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
    释俊亮的话语在众多武林掌门人激起一股看不见的涟漪,在人群中微微荡漾。  各派掌门人或心安理得或怒冲冠地看着别人,觉得自己不是杀害徐中玉的凶手,剩余的那些人才是那个禽兽不如的畜生。路平亮将愁容满面的脸庞低下来,出痛苦的声音在原地徘徊。刘志杰将释俊亮的话语又重复了一遍,6平亮才极不情愿地抬起那张痛苦的脸。路平亮张开嘴又闭上,用眼睛的目光扫视着在场的各位掌门。各派掌门随着6平亮的眼光转动,在华山派掌门人张玉华的脸上停下。张玉华瞪大双眼,张开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6平亮抱着双头,内心犹如冰火两重天。剩余的各派掌门也都被震惊了。释俊亮、刘志杰则楞在了那里。林晓彤放佛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催促着6平亮赶快说出是谁。6平亮闭上眼睛,仰天长啸。只一句就是他,在场的人片刻寂静无声。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或者是有人故意陷害玉华,玉华一生行侠仗义,光明磊落,怎么可能是玉华杀害了徐掌门,不要中了敌人的奸计,6盟主。”

    “是呀,张掌门锄强扶弱,是江湖中有名仁人君子,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6盟主不要听信谗言,错怪好人啊!”

    各派掌门人听了释俊亮一番话,纷纷点头附和,认为张掌门肯定是被某个或某些人冤枉,故意迫害我们正派武林联盟的。

    “我同样宁愿相信释师伯、刘师叔及各派掌门人的看法,在昨天我在徐掌门身上看到华山派的剑伤的时候,是我先提出的可能是某个人或某些人故意陷害张掌门,但是昨天晚上我三个弟子在徐掌门遇害的地方现了一个重要的物证,让我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在刚来这儿的时候,我还询问过有没有人与徐掌门有过解,当时我没有好意思直接询问是徐掌门曾经做过伤害掌门,后来听各派掌门人都说没有,我内心犹如在烈火中挣扎一般痛苦,张掌门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如此卑鄙、天人公愤的事情。”

    “6盟主,我相信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我真的没有杀害过徐掌门,真的没有。”

    “徐掌门之死,由于是张掌门杀害的,看在张掌门一生仁人君子的份儿上,不予追究,没有想到张掌门却装作一脸无辜,毫无悔过之意,让6某为刚才的想法惭愧。”

    “6盟主,6师伯,无论是谁杀害了我师父,他都应该以命抵命,不能就此罢了。”

    各派掌门分成三排,释俊亮、刘志杰默不作声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肖宇阳、孙静苒、夏雨雪、郑莹莹私下说着张玉华为人正直、善良,不会是杀人凶手。王建宇、季尚礼、余海峰、卢晓东、秦华生、田镇南、王华生则说没有想到张玉华平日道貌岸然,却是如此歹毒之人。“小师侄快快请起,我身为武林盟主,却只顾兄弟私情,说出刚才那番不知廉耻的话,违背了江湖正义,我在这里向小师侄、徐掌门、**派及全天下所有武林人士真诚地道歉。”张玉华面不改色地站着,林晓彤仅仅拉着张玉华的胳膊,轻轻在一个华山弟子耳朵旁边私语。小徒弟踮起脚尖,从人群中走出去。路平亮的余光看到了走开的小徒弟。“6盟主,刚才你有证据,证明是我玉华杀害了徐掌门,那么我们想看看证据,看看这个证据怎么证明徐掌门是被玉华杀害的。”“林师妹,身为武林盟主,我会为我所做的一切负责,更不敢陷害在江湖中武功、人品俱佳的张掌门。”说到这儿的时候,路平亮出一声冷笑。“为了还徐掌门、张掌门一个清白,我们现在都到徐掌门被害的地方查看具体情况,到时候我会把证据公之于众,我们江湖武林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刺骨的冷笑在林晓彤的耳朵里回响。“徒儿,你一定要及时找到你的师伯、师叔啊,要不然玉华恐怕会有不测。”路平亮的三个弟子在前边带路,其他人默不作声地跟在后边,只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各派武林掌门在徐掌门遇害的小山头停下。看着并无异样的地方。路平亮从怀中拿出一个玉佩举在头顶。各派掌门人看着这块儿玉佩。

    “昨天晚上,我的三个徒弟在这儿现了一个玉佩,聪明的各派掌门人一定想到这一块玉佩肯定是张掌门的,为了不冤枉一个好人,现在由张掌门自己亲自验证这块玉佩究竟是不是他的。”张玉华拿过那个沾有血丝的玉佩,一眼就看出这个是自己随身携带的玉佩,心想他的玉佩怎么会在这儿呢,肯定是昨天晚上在这练剑的时候掉下的。“这确实是我的玉佩,可就凭这块儿玉佩就能证明是我杀害了徐掌门么?这玉佩是我在这儿练剑的时候掉下的,证明不了我杀害了徐掌门。”

    “一个玉佩是证明不了张掌门杀害了徐掌门,可是6某想问张掌门一些事情,让6某及各派掌门人都了解下,可否?”

    “在下知无不言。”

    路平亮了解张玉华的性格,知道张玉华肯定会如实回答自己的问话,那么张玉华这次死定了,自己的盟主之位在江湖中的地位会更加牢靠。

    “张掌门,大前天晚上你是不是来过这里,你只用回答是或者不是?”

    “是,但是我来这里是为了练剑。”众人在听到是的时候,一些人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大魔头,没有想到江湖中从此又多了一个这样的衣冠禽兽。

    “刚才我说过了,你只用回答是或者不是,你说你在这儿练剑,前天就是武林盟主争霸赛的日子。张掌门的武功绝对在我们各派之上,连一晚上的剑不仅对掌门武功精进无补,反而会影响张掌门休息,于张掌门不利,张掌门为何选择在此时练剑。

    “我那天晚上睡不着,所以才起床来这里连一会儿剑。”“睡不着是真的,但练剑是假的,那天很多的人都看到你送各派掌门回去休息后与林师妹回房间休息,现在却说去练剑。那天晚上,有人看见你张玉华在这个山头上看到你杀害了徐掌门。”

    “谁?我要见见他,问他为什么要陷害我?“

    “你觉得我可能告诉你是谁么,让你杀人灭口,现在关于你杀害徐掌门的人证、物证都在,地点、时间也都附和,你还在假装无辜,我身为武林盟主,一定要取你性命,为徐掌门报仇,维护武林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