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二十二章 收胖瘦二徒弟
    胖瘦两少年睁开迷糊的双眼,透过微弱的光线看着阴暗的石洞。?   周庆海一脸阴郁宛如人见人怕的地狱中的阎王爷。胖瘦两男子惊恐地看着阎王爷一脸冷酷地逼近自己。瘦少年的手掌在地上乱扒着,双脚由弯曲的双腿在地上蹬着坚硬的地面,如兔子一样蹦跳着的心脏在漆黑放大的眼神中流漏出痛苦的恐惧。胖少年半躺在地上,用手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勇敢地挑战着周庆海鬼一样的目光。瘦少年看着已经流血的双手,再看看自己几乎没有移动的位置,跪地地上等着死神的来临。周庆海慢慢走过来,在靠近他们的时候蹲下去,用死一样的目光看着两个少年。

    “可亲可敬的阎王爷大人,爷爷,大慈大悲的阎王爷爷爷,你肯定知道我与胖师兄是黄瓜和林远海。我们都知道我们两个人一生做了不少的坏事。但爷爷您明察秋毫,我虽然年纪轻轻就喜欢女色,但我勾引的都是些风流女子和风尘中女子,没有伤害过良家女子,我们罪不至死啊!”

    “不管你是阎王爷也好,还是牛鬼蛇神也好,我是林远海,平时最喜欢杀人放火,抢掠钱财,霸占美女,今天落了一个这样的下场,是我们罪有应得,无论是油煎还是火烤,尽管上来,我林远图绝不求饶一声。

    “阎王爷”三个字犹如匕一样插入了自己的心脏。山谷中的溪水、光滑的石壁都曾照出自己黑暗、冷酷的脸庞。但早已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周庆海早已习惯自己的这个样子。猛然一个“阎王爷”让他被蒙蔽的心突然看见自己被折磨成什么样子。报仇的心再次在周庆海一直翻腾不息的脑海中刮起一阵风暴,本来就波涛汹涌的海浪滔天翻滚。

    “你们不用怕,我如果是阎王爷或者牛鬼蛇神就好了,我不用如此痛苦地被困在这里,过着孤独痛苦的日子,我也是坠入无人谷的一个人,是一个与你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

    周庆海心理想着自己是阎王爷或牛鬼蛇神就好了,就不用受困于这个山谷,不用再苦练恶心的五毒神功,不用再四处寻找那些该千刀万剐的仇人,直接将他们扔到油锅或者火堆中折磨死他们就行了。

    “刚才是我昏迷不醒说的大胡话,阎王爷哪儿有你这样的慈眉善目,我与师兄的命肯定是你救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今生赴汤蹈火,凭您驱遣。”

    “师弟说的好,我们这辈子就是您的人了,您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我的确是救了你们的命,但我不是你们的大恩人,也不是你们的再生父母,我救你们是举手之劳,你们不必为我做牛做马。”

    “师兄林远海是性情耿直之人,说话言出必行,我黄瓜油嘴滑舌,这句话却也言出必行。”

    “不必。”

    “一定‘

    两师兄弟这次异口同声地说。

    “刚才听你们说你们是师兄弟,是一门的师兄弟么?”

    “我们不仅是一门师兄弟,而且是一个师父的徒弟。”

    瘦少年说。

    “谁是你们的师父。”

    “说起我们的师父您可能不知道,说起我的师祖您也许听说过。”

    “谁。”

    “罗飞客”。

    这个名字在周庆海波涛汹涌的脑海中盘旋了一阵子。周庆海看着这两个胖瘦师兄弟。

    “我现在正在修炼罗飞客的五毒神掌,他们也算是我的师侄了。但是现在初次相识,还是不要提这些吧。”

    “罗飞客三十年前被正义门派联合杀死,他的门派也随之瓦解,你们怎么还会是罗飞客的徒孙。”

    “三十年前,罗师祖去世后,武林正派人士对我们五毒派的残余弟子进行了疯狂的屠杀。我的师父是罗师祖门下的一个无名的小徒弟,在逃亡过程中,收下了在路上流浪乞讨的五六岁的我们。”黄瓜说。

    “那你们怎么会坠落无人谷?”

    “我们被人追杀后无路可逃跳到无人谷的。”林远海说。

    “你们刚才说你们一生做了不少坏事,你们是不是因此被人追杀。”

    “是。”

    林远海说。

    “那你们都做过什么坏事。”

    “在我们小的时候,爹娘都去世了,我们孤苦无依,在大街上靠偷食物勉强度日,后来师父收留了我们后教我们武功,我们便在一个小山里打劫路过的达官富商,劫掠钱财、女人。”

    “我们只劫那些达官富商,从来不抢劫平常老百姓。还有我年纪虽小,却喜好女色。”

    黄瓜补充说。

    “如果你们说的属实,你们并没有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那些江湖人士为什么非要将你们赶尽杀绝。”

    “因为我们是五毒派的弟子,五毒派以前荼毒正义武林,为了防范我们这两个五毒派的小徒弟将来再次血洗武林,正义武林未雨绸缪,一直未放弃过追杀我们,在断肠崖的时候,我们终于无路可逃,只能选择跳崖自尽。”

    “这两个少年才十五六岁了,你们却为了三十年前的事情归罪于他们,你们这些武林正派都是些王八蛋派。”

    胖瘦师兄弟在山洞下的石板旁边的杂草从里翻找着什么东西,周庆海默然不语地站在一边。

    “恩人,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还是同门。”

    黄瓜从地上捡起一本破烂的武功秘籍——蛇形剑。周庆海转过身来,拿过黄瓜手中的秘籍。

    “这不是我的武功秘籍。”

    “恩人,在这无人谷,不是你的还是谁的?”

    “在我坠落悬崖之前,你们的师祖罗飞客曾经在这里坠亡,这是他的书籍,你们是同门,书又是你们捡到的,秘籍归你们所有。”

    周庆海将自己如何坠落无人谷,如何遇到罗飞客,如何修炼五毒神功全部都告诉了黄瓜和林园海。黄瓜和林园海跪在地上。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周庆海看着胖瘦师兄弟,心想他们也非十恶不赦之人,自己又修炼了他们的武功,便收两个人为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