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三十章 重见天日
    周庆海站在无人谷底,吩咐弟子将草绳盘在地上。八一?  中? 文 网   黄瓜和林远海麻利地将草绳盘好。盘好草绳好,黄瓜试图将草绳的一头系在自己的腰间,周庆海从黄瓜手中拿走草绳,将他系在自己的身上。

    “师父,我身体瘦小,还是让我登上悬崖,将你们从断肠崖中拉出无人谷吧。”

    “这些山洞是我一个个根据我自己的武功打造的,你们的武功相对我还有一定的差距,你们的内力不足以帮助你们跳上这么高的地方,还是让我先上去,让后将你们从谷底救出。”

    “师父,刚才师弟说的对,我们是你的徒弟,我们的两条命都是你给救的,只身没有任何保护的在悬崖峭壁上跳来跳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件事情还是让我们师兄弟中的一个人做吧。如果我们跳出无人谷,我们一定不会忘恩负义,将师父遗弃在山谷中,我们一定会拼劲全力,把师父拉出无人谷。”

    “咱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了解你们么,我知道你们都是本性善良之人,但是刚才我都说过了,你们的武功肯定是跳不出无人谷的,你们先上去只会徒增危险,一不小心再跌落悬崖,生存的机会可不会像上次那样幸运掉在我们身上。”

    “所以才更应该让我或这师兄去,我们的命都是师父救的,我们的命都是师父的,为师父冒个风险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不会再给你们详细解释了,第一次由我先上去,等我出谷后,我会抛下草绳的一头,你们一个个系在腰间,把你们拉上去。”

    “师父大恩,出谷后我与师弟定当以死相报。”

    两位徒弟跪在地上,看见师父在腰间系好草绳后,施展轻功跳上了突出在岩石上的大石头。这是周庆海在刚坠入谷底后尝试跳出无人谷时跳的最高的地方。周庆海在选择跳出无人谷的线路的时候,先想到了这里。在这个地方,可以为他节约大量的时间和体力,可以让他早日见到他的那些仇人。虽然在山谷中待了十年,虽然一天、一小时、一分钟相对于十年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周庆海仍然不愿意在这山谷中多待一秒钟。周庆海顺着岩石一阶一阶的向上跳着。在周庆海跳到悬崖半空中的时候,天色慢慢阴暗下来,本来寂静沉闷的天气狂风大作,周庆海站在第一个小山洞口,看着阴暗的天气。狂风从南吹来,吹进周庆海的小山洞,在岩石的阻挡下,反过来又吹背面吹到周庆海的身上。周庆海一个趔趄,身体向前倾了三十度,右脚向山洞扣迈了一大步。周庆海急忙运足内力,在山洞口收住了脚步。山洞口经过大铁锤击打的岩石已经碎裂,一块儿一块儿的从山洞口坠下。

    黄瓜、林远海站在山谷底,心惊肉跳模糊地看着站在半山腰的师父。

    “师父,现在天气突变,风刮的这么大,我们还是改天在想办法出谷吧,要不然这样会很危险的。”

    “改天出去,如果改天我快到了崖顶,天气又突然恶化,我再选择改天,那什么时候我才能出无人谷呢?”

    “外边那些仇人的样子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在清醒的时候还是睡梦中,都时时刻刻出现在我的脑海,在我快要伸手抓住他们的时候飘然离去,我不能在畏惧面前退缩,我要迎接着狂风继续向崖顶跳去。”

    “如果我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那么我怎么去面对外边比这大的多的风险和挑战呢?”

    周庆海听到黄瓜和林远海的呼喊声,向下看了看,向外迈出一步斜着身子向上跃去,狂风在崖壁上来回冲顶着,周庆海的身子在空中摇摇晃晃。黄瓜和林远海在下边看到师父不停劝阻,还是往上跳跃的时候,一个个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身处险境的师父。周庆海身子到了上一个山洞口,周庆海伸出胳膊抓住山洞口的岩石,用尽力气向山洞里边跃去。周庆海站在山口,稍作休息后又用同样的方法跳上上一个山洞。周庆海距离崖顶只有四个小山洞了,周庆海向下望了望,已经看不见自己的两个徒弟了。周庆海坐在山洞口最靠里边的时候,吃了一块儿装在口袋里的一块儿羊肉。吃完之后,周庆海闭目打坐。在休息了一刻钟后,周庆海恢复了体力。又向上一个山洞口跃去。在向上一个山洞口跳跃的时候,周庆海感到不断被拉长的草绳越来越重。每跳上一个山洞,周庆海都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周庆海从倒数第二个山洞口向最后一个山洞跳跃,周庆海抓住了第一个山洞口的一块儿石头,用尽全力向山洞跳去的时候,石块儿从崖壁上滑落,周庆海的身子顺着崖壁迅向下坠落,周庆海的双手在崖壁上乱抓着,试图抓住崖壁突出的一个石头。但光滑的石壁让周庆海流满鲜血的双手没有抓到任何的石头。慌忙中的周庆海右手急忙伸向腰间,将随身佩带的破剑拔出,从尽全身功力狠狠地插入崖壁,周庆海急跳动的心脏终于缓了一缓,周庆海运足内力借助宝剑向紧挨着他的山洞口跳去。黄瓜和林远海看着草绳急坠落,想着师父肯定是遇到危险了,在下边狂呼着师父的名字。在山洞口稍作休息的周庆海,在听到徒弟的呼喊声后,大声向谷底回应自己没有危险。周庆海向上望去,自己一瞬间就又坠下了四个山洞。周庆海又重新从这个山洞口向上边跳去,狂风停下了,豆大的雨滴开始淅淅沥沥地从天空坠下,掉在半空周庆海的脸上。一会儿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周庆海坐在山洞看着洞口的大雨,犹豫着自己该不该跳继续自己最后的一跳。

    “上天让我坠崖不死,肯定是给我一个求生的机会,让我有机会去报仇雪恨,我这最后一跳不会有任何问题。”

    周庆海运足内力,向断肠崖顶跳去。周庆海的眼睛与崖顶平行了,看到旁边一个突出的岩石,用双手试图去抓住那块儿岩石。周庆海的双手摸到了岩石,但由于大雨的缘故,岩石无比光滑,周庆海的双手没有抓住岩石。周庆海的身子再次向谷底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