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四十六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柴志恒抱着灵儿,在蝶衣的带领下,马不停蹄地一路向前狂奔。? 八一中   ?文网  路过周庆海居住的酒店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撇到面貌阴冷,看起来有些熟悉的周庆海,觉得似曾相识,但看见周庆海面貌阴郁,一股冰冷的仇恨从眼睛中喷射而出,认为周庆海不是什么好人,又迫于急于逃亡,快马加鞭头也不回地一路向前狂奔。从酒店向西狂奔了六十里地后,走到了蝶衣卖身的小镇人困马乏的柴志恒、灵儿、蝶衣和两匹马,看到路边有一个小饭店,下马吃饭。走进饭店,店小二看见衣服虽然比较脏,但穿着在这个小镇绝对华丽的三位客人,三步并作两步的疾走到柴志恒面前,向柴志恒点头哈腰地说客观用些什么饭菜。柴志恒想着后边的追兵,想要继续快马加鞭地往蝶衣家逃亡,但疲惫的马度越来越慢,决定在这个饭店吃过饭,喂过马匹后再去蝶衣的村子环山村听到。柴志恒告诉店小二说他们三人急于赶路,让他们赶快做些饭菜,端上来就是,另外,再给他们的马匹做些饭菜。店小二听到今天来了一个大主顾,“好嘞”一声高高兴兴搭起毛巾跑回后堂。一会儿,一些凉菜、牛肉端上了餐桌,柴志恒三人不顾其他人的目光,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两匹在山村过着穷日子的马儿突然迟到了这么美味的饭菜,一个个吃的肚子浑圆。三个人吃过菜又吃了三碗刀削面,给过店小二银子后骑上马迅向西逃去。在距离环山村三十里的村子,蝶衣告诉柴志恒环山村四面环山,只有东西两条狭窄的出口可以过村,在这三十里的狭窄小道,骑马还十分不方便,环山村的村民都是走路进出村子的。柴志恒在这个村子将两匹马送给了两户穷困的人间,两户穷困的人家看到这三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活菩萨,一个个高兴地拜了又拜。为了表示对柴志恒三人的感谢,两户人家一定要请柴志恒三人在家吃碗上好的面条再走,但柴志恒拒绝了,抱起灵儿与蝶衣顺着一条向西狭窄的小路飞奔。环山村是战乱时候一些老百姓为躲避战争,逃亡深山老林时候现的一个易于居住、安全的场所,那里土地比较肥沃,水源清澈充足,外人很难现。这样,环山村的村民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除了去西边市集上购买必须的劳动用品外,过着与世隔绝的的生活。路边的荆棘在三个人的身上划上了一道道血痕,三个人顾不上疼痛的伤口,一路向前狂奔。走了二十里地后,柴志恒、灵儿和蝶衣在一个高耸险峻的山峰前停住。柴志恒问灵儿为什么前边没有道路,是不是他们走错道路了。崆峒派的两路弟子在山谷中搜寻着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的踪迹,卢俊亮的一个弟子在黎明的一个早晨,眼睛锐利地看到了山洞口的三个草铺,一些鸡骨头,高声喊“师父、师父”,卢俊亮听到叫声,知道是现什么线索了,立刻赶了过来。卢俊亮看着地上的鸡骨头和草铺,心想在这无人生存的山谷,一定是柴志恒三人逃跑时留下的。立刻喊他的弟子向前追赶柴志恒和灵儿。卢俊亮的徒弟在卢俊亮的带领下,来到了柴志恒买马的小村庄,卢俊亮脸上挂满微笑,询问山民们有没有见到两个人从这里路过,山民们看到这些人带着兵器,不像是好人,自己村的村民又得到了柴志恒的恩惠,说没有见到两个人从这里逃跑。卢俊亮一个又黑又壮的徒弟拿起一把大刀,将刀架在村民的脖子上,说你说不说,如果不说的话你们全村就会被血洗。那个说话的村民被吓得跪在了地上,其他的村民看到这种状况,一个个吓得四处逃窜。卢俊亮一声呵斥,告诉那个弟子让他把刀放下,然后快步向前扶起浑身颤抖的山民,说哥哥你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是在追捕逃犯的官兵,刚才那个衙役粗鲁,吓着大哥您了,我给您赔不是。山民看下卢俊亮和崆峒派弟子的衣服,卢俊亮看出了山民的想法,说他们为了追捕两个凶恶的逃犯,才化妆成这个样子,他们确实是县衙的捕快。山民被吓得瞳孔放大了两倍,心里对自己说,自己又没有得他那两匹马,自己又不欠他什么,不必为他丢了自己的性命,再说了,那些人都是逃犯,他们合该被抓。惶恐地对卢俊亮说这是他没有见到两个人,见到三个人买了两匹马向西狂奔。卢俊亮微笑着从口袋中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山民。山民说这是他应该做的,断然不敢接受。卢俊亮将银子塞给山民颤抖的双手中,然后一声怒吼,向西追赶。山民听到这声怒吼,身体一晃,银子从手中掉下。卢俊亮带着徒弟迅地向西追赶。山民颤抖着潮湿的双腿,高高兴兴地拿着银子走回山村,高兴地对周围的山民说大喜大喜。周围的村民刚从惊魂中醒过来,一个个问是不是大湿、大湿啊!你看你你的双腿都湿润了,周围的山民恐惧的内心被这一笑驱走了,善意的嘲笑这个山民。山民脸红地看着自己尿裤的裤子,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银子,说刚才自己确实被吓到了,但那活人是捕快不是坏人,他们是在追赶逃犯,我告诉了他们那三个人向西逃跑了,他们还给了我五良银子。周围的村民又嫉妒又嘲笑地慢慢走开了。柴志恒给了他们银子的两户村民,想着柴志恒、灵儿、蝶衣和那群捕快的样子,想来想去都觉得柴志恒、灵儿和蝶衣都不像是坏人,那群凶神恶煞的捕快都不像是好人。一户山民走进另外一户山民家中,关上门对另一户山民说了心中的想法,另一户山民点点头,同意这个山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