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三十三章 华山派覆灭
    一个小女孩跪在灵堂右手第一的位置,张玉华的弟子依次序跪在相应的位置。八一   中文网  灵儿年龄还小,身材又瘦弱,身上却穿着又宽又大的孝衣,头上同样宽松的孝帽垂下来,盖住了灵儿的眼睛。也许是由于张玉华夫妇死的突然,灵儿还有张玉华夫妇的其他弟子身上的衣服好像是凑合做出来的,一个个穿在身上不是大就是小。

    “我的亲爹,我的亲娘,你们怎么就这么喊冤死去了,丢下我这个可怜孤苦的灵儿,以后的日子里,你们以后可让我怎么活啊!”

    灵儿痛苦的脸上挂满了伤心的泪水,鼻子上挂着长长的鼻涕。张玉华的弟子失去了他们可敬可亲的师父、师娘,又看到伤心欲绝的灵儿,全部伏在地上喊着师父、师娘嚎啕大哭。灵堂外边站满了前来吊唁下山的各派武林人士。罗君安与华山派弟子一个个愤怒地看着这一个个凶手或者见死不救的侠士,想要将他们赶出华山,但今天毕竟是师弟、师妹的葬礼,为了葬礼能顺利的进行,罗君安强忍住胸口的冲天恶气,走到一边指挥其他人处理丧事的其他事情。前两天,罗君安、柴志恒赶走了其他各派的掌门人,那些掌门处于礼节、同情或者嘲讽分别派了各自门派的重要人物前来为张玉华夫妇吊唁。

    灵儿的右前方摆着一个高档红木灵桌。红木灵桌中间摆着张玉华夫妇的画像。画像往外的两边摆着香炉、花瓶,香炉里边的香无语的燃烧着,在空中袅袅升起;花瓶里边插着百合花。香炉、花瓶的前边摆着香蕉、苹果、三牲、五位碗、蜡烛。

    灵堂前宽24尺,后宽8尺。顶棚一律高12尺,开天窗,两边摆屏风,上面画“游龙戏凤”、“八仙过海”、“老叟戏顽童”等彩画。此外,灵棚四周用黑、白布做的花球装饰,两侧挂着挽联。

    祭奠仪式开始,崆峒派6平亮的师弟何尽道跪在地上痛苦流涕,好像对张玉华的夫妇死伤透了心。祭拜仪式过后,由于张玉华夫妇只有灵儿一个女儿,灵儿抱着张玉华夫妇的画像走在最前边,其他的华山弟子跟在后边,朝着后山埋葬华山弟子的一片坟地走过去。这块山头是华山历代弟子的坟地。位于山头最上边的是华山开山鼻祖的坟地,下边按照备份左右依次排列着华山弟子的坟墓。各个师父下边埋着他们自己的徒弟。张玉华夫妇的坟墓在他们师傅下手的左边。张玉华夫妇的棺材已经在坟墓中根据风水摆放好,华山派的弟子开始用铁锨铲土埋葬师父、师娘。灵儿用一直埋着头的余光看见自己就要与爹娘永别了,耷拉着脑袋想要跳下坟墓,与爹娘一起埋葬这个地方。旁边的几个师兄看见灵儿从跪在的地上弯着腰站起来,嚎啕着想要跳进坟墓,急忙将铁锨扔到一边,迅地抓住灵儿的胳膊。几个师兄弟将灵儿围在中间后,将灵儿从地上搀扶起来。在场的华山弟子豆大的泪珠从脸上落下,在空中慢慢落下,打在地上的青草上,泪珠顿时粉身碎骨。灵儿趴在爹娘的坟前,用双手在坟墓上挖着新鲜的泥土,灵儿手上的鼻涕、泪珠、土混在一起,十分肮脏。罗君安吩咐华山的几个弟子将灵儿搀起,几个徒弟将灵儿围住,抱着灵儿慢慢地走回华山。

    天上明亮的月亮出冰冷、皎洁的月光,罗君安在自己的卧室中,召集他们三个师兄弟的三个大弟子。

    “从今天起,我们华山就此解散,你们去通知各自的师弟、师妹,收拾好行礼各自下山。”

    三个大弟子本来痛苦的脸上又露出困惑和不服的申请。他们不明白,他们的师父、师叔、师伯刚死,他们还没有未张玉华夫妇报仇,却听到罗君安说出解散华山的念头。

    “师父、师伯,华山派是武林中的一大武林门派,师父、师叔、师伯虽然刚刚去世,对华山派势力影响很大,但任何门派仍然不能小觑我们的实力,我们还要为师父、师伯、师父报仇!”

    三个弟子跪在地上,无论如何不肯听从罗君安的建议。罗君安告诉他们,他知道他们三个的心意,但眼下华山派危在旦夕,如果不解散,很可能招致门派覆灭。

    “你们都起来,快起来,我知道你们是华山的好弟子,可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希望你们白白丢掉性命,那些杀了师弟、师妹的人,会放过华山么,华山实力的确强劲,可玉华夫妇武功不高强么,双拳难敌四手,我们华山不知道要面临多少门派的屠杀,我们让你们解散,并不是让华山派永远解散,你们在耕田、打渔等的闲暇时间,一定要精心修炼武功,等有一天华山要重新屹立在武林中的时候,到时候你们必须给我回来。”

    三个弟子泪流满面地走回各自房间,告诉各派华山弟子在罗君安走后一起走下华山,在华山的路口从此分道扬镳。哭声、责骂声在各弟子的屋子里边响起。罗君安在冰凉的夜色下,带领灵儿从华山走下。一个人站在德隆客栈上,目光炯炯地看着上华山的唯一道路。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他没有注意到要等的那个人的出现。天色已经很晚了,另外一个人接替他站在这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一声哈欠在寂静的夜空中飘荡。

    “师父做事太小心了,一个小不点能成什么大事,能对他构成重大威胁。”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打哈欠那个人立刻躲到栏杆下边,竖起耳朵,睁大眼睛,看着会不会是那个他们等了好久的人。罗君安,一个带着帽子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从华山上快的走下来。打哈欠的人在罗君安、灵儿走过德隆客栈后,才站起身子,蹑手蹑脚猫着腰地从楼梯上走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