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三十二章 断肠崖
    情急中的周庆海将身上的绳子狠狠地往断肠崖上抛去,一秒钟后周庆海i的身子悬在了半空中。?     ? 在周庆海的眼睛与断肠崖平时的时候,周庆海的余光看到断肠崖旁边有一颗粗壮的松树。仇恨对于生的渴望,让周庆海抓住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周庆海用尽全身力气,拉起长长的草绳向松树的方向扔去,周庆海深厚、强劲的功力通过草绳碰到了松树,一圈儿一圈儿的缠绕在了松树上,周庆海借助绳子的力量,运用内功,高高一跃,终于跳上了这个他梦寐已久的断肠崖。周庆海双膝跪地,在地上狠狠地磕了一个响头,十年未曾流过泪凹陷的双眼顿时泪如泉涌,周庆海双膝跪地,脸仅仅贴着黄土,久久不忍站起。黄瓜看到草绳突然向上拉去,瘦小的身子立刻跳到空中,在空中轻盈地翻了一个跟头后缓缓落了下来。

    “真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师父成功跳上断肠崖了,师父完成他的复仇计划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两个也可以出谷了,帮助师父杀了他的那些仇人,顺便在外边的花花世界好好耍耍,将这十年的空虚、寂寞全给补回来。”

    黄瓜告诉林远海,林远海兴奋的搂住瘦小的黄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黄瓜和林远海焦急地等待着师父的喊声,但一刻钟的时间内未见师父有任何的反映。一个念头在他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后又断然熄灭。他们两个觉得师父会不会抛下他们不管了,一瞬间后,这个念头就在他们的脑海中被滂沱的大雨给剿灭了。十年前,是师父救了他们的姓名,十年中,师父较他们武功,待他们恩重如山,怎么可能丢下他们不管呢?何况,师父为什么要带着那么沉重的草绳出谷,徒增师父出谷的难度,那根草绳是师父为救他们特意准备的。周庆海的头完全湿透了,雨水夹杂着泪水从周庆海的脸庞“哗哗”流下。周庆海从喉咙强着咽下断断续续的哽咽,用尽功力向山谷喊去。

    “黄瓜、林远海,你们将这根草绳牢牢系在你们腰间,我现在就拉你们上来。”

    林远海让黄瓜先行出谷,等黄瓜出谷后自己再被师父拉上来。黄瓜看着这个同生死共患难的师兄,心里洋溢着暖暖的幸福。

    “我的好师兄,我的好哥哥,在如此重要的时刻你竟然让我先出去,兄弟我真的好感动,但是还是你先出去,你先不要说话,让我把话说完。我为什么让你先出去,等师父把你拉出谷后,你让师父休息下,你把我拉上来,如果我先出去,以你的重量,我很难把你拉上来,所以,还是师兄你先出去吧。”

    “师兄我是一个直肠子,没有考虑那么周全,那好,师兄我就先上去了。”

    雨越下越大,林远海将绳子牢牢系在自己的腰间后,给师父喊话好了。周庆海十年中不停地修炼五毒神功和蛇行剑,在闲杂的时候又实施了石镜计划,功力大增,轻松地就将林远海拉到了断肠崖上。周庆海想要去拉黄瓜的时候,林远海从周庆海的手中拿过草绳,告诉师父你休息下吧,让徒弟我将师弟拉上断肠崖吧。林远海的武功肯定与他的武功差的很远,但是十年的修炼,林远海在这大雨天将黄瓜拉上断肠崖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林远海告诉黄瓜,让他把草绳系在他身上,系好后,黄瓜告诉林远海现在可以拉他上断肠崖了。黄瓜上断肠崖后,与林远海一起跪到周庆海的面前。

    “我们以前说过,我们的命是师父救的,以后师父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们两个师兄弟赴汤蹈火,决不火腿半步。”

    “好的”。

    周庆海说完这句话,走到一块儿石头旁,透过滂沱的大雨模糊地看到一个立着的石碑上写着三个苍劲、雄浑的三个大字——断肠崖。往事一幕一幕在周庆海的脑袋中浮现。这三个熟悉的字眼在他的脑海中翻滚着,这是周庆海的师父的亲手所写,那一年师娘在这里被某个奸人杀害,伤心欲绝的师父在这立了一个石碑,用宝剑在上边刻下了带血的断肠崖三个字。

    “究竟是谁杀害了师娘,那个王八蛋杀害了养育自己的师娘,在我报其他的仇以前,我要先找出谁是杀害我师娘的凶手,先将师父、师娘对我的养育之恩报了。”

    “在这十年中,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报仇,可师娘简直与我的娘亲一样,将孤苦无依的我养大,并让师父传授高深武功给我,我一定要将师娘的仇先报了,因为刀光剑影这件事情,谁也不知道会生什么样的事情,如果我先报我的仇,也许在我的仇还没有报完,我就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到时候还怎么为师娘报仇!”

    周庆海在石碑前跪下,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黄瓜看到师父贵在石碑前磕头,自己拉着林远海一起跪在师父的后边,在杂草、水、泥的山头上磕头。

    “师父,这个石碑上就三个字断肠崖,莫非你与写这三个字的人有什么关系?”

    黄瓜问师父。

    “这三个字是我师父写给我师娘的。”

    “这岂不就是我们的师祖么,我们以后每经过这里一次,都会来看望孤单的师祖,给他们烧香和纸钱,让他们在天堂有衣服穿,有好东西吃,有钱花。”

    林远海看着石碑,真诚地告诉师父。周庆海转过头,背着他们看着下山的长满荒草的小路。泪水再次从周庆海的眼睛流下。师兄弟隔着大雨看着师父,看不到周庆海的泪水,只看到周庆海的脸痛苦又加重了一些。周庆海想着自己曾经的师父、师兄弟,是否还记恨着他,是否把他这个大魔头看成他们的徒弟、师兄或者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