周庆海搓成了十条较短的草绳。周庆海站起来,双拳握紧又松开,放松下刚才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草绳。周庆海走到锅灶胖一个光滑的小石板上,拿起一个兔子折叠的简易小包裹。周庆海走到动物皮旁边的时候蹲下,轻轻地将兔子包裹拆开,里边摆放着几个或大或小的鱼骨头。周庆海拿起一个最小的鱼骨头,一根草绳,周庆海用草绳在鱼骨头上缠绕着,好似要把草绳系在鱼骨头上。周庆海在尝试了几次后,又拿起一个较大的鱼骨头,草绳还是没能系在鱼骨头上。

    “你能有你今天的这种下场,都是有你这样弱智的脑袋造成的,你不想想这么小的鱼骨头怎么可能让这么粗的草绳给系住呢?”

    周庆海拿起一个最大的鱼骨头,这个鱼骨长是由一长一短两根鱼骨头构成的,长的鱼骨头约有一寸长,短的只有五六毫米。周庆海将鱼骨头和草绳放到一边,将野牛皮在地面上完全摊开。周庆海用宝剑野牛皮头部、四肢、尾巴的皮毛全部砍掉。做成一个接近长方形的皮毛,然后从中间对齐折叠一下。周庆海左手拿着野牛皮,右手拿着针线,将野牛皮未连接的地方织在一起。都是很粗的针线,周庆海将鱼骨头一端艰难穿过野牛皮后,另一根短骨头卡在这一边。周庆海空有一身高强武功,却不得不强压着性子用尽全身力气缝制皮毛。满头大汗的周庆海终于将野牛皮的三面缝合在一起。硕大的针线系在野牛皮上,在几处还拧巴成了几个疙瘩。

    凉凉的山洞下边,一个野牛毯铺在地上,毯子上边一个人,一个豹子或躺或趴在上边酣然入睡。

    第二天在无人谷里边说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山谷中只有很稀薄的云雾,周庆海伸手敏捷地跳上一个高大的杨树上,周庆海用自己的破剑轻松地砍掉一个碗口大小的树枝。树枝“哗啦”一声后“砰”掉在地上。周庆海拉起树枝跑到山洞下的石板上。周庆海坐在石板上,用左手按着树枝,右手用宝剑将树枝砍成一截一截。到树枝一截最粗的树枝一剑一剑削下去。周庆海拿着被削成一个一厘米厚的木板在脚上比试几下,用剑尖顺着自己的脚印划了一圈儿。周庆海用剑在剑印外一公分的地方慢慢地削着。天色快要黑的时候,豹子嘴中叼着一个血流羊面的山羊一晃一晃走过来了。周庆海抱起豹子跃上山洞,豹子叼着山羊走向灶台。周庆海重新跳下山洞,将木板、树枝、一截一截的树干抱上山洞。周庆海用刚才砍掉的树枝和树干烤熟羊腿之后又做了一锅羊肉汤。

    天色已经大亮,周庆海将豹子送到无人谷底,自己坐在山洞大厅中央,用剑尖在木板上刺上一个个圆孔,然后用针线将两张兔子皮缝制在两个木板上,一双草鞋就这样被周庆海做好了。周庆海穿上草鞋,在石洞布满小石子的地方走动着。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用再担心走到荆棘或者尖利的石子上割破脚皮,遭受折磨了。”

    周庆海充满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一双新草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