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二十章 无人谷救人
    周庆海、豹子站在山洞口,看着外边冰冷的雨滴生冷地打击着翠绿的叶子。??  ??   一阵阵狂风从谷外吹进谷中,在空旷的山谷里来回穿梭,周庆海裹紧身上的兽皮大衣。周庆海回头看了看黑漆漆山洞的一个大木板,木板上用剑尖刻上了一道道划痕。这是周庆海在落入山洞一个月后用剑尖划上去的。日月如梭而过,周庆海在牢记仇恨的同时,靠这一道道剑痕来计算日子。

    “今天是我跌落无人谷一百六十五日了,这一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我清醒的时候,我睡着的时候,我昏迷的时候,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庞一次次从我那将要窒息的心脏涌入我的脑海中,从我颤抖的身体、愤怒的眼睛的散出来,让我生不如死又不能死;一百六十五日了,洞口的石壁已经被我抹成了一个光可鉴人的石镜;一百六十日了,我的五毒神功已经初具威力;一百六十五日了,我与我的豹子已经亲如兄弟了;可还要过多少个一百六十五日,我才能走出这个无人谷;还要多少个一百六十五日,我才能找到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庞;还要多少个一百六十五日,我才能将我内心的冤仇雪恨。”

    石镜计划的成功让更多的光线通过光滑如镜的石壁反射到石洞中,增加了光亮,但在这个乌云密布的阴暗天气,石洞内如黑夜一样漆黑,周庆海只能凭感觉知晓木板的位置。周庆海的心看见那他看了无数次的木板上的刻痕,数了无数次的一百六十五。

    一道闪电将天空照耀的通红通红,一个炸雷惊彻了山谷。红色的闪电刺痛了周庆海黑色的眼睛,周庆海眨了下眼睛。周庆海睁开双眼的时候,模糊地好像看到两个东西从天而降,出“咔嚓”的声音。周庆海看着外边的天空,搜索出声音的地方,周庆海失望地看着空旷、黑漆漆的无人谷。

    “肯定是我在无人谷里待的时间长了,产生了幻觉。”

    雷声过后,无聊的周庆海继续看着冰冷的雨滴一点点璀璨这娇嫩、绿油油的树叶。一阵细微的声响从谷底颤悠悠地传到周庆海的耳朵里。

    “在这种恶劣的天气里,无人谷的小动物们不知道要遭受怎样的摧残与折磨,导致他们出如此痛苦、低微的喘息声。又一阵细微的声响从谷底传来,周庆海闭耳朵静静地注视着从谷底出的声音。仿佛看到黑漆漆的谷底,杂乱丛生的草丛,一个弱小的动物在岩石低下痛苦**。静静的听了一会儿,周庆海听到这声音竟然与众同,有点,竟然有点像人受重伤时的苟延残喘。周庆海蹲下来,再仔细听无人谷的声音。“刚才我还以为是我产生幻觉了,没有想到真的是有人从断肠崖坠落无人谷了。”

    周庆海充满仇恨的一脸一会儿略有松弛,一会儿阴云密布。周庆海的内心又是兴奋又是恐惧。兴奋的是在这个只有他自己的无人谷终于可以看到其他人了,恐惧的是在这个只有他自己的无人谷遇见了其他的人。周庆海站起来,在山洞口徘徊着,豹子从地上站起来,目光盯着一直在犹豫的周庆海。

    “冥冥中自有天意,又如我上次坠落无人谷大难不死一样,这次上天让他们坠落在我的面前,肯定是给我一个机会营救他们。无论我遇见的这两个人究竟对我是威胁、是帮助或者仅仅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我都要下去看看能不能帮他们救活,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与豹子又多了两个伴儿。”

    周庆海纵身跳下山洞,在黑夜中仔细搜索这两个人的坠落地点。声音从石板旁边传来,周庆海借着微弱的光线走到石板边。两个人相距两三米躺在地上,没有意识地**。一道闪电照亮了两个人血肉模糊的脸庞,周庆海看到这两个人脸上分明是自己曾经的样子,一股同情之情油然而生。

    “刚才虽然跳下悬崖来营救你们,心里毕竟还是有些犹豫,但看到你们像我当初如此可怜的样子,我一定会尽全力营救你们的。”

    周庆海将一个胳膊分别夹着一个人,轻轻一跃跳上山洞。周庆海将两个人放在灶台边后去拿打火石。周庆海点燃灶火,然后在锅里边填上溪水。烧火为他们驱走身上的寒气,熬肉汤为他们补充能量。暖暖的火光渐渐唤醒他们一点意识,两个人的眼睛睁开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周庆海、火光、灶台,当他们看到豹子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两个人的瞳孔微微放大,漏出一点恐惧。两个人的意识只是能感觉到外边的事物和本能的恐惧。周庆海拿起碗在锅里端肉汤。鲜美的肉汤飘在两个人的鼻子里,嘴唇下意识地张开。周庆海将碗放在小石板上,没有给他们喝。两个人看见食物没有了,下意识略有绝望地闭上嘴唇。肉汤香味一直在他们脑海中下意识回荡,两个人的嘴唇张开又合上,像在地上乞求重回水中的样子。周庆海用舌头轻轻尝下肉汤,感觉到不热不冷正合适,端起肉汤先给胖子喝,瘦子目光放出电一样的光芒。周庆海本来想先喂完胖子再喂瘦子,看到瘦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又给瘦子喝了一口。周庆海就这样一口一口的轮换着喂胖瘦二人。火光的温暖,肉汤的营养,慢慢唤醒着他们的意识。周庆海看到他们两个情况逐渐好转,便走到事先存放好蜘蛛、蜈蚣、毒蛇、蝎子、蟾蜍的地方,拿起他们一个个全部吃掉开始修炼五毒神功。两个人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却在沉重的疲劳压力下慢慢地睡着了。周庆海在灶台里边多填了些柴火,然后用一张大的兽皮被子将他们盖上,自己搂着豹子躺在大厅中央的一个兽皮毯子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