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四十七章 张玉华给蝶衣爸爸治病
    张玉华夫妇抱着灵儿,带着蝶衣边走边欣赏眼前美丽的风景。?   八  一中? 文 ?网?   小路虽然蜿蜒曲折,布满荆棘,但见过华山险峻的张玉华夫妇在这个偏僻几乎无人行走的小路上看到了别样的山峰。山峰垂直耸立,两边的峭壁正好在这儿形成了一个狭窄的小道。在蝶衣的带领下,张玉华夫妇抱着灵儿来到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这个村庄是一个小盆地,中间是一个平原,在这个平原上,住着几十户人家。蝶衣指着紧靠东边山峰的一个茅草屋说,那就是他们的家庭。路上的村民看见蝶衣领着两个陌生人来到了村庄,一边高兴一边心酸。高兴的是蝶衣的爸爸有钱治病了,心酸的是蝶衣这个聪明、善良、孝顺的姑娘从此失去了自由,成为别人家低三下四的奴婢。蝶衣见到村民高高兴兴地喊着伯伯、婶婶打招呼。那些村民见到蝶衣如此开心,又看到张玉华夫妇的相貌,心想蝶衣肯定是找到一个好人家,也高高兴兴地回应蝶衣,回完蝶衣后,又向张玉华夫妇诉说蝶衣的好处,希望张玉华夫妇能好好对待蝶衣。张玉华夫妇告诉村民,说蝶衣这么好的女孩子很难找,他们不会亏待蝶衣的。张玉华夫妇走到蝶衣家门口,蝶衣家有一座三间的堂屋,堂屋是有泥土夯筑而成,两扇破烂的窗户耷拉在房屋上,蝶衣轻轻推开门,带着张玉华夫妇进了屋子。屋子由于窗户较小,里边比较阴暗,通过阴暗的光线,张玉华夫妇看到两个淳朴的两口子,蝶衣的妈妈正在给蝶衣的爸爸喝热水,蝶衣的爸爸满脸通红地在床边呻吟。蝶衣的爸爸、妈妈看到来了两个陌生人,知道蝶衣卖身了,一股心酸涌上心头。蝶衣的爸爸、妈妈为了女儿以后少受些委屈,妈妈放下瓷碗,爸爸赶紧从被窝颤颤巍巍地坐起来,向张玉华夫妇问好。张玉华向前一步,扶起蝶衣的爸爸,告诉蝶衣的爸爸躺好。林晓彤对蝶衣的妈妈说,大嫂不必客气。张玉华让蝶衣的爸爸躺好,用手摸着蝶衣爸爸的脉象,脸色凝重。蝶衣的爸爸对张玉华说,我的病是不是没有办法医治了,他的病治好治不好没有关系,只是留下这两个孩子他放心不下,特别是蝶衣,以后跟着您,您该使唤她就使唤她,只是能不能对她好点,弥补这当父亲的愧疚。张玉华告诉蝶衣的爸爸和蝶衣的妈妈,说大哥的是寒热重症,病情严重,但不是没有办法医治,只是在这个村子到哪里买药呢?蝶衣告诉张玉华说这个地方的山上有很多种药材,他们平时都是自己采药治病,他只要告诉她需要哪些药材,她到山上去采药。张玉华给蝶衣说过药材命,蝶衣从院子里背起一个小背篓上山去采药了。张玉华夫妇抱着孩子与蝶衣的爸爸、妈妈坐在家中。两个小时过后,蝶衣背着一篮子草药进了屋子。蝶衣按照张玉华飞夫妇熬药,药熬好后,蝶衣将草药端给爸爸,爸爸喝完后,用厚厚的被子盖住身体。中午了,蝶衣的妈妈从一个小口袋中端出一碗面粉,给张玉华夫妇做烙饼。烙饼做好后,蝶衣将烙饼段给张玉华夫妇,张玉华夫妇喊蝶衣的爸爸、妈妈一起吃。蝶衣的妈妈说,家里穷,没有什么好招待两位贵客的,连烙饼做的都不多,他们都不吃了,让张玉华夫妇吃。张玉华夫妇告诉蝶衣的爸爸、妈妈,说大哥大嫂吃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儿情意,如果他们不吃他们两个也不吃饭,万般无奈,蝶衣给爸爸拿了一块烙饼,让妈妈也一起来吃饭。下午两点钟的时候,蝶衣的爸爸出了一身大汗,张玉华给蝶衣的爸爸再次把脉,告诉蝶衣的家人说蝶衣的爸爸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按药房再给蝶衣的爸爸吃三天药,蝶衣的爸爸就会好了。把脉后,张玉华告诉蝶衣的爸爸、妈妈,说天色不早了,他们带着蝶衣回去了。临走前,蝶衣的妈妈告诉蝶衣,说你碰上这么好的人家,一定要好好服侍人家。蝶衣点点头,与张玉华夫妇走出了村子。何尽道街道卢俊亮的消息,立刻与卢俊亮在周庆海住过的酒店回合。何尽道与卢俊亮一桌,其他崆峒派弟子分为几桌在酒店里吃饭、休息。何尽道告诉卢俊亮接到掌派师兄的飞鸽传书,狠狠地责骂了他们两个一顿,要他们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这两个人杀掉。何尽道派出几个崆峒弟子去周边地方打探这里的周边情形,看看柴志恒和灵儿能躲到哪个地方,其他的人在这酒店里边休息。酒店房间少,只有何尽道和卢俊亮一人一屋,其余的人三个四个挤在一起,穿上衣服盖上被子“呼噜、呼噜”睡觉。下午的时候,几个崆峒派弟子察看了周边的情况后,立刻赶回酒店,走到何尽道和卢俊亮的门口,用手指轻轻敲门,喊醒了何尽道和卢俊亮。何尽道和卢俊亮仔细听着弟子的回报后,召集休息了一下午的崆峒派弟子,让他们立刻去周边的村庄搜查柴志恒和灵儿,一有消息,立刻回报。何尽道和卢俊亮带领各自的徒弟在周边的村庄进行搜索,问过了每个村的村民,问他们有没有见到过三个逃跑的人,问了一夜,搜查了一夜,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柴志恒和灵儿的消息。何尽道和卢俊亮在柴志恒吃饭的集镇汇合,看到柴志恒吃饭的饭店还算比较好,垂头丧气地带领崆峒派弟子在这吃饭。吃完饭后,何尽道和卢俊亮精神疲惫地走出饭店,赚了许多银子的饭店老板微笑着走上前,问何尽道和卢俊亮这么疲惫,要不要买两匹马。何尽道、卢俊亮摇摇头,说不要。饭店老板又告诉何尽道和卢俊亮,说这是西边一个村子的两个穷困的老百姓收到一个男子送给他们的两匹马种地用的,因自己家穷,生活没有着落,不得已才卖的,价钱可以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