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四十八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柴志恒看着这四处绝境,想着后边追杀他们的人,心急如焚,问蝶衣这里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  蝶衣告诉柴志恒他们没有走错路,也不用找什么地方躲避。柴志恒说这里四周都是悬崖峭壁,不躲避那些追杀他们的人来了怎么办?蝶衣钻进路边稠密的树丛,柴志恒紧紧抱着灵儿,用双手遮住灵儿的脸庞,隔开稠密的树叶向下走了三米,蝶衣钻进稠密的树叶消失不见了,柴志恒跟着蝶衣走进一个山洞,山洞十分狭窄,柴志恒和蝶衣弯着腰走出了山洞。在山洞另外一边,是一个冒着炊烟、平静的小村庄。蝶衣招呼柴志恒抱着灵儿与她一起走,柴志恒让蝶衣看着灵儿,自己返回去。柴志恒走到山洞的入口,小心地察看这浓密的树叶,浓密的树叶将山洞完全隔离,不是熟悉的人几乎找不到这个洞口。柴志恒想了一会儿,在山洞中搬了几块儿碎石头,将碎石头放在树叶下边的入口处,堵住山洞口。在堵洞口的时候,柴志恒始终小心翼翼,让石头不要触碰到树叶,免得让人现破绽。堵好洞口后,柴志恒回到村子,带着蝶衣回蝶衣家中。村中的人看着几百年没有人进来的村庄突然来了三个陌生人,一个个感到十分诧异,热情地问他们是从哪儿来?蝶衣笑着说伯伯、叔叔、婶婶,你们不认识我了?蝶衣告诉他们她是蝶衣。村里的人将蝶衣团团围住,高兴地对蝶衣说,蝶衣越来越美丽了,穿着也越来越漂亮了。一些村民朝蝶衣家跑去,喊叔叔、婶婶蝶衣回来了。蝶衣的爸爸、妈妈从家中推开门向蝶衣跑去,跑到半路的时候,他们看见眼前这个漂亮的姑娘都不敢认了。楞了片刻,蝶衣和妈妈互相跑向对方,抱在一起高兴的哭了出来。蝶衣的妈妈松开蝶衣,走到柴志恒旁边,跪在地上,谢谢他十年前救了蝶衣爸爸的性名,还把蝶衣抚养长大成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柴志恒扶起蝶衣的妈妈,说不是他救的蝶衣,是他二师兄救的蝶衣。蝶衣的妈妈问蝶衣恩公在哪儿?蝶衣伤心地告诉妈妈,说张玉华夫妇被人害死了,只留下眼前的这个女孩儿。蝶衣的妈妈抱着灵儿,大声哭泣,蝶衣的爸爸也流出了泪珠。过了一会儿,蝶衣的爸爸、妈妈说回屋坐吧,蝶衣的爸爸、妈妈哽咽着将柴志恒、灵儿带回了家中。张玉华走时,给了蝶衣的妈妈二十两的银子,说是买蝶衣的费用。蝶衣的妈妈说张玉华把蝶衣的爸爸病看好了,不要他的钱,只要女儿跟着张玉华夫妇幸福就好了。张玉华将银子塞进蝶衣妈妈的口袋,说这些钱给家里的房重新改下,剩下的买粮食。蝶衣的爸爸病好后,将自家的堂屋翻盖一新。蝶衣的妈妈对柴志恒说,今天晚上你与蝶衣的爸爸、弟弟住在这儿,她与蝶衣住在旁边的邻居家。快到傍晚的时候,蝶衣的弟弟从外边砍柴回来了,看见家里来了几个陌生人,问爸爸这是谁。蝶衣看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弟弟现在长的又高又壮,对弟弟说我是你姐姐,这个是柴志恒师叔,旁边的是恩公的女儿。弟弟憨憨地向蔡柴志恒笑了笑,柴志恒点头回应。晚饭,蝶衣的妈妈给柴志恒、灵儿做烙饼,与十年前不同的是,现在蝶衣家可以自足了,粮食够吃,这次做的烙饼够所有人吃。一家人拥挤地做在一个小方桌子前,香喷喷地吃着烙饼和柴志恒带的干肉、烧鸡。周庆海坐站在山顶,掐指算着日子,心想黄瓜现在应该探听到消息了,快要上山了。正在算日子的时候,黄瓜急匆匆地从小路跑上来,告诉周庆海说他一路跟踪土匪头子,亲眼看见土匪口子将蛇形剑的消息传到几个日月派弟子口中,那几个日月派弟子告诉了他们师父王华文,王华文和田镇南回合,估计很快就要来啸虎山夺取蛇形剑了。周庆海听到王华文、田镇南的名字,脸上的肌肉动了动,一股杀气从脸上喷涌而出。周庆海故意放走土匪头子,是为了让土匪头子将蛇形剑的消息传遍天下,让天下的那些武林人士到啸虎山多去宝剑,然后以逸待劳,杀掉那些迫害他的仇人。王华文、田镇南带领着自己的徒弟日夜兼程,匆忙地向华山赶去。十几日后,王华文和田镇南终于到达啸虎山百里之外的一个小镇。在这个小镇里边,王华文、田镇南商议先找家客栈休息,然后找几个弟子打探啸虎山和蛇形剑人的消息。王华文和田镇南在客栈大吃大喝的时候,出去探听消息的弟子回来了,在饭桌前告诉王华文和田镇南说。目前为止蛇形剑重出江湖的消息并未在江湖散开,只有他们知道蛇形剑的消息,所以他们没有探听到关于蛇形剑的消息。啸虎山则在这集镇北边1oo里地之外,前一段时间被土匪占据,后背三个武功高强的人夺走,现在在山上居住,与山下百姓交往慎密。我与山下老百姓交流后得知他们的大概样貌。探听消息的人讲周庆海三人的样貌告诉了王华文和田镇南。第二天上午,王华文和田镇南带领弟子前往啸虎山。黄瓜将在探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周庆海,周庆海带领林远海、黄瓜将事情准备妥当。小心地埋伏后,等待着王华文和田镇南的到来。王华文走到啸虎山半坡的时候,告诉后边的人停下来。田镇南问王华文为什么停下来,王华文告诉田镇南说这个地方凶险,如果敌人设了埋伏,那会造成很大的损失。田镇南笑了笑,说王师兄多虑了,以他们两个的武功,对付这三个人绰绰有余,更何况他们手下还有许多的精英弟子,所以不必在这过分担心,尽管上山就是了。王华文想了想,那个土匪将军虽然有些武功,但终究不是武功高手。王华文一挥手,让后边的人继续上啸虎山山顶。