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四十章 听闻华山派覆灭
    周庆海、黄瓜和林远海陪同酒店掌柜回到了酒店客栈。? ?  掌故立刻吩咐店小二准备上好的酒菜,谢谢周庆海师徒三人的救命之恩。周庆海、黄瓜和林远海再三表示,是他们谢谢掌柜的住宿和饭菜。酒桌上,掌柜说第一次见到他们以为他们也是这个山上的土匪,所以才如此担惊害怕。说到这儿的时候,掌柜和店小二问周庆海师徒三人为何这幅模样,好像是一个刚从深山老林逃出的野人。周庆海转过头,看着远方的天空,想着自己在谷中的生活,想着那些一个个历历在目的仇人,久久沉默不语。掌柜、店小二看到周庆海有难言之隐,便将话题转移到土匪身上。半年前,一个自称是因触犯军法被判死刑的军官逃亡到啸虎山,依仗着山势险要,聚集一批亡命之徒,在周围村庄打家劫舍,短短几个月时间,劫掠了周围的村民和路径此地的旅客许多钱财和妇女,让周围的百姓和旅客苦不堪言。县官接到群众的举报,曾经派兵几次前来剿匪,均无功而返。掌柜说到这儿,轻轻叹了一口气。黄瓜立刻说,现在你们不用怕了,有我师父在这儿,任他什么土匪、将军,终究逃不过我师父手中的这把宝剑。黄瓜拿起师父闪烁着鬼魅光芒的蛇形剑,象征地在一个虚无的人头上劈下,溅起一滩鲜血。掌柜和店小二仍旧摇头,告诉周庆海师徒三人,周庆海师徒三人一招杀了那十个土匪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周庆海师徒三人武功高强,可是这啸虎山猛兽聚集,地势险要,土匪头也就是那个将军武功同样高强,在他们快要上到啸虎山有一道关卡,仅容一个人通过,任凭三位恩人武功再高强,恐怕也难闯过,更不要说铲除土匪了。周庆海想着自己从无人谷一步步跳出来的情景,觉得自己闯过这个险要关卡不是难事,可想着他自己的两个徒弟,想着刀剑、运气不长眼睛,还是想一个办法上山为妙。周庆海想起旁边百里远外有一个武林大派——华山派,派中弟子武功众多、武功高强又行侠仗义,掌柜为什么不去请华山派的几个弟子来铲除这个土匪呢?掌柜摇着头说华山派已经不存在了,从那儿以后,那个土匪才来到这啸虎山扎寨。周庆海的瞳孔瞬间放大,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消息,再次询问了三四遍才确认华山派覆灭了。周庆海向西望着华山派的方向,眼中的爱恨情仇一次次浮现在自己的脑海。周庆海让自己起伏的情绪镇静下来,询问华山派为什么覆灭了。掌柜摇着头,说自己也不清楚华山派为什么突然间覆灭,对其他消息更是不了解。一个年轻的少妇,一般紫色,从酒店的门口走过,黄瓜、林远海将夹着的菜放在嘴口,任涎水喷涌而出。多年未见女人已经成年的他们,内心的火焰被这个平常不过的女人给吸了过去,两个人眼睛中的火焰随着女人的消失而熄灭了,耷拉着脑袋楞楞地看着窗外。

    一个年轻的少妇,提着两篮鸡蛋,一个年轻男子,妇女的老公,推着一独轮车,一个老头,头花白,年轻男子的爸爸,拄着拐杖,在啸虎山脚下慢慢地走着。一个在山脚下巡逻的小喽啰,看到年轻男子满头大汗地推着独轮车,看着在路上留下的车辙印,心中一喜。立刻跑到山腰去喊其他的小喽啰,一个土匪的小头子带领几个喽啰,在刚才那个小喽啰的引领下,迅地追上了推着独轮车的年轻男子,用刀剑将他们三个团团围住,三个人见到这一群狰狞的土匪,吓得跪在地上瑟瑟抖。小喽啰头子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妇女描眼画眉,红红的嘴唇犹如鬼火,肥大的屁股犹如磁铁,将他深深吸引过去。小喽啰们看到头子眼馋的目光,在一旁都笑,他们始终搞不明白自己的这个小头子怎么喜欢这种不男不女的货色。小头子想起将军严酷的规矩,扭过眼馋的目光,吩咐小喽啰将这父子两个绑起来,让妇女跟在后边慢慢走。三个人跪在地上喊大老爷,求求你们饶过我们三人吧,他们这辈子都会记得你们大德的。小头子哼唧着,大德,走了你们就会骂我们,就会报告官差,再说了即使真说我们大德,甭说钱了,即使一滴米都换不来,有屁用。小喽啰吃力地推着车,告诉头子他们可不可以打开箱子,看看里边究竟藏了什么宝藏。小头子立刻训斥那几个推迟的小喽啰,说你们不想要你们的双手了是吧,我们寨主制定的规矩都忘记了,女人、钱财都他过目,然后由他吩咐如何处置这些女人和钱财。年轻少妇听到这儿的时候,哭声更尖锐更大了,小头子怜惜地看着这个少妇,说寨主不会要她的,更不会伤害她。小喽啰听到这句话,一个挤眉弄眼地笑着。寨主不会要这个少妇,全山寨的男人除了他们这个小头子会要她,剩下的人都不会要这么一个不男不女的少妇。三个人来到了掌柜所说的那个关卡,真是一个险要的地方,在这个仅容一个人通过的关卡,土匪们在这儿还修了一个门,门旁边站着一个守卫,们上边几个弓箭手虎视眈眈地看着关卡。独轮车推不过关卡,几个小喽啰只用用力的将沉重的箱子搬起,迈着脚步一步步走向山上。不一会儿,小喽啰们都精疲力尽,高兴地想着没有说,没有想到这三个人穿着一副寒酸的衣服,却是一个大大的财主,真是真人不露相。三个人被压到了山寨的大厅中,大厅中间摆着一副椅子,上边用虎皮包着,椅子上坐着一个肥硕的中年男子,两撇儿长长的胡子随着嘴唇的蠕动颤抖着。小头目带领小喽啰跪在地上,兴奋地朝土匪头说他们劫掠了一个大大的财主,够他们享用好久好久。现三个人的那个小喽啰害怕小头目把他的功劳都抢去,在小头目说后,说是自己现的这三个人。土匪头看着眼前的这三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吩咐几个小喽啰开箱子看看是什么宝物,吩咐几个小喽啰将那三个人按倒地上,让他们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